最终,乐白暂时定下售价,十枚金魂币,并且从这十枚金魂币中拿出两枚金魂币,作为弗兰德的委托和运营费用。

以后,乐白就只管制作,其他打广告和贩售的琐事,全都交给弗兰德。

乍看之下不是很多,但稍微一算就会发现,很多,非常多!

弗兰德身为一个见过世面的老牌魂圣,区区几枚、几十枚金魂币,根本不放在眼里。

但是,作为一个财运奇差且清高的魂圣,弗兰德自创办史莱克学院后,就再也没有体验过手里握着几十上百枚金魂币的感觉。甚至经常因为几枚金魂币的开销而愁眉苦脸。

虽然现在弗兰德也没有几十上百枚金魂币,但是他坚信,很快就会有!

至于乐白制作魂导器的成本是多少,其中的利润又有多少,他懒得去想,也不想去想。

弗兰德很清楚,乐白提出给他委托费什么的,都是托辞,真正目的是给他送钱,帮助史莱克学院缓解资金紧张的问题。

作为史莱克的学员而不是老师,乐白能为史莱克学院做到这样已经非常足够!

当晚,乐白将自己赶制好的九个储物魂导器全部交给弗兰德,给五天假期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

假期后的第一天总是糟糕的。

过于晴朗的好天气则更加凸显糟糕的心情。

不过心情的糟糕不会影响到精神的良好。毕竟休息了五天,要是还没有精神,估计会被大师联合院长跟副院长松松骨头。

只要想想那样的场景,顿时觉得精神百倍!

“很好。看来这五天,你们休息得不错。”

大师站得笔直,双手放在身后:“修炼固然重要,但休息同样重要。只懂修炼而不懂休息的人,身体和精神迟早会垮掉。你们可能没有想太多,但你们确实做到了这一点。所以我说,你们很好。”

一群人露出一点欣喜的表情,听大师接着说:

“经过第一阶段训练,你们的身体,以及魂力控制的能力,都已经打下一个基础。团队默契方面也有所提升。但是,要想成为一名足够优秀的魂师,配得上你们怪物名头的魂师,只是这样还远远不够。”

“所以从今天开始,我将安排你们进行第二阶段的训练。”

“听弗兰德院长说,你们都已经去过索托大斗魂场,我这里就不多介绍。你们的第二阶段训练就在那里进行。这个阶段的训练没有时间限制,你们什么时候拿到银斗魂徽章,就什么时候结束。”

“但是,要注意一点,我对你们的要求是所有人都要拿到银斗魂徽章。同时,你们要组成团队参加团战,并将团队的徽章也提升到银斗魂徽章才算完成训练。”

“大师!”

宁荣荣举手发问:“是不是只要拿到银斗魂徽章就可以,不一定非得自己战斗?”

“原本是那样。”

大师看着宁荣荣:“不过现在,经过四个月的训练,见过乐白和奥斯卡这样能够战斗的辅助系魂师,我认为辅助系魂师也应该学会战斗。”

“好吧……”

宁荣荣瞬间萎靡,一脸苦闷。

她承认,自己这四个月来成长极大,就算赤手空拳也能轻松解决四个月前的自己,而且不止一个。

但是,如果和正常的战魂师一比较,那又差得远。

大师没有照顾宁荣荣的情绪,继续说:“考虑到学院和索托城之间的距离比较远,为方便你们接下来在大斗魂场学习,我们会把你们安排在距离大斗魂场最近的旅馆。”

“但是注意,住旅馆的费用需要你们自己承担。所以,如果对学院安排的旅馆感到不满意,你们可以自己选择一家喜欢的。”

“不用过于担心钱的问题。只要你们能够在大斗魂场尽可能获胜,每次进行斗魂的奖励足够你们过得很好。”

“现在,所有人回去收拾好行李,我们一个小时后出发。两位院长将和我们同行。”

一个小时后,一群人告别留守学院的三位老师,朝索托城疾驰而去。

大师最蔡,由弗兰德带着飞。

一行人很快来抵达索托城。

大斗魂场的开放时间是晚上,现在还早,一群人先去预定的旅馆放好行李。接下来一段不短的时间里都要住在旅馆,太过马虎是对自己不负责。

等所有人都安顿好,大师让八个学员在自己和弗兰德的房间里集合,开始训话:“虽然在出发前,我说过训练没有时限这种话。但是,你们应该不会真的认为我会给你们那么多时间吧?”

肯定不会。

八个人都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相信大师会不设时限。

大师满意地点头:“我要求你们每天至少完成一次七人规模的团队斗魂,以及一次单人或者双人的斗魂。也就是每天至少要打两场。如果你们觉得自己魂力足够,打三场也可以。所以,在天黑之前,你们要决定好相互之间怎么进行组合。”

戴沐白和朱竹清对视一眼,默默站到一起。

奥斯卡和宁荣荣对视一眼,有些意向,但暂时没有动。

唐三和小舞对视一眼,站得近了些。

乐白和马红俊对视一眼,原地不动。

见状,大师建议到:“大斗魂场安排二对二斗魂的时候,是根据两人中魂力最高的那个来安排对手。所以我建议,宁荣荣最好跟乐白组队,奥斯卡和马红俊组队,这样对你们来说会更轻松。”

“不用。”

乐白果断拒绝大师的提议:“我每天只参加一对一和团战就够。二对二,说实话,我没什么兴趣。”

“可是大斗魂场的团战一次最多只能上七个人,也不允许存在候补队员。”

大师眉头微皱:“这种情况下,如果你不参加二对二斗魂,那么最终你的成绩积累进度,会比其他人慢很多。这样会拖慢其他人的训练进度。”

“我的魂力提升速度慢,应该没办法跟其他人一起毕业,所以慢一点也无所谓。不过,拖慢大家的进度确实是个问题。”

乐白无所谓训练能不能完成,但他不希望因为自己拖慢其他人的训练进度:“那我…就跟红俊一组吧。”

“为什么不跟我一组?”

宁荣荣不开心了:“你是不是不当我是朋友?!”

“说这话之前,你先好好想想,我为什么不跟奥斯卡一组?”

乐白反问:“我和奥斯卡还能使用武魂融合技呢!”

“为什么……”

宁荣荣下意识看向马红俊,觉得,还是奥斯卡好亿点,顿时领会乐白的意思:“我跟奥斯卡一组。”

乐白隐蔽地朝奥斯卡竖起大拇指:加油,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奥斯卡也从宁荣荣看不到的角度,对乐白竖起大拇指:好兄弟!

马红俊把两人的互动看在眼里,搂住乐白的肩,低声问:“啥时候也帮我追个妹子?”

马红俊现在对异性的喜好是正常的,看到戴沐白、唐三、奥斯卡都有对象,心里也有点想法。

乐白仔细想了想:“保底起码有一个,顺利的话,可以有两个,你吃得消吗?”

马红俊拍了拍自己的肾:“我能控制这里的能量,区区两个,呵!”

乐白点点头:“那好,两年内,我帮你追两个,你做好心理准备。那两个妹子挺厉害的,你到时候要是因为不给力被对方嫌弃,别说我没帮你。”

马红俊激动地拍了拍乐白的背:“好兄弟!”

“看来你们分好队伍了。”

大师从自己的行李里面拿出八个面具,是以史莱克学院的标记作为基础修改得到的,绿油油的颜色,看起来做工不太好的样子:“斗魂的时候,你们戴上这个,少说话,尽量不要让人轻易知道你们的年龄。”

“那个,大师,面具用这个吧。”

乐白从自己连夜出来的储物魂导器(腿包)里,取出四个风格朴素,但是做工看起来很好的面具:

“这是我自己做的,材料使用了比较透气和亲肤的棉布,里层编入具有优良导热性以及降温效果的冰蚕丝,戴起来应该不会难受。另外,我试着在里面加入了魂导器的核心法阵,说话的时候,如果有一点点魂力就能激活法阵的效果,改变我们的声音。”

大师顿时沉默,几秒后僵硬地把自己拿出来的面具又放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