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碗子山波月洞!”

众人又是重复了一句。

猪八戒先是问道:“那是什么地方?”

“这地方听得耳熟得很!”

孙悟空亦是说道。

而后他又问沙僧道:“沙师弟,那是什么地方?”

猴子不敢直接问唐僧,但却是可以直接问沙和尚。

沙僧果然还是百科全书。

他道:“碗子山波月洞是黄袍怪的洞府,传说那妖怪原是天上二十八宿的奎星,也就是奎木狼,因在天宫与披香殿侍香的玉女相爱,思凡下界,占山为怪!且他的实力强大得很,寻常人等可不敢去招惹之!”

沙僧这话说得令猪八戒不服了。

“沙师弟,你莫长别人之气灭自己威风了,区区小妖,何足挂齿?”

猪八戒的话一出,惹得沙僧不住叹气。

“二师兄,我也是听说,那家伙实力真的是强大呢!不可以小看啊!”

他说强,是真的强。至少比他和猪八戒都强大!

对于他的苦口婆心,有人却是不服气了。

“强不强,得让俺老孙看看才知道,莫要是外强中干。不中用!”

孙悟空不服,人间比他强的不多,这妖怪他打定了。

一切手下见真章!

三个师兄弟商量着。

却是没有那唐僧放在眼中。

因为唐僧此时正与白龙马在聊着天,白龙马也化成了人形。

她长得可真是好看得很。

两人聊得可嗨了。

但还时不时的将目光看着他们。

此时,他们大概感觉到唐僧有些不爽了。

那猴子精明。

连忙说道:“有师父在,再强的妖怪不可是过往云烟罢了!师父一出手,妖怪吓的发抖!师父再出去,连妖怪的老母亲都要过来谢罪了!连他的祖宗十八代都得出来好好谢罪才是!”

这话说的,挺押韵的!

这时猪八戒强要出头。

他道:“往时,都是师父出头,这一次,还请师父将机会交给我们,由我们去会会那妖怪,随后占据他的山头如何?让他们知道,我们师徒四人的厉害?!”

他们也没有问唐僧为什么而去,却是不断的在讨论着。

如果知道唐僧是为了五色神石而去的话,他们可能还会错愕。

这三人都是成了仙的存在,自然不知这五色神石对于唐僧的重要性了。

“呆子,师父还没说话,你就不要讲太多!言多必失!”

猴子生怕猪八戒说错话,连忙这么说道。

不料得唐僧却是说道:“既然你们想表现,那这一次那黄袍怪便交给你们吧!为师看看你们的表现如何。”

众人纳闷,以前不是这样的,有妖怪基本都是师父出手,这一次,他变了,肯让他们出手了。

“师父,您说的是真的?”

孙悟空再次确认了一下。

“那是当然,为师说一不二!”

这话似乎有点怪怪的,他可是经常反悔的。

看着大家似乎不信,唐僧阴着脸。

“难道你们还怕为师骗你们不成?我说过,不会插手,便是不会插手,除非你们打不过他!不然,我一次手也不会出!”

“师父,太小看俺老孙了,打不过?不可能的!”

“那自然是最好的!一切便由你们来了!”

大家也是开始摩拳擦掌的。

好不容易有表现的机会,这次是他们体现价值的好机会。

说什么也要好好表现一下才是呢。

以前,唐三藏一点机会都不给他们,这次不一样!

所以,大家齐声道:“谢谢师父!”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心里慌的很,总觉得哪里不对!

哪知,这一次,唐僧却是有不同想法。

据他所知,那黄袍怪曾经抢走宝象国的公主百花羞为妻,两人做了十三年的夫妻。

说到百花羞,她本是披香殿侍香的玉女,因与奎木狼姻缘之约思凡下界。托生成百花羞后失去前世记忆,被不喜爱奎木狼化成的黄袍妖怪强行掳走。

既然前世为玉女,那一定有许多让人眼馋的奖励。

所以,他准备去搞定玉女。

好好得得那些奖励才是啊。

至于妖怪,就让徒弟们去打吧!

如此做法,有一种妖怪徒弟打,美女自己泡的意思存在。

同时也让得三人有事做,否则从收了他们开始,他们都无所事事。

除了牵着马、跳着担的之外,似乎啥事都没得干。

指不定哪天都会怀疑自己,这事可不能,毕竟这四人组是取经的根本,缺一不可。

因此这次他想暂避锋芒,由三个徒弟来吧。

“好了,我们吃饱喝足了,也是应该出发了。”

他起身道。

众人应是,而后,他们便是往着西边而去。

这一路走来,大家的心情是轻松的。

大家是有说有笑的。

一直到了一片松树林前,他们停了下来。

此时孙悟空站在前方道:“师父,前方似乎有妖气!”

“大师兄,前面便是碗子山波月洞了!”

沙僧如此说道。

这下是倒是惹得猴子开心了。

“那敢情是好的!没想到这么快便到了!”

“我们走吧,天快黑了,不要到了天黑还不见妖怪!”

唐僧看着远方,此时有一道金光闪过,似乎有东西在那里。

于是,四人便往着金光之处而去。

他们出得松林,一抬头,见得金光闪烁,彩气腾腾,仔细看了看,原来前方就是一座宝塔,金顶放光。这是那西落的日色,映着那金顶放亮。

在这荒山野岭处竟然还有宝塔。真的是有意思呢。

“师父,妖气是从那塔中传来!”

此时猴子忽然道。

“你们三人去看看吧!”

“是!”

三人便往着塔内而去。

至于唐僧则是坐在外边,拿出干粮吃着,并且耐心等待。

突然,一道妖风吹来。

那风极大,还吹着漩涡。

将他的袈裟吹得瑟瑟发响。

其中发出一个难听的声音。

“没想到在此处还能碰上这细皮嫩肉的和尚!他的肉必是好吃,汁水多得很。”

此着,便是他要找的妖怪了?

呃,这妖怪还真的是有趣。

他里面的徒弟不去打,偏偏要出来打自己,真的是嫌命太长了。

他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