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河城西百里开外。

原本美丽的河山现在变得一片狼藉。曾经的绿草大地,早已不在,剩下的只有一片片黑色的泥土,经过洗礼的大地,方圆百里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黑色的泥土上现在正躺在一个人,血肉模糊,已经分不清倒地那些是骨头,那些是皮肉。

“这就是化境强者与伪化境的的差距?”看着董长卿远去的背影,罗烈念碎到。

而董长卿到了不远处,也吐了一口鲜血:“这功法,现在还真的是不可乱用!”喃喃自语的一句,接着就离开了。

洛河城,送君堂

“妖妖,公子呢?公子怎么还没有和你一起回来?”看着赵妖妖,一脸不高兴的回到送君堂林嫣儿问。

“罗烈哥哥说,要单独跟丞相聊聊天,让我自己先去玩一下。说一会就来找我,可我一直都没有看到罗烈哥哥,我还以为罗烈哥哥找不到我呢,我自己就先回来了!”赵妖妖嘟了嘟嘴。

“丞相?怎么丞相?”林嫣儿闻言神情一变,看着赵妖妖问到。

林嫣儿可知道,红星帝国并没有设立有丞相之位。

而丞相这个官职,只有月神国有,毕竟三个帝国,政治格局都不一样,官职也各不相同。

“就是那个月神国的丞相,董丞相。”赵妖妖解释了一下。

“你说怎么?月神国的丞相,董丞相?他来洛河城干怎么?还有公子他们去多久了?去的是那个方向?”林嫣儿脸色一白,看着赵妖妖急忙问到。

“午时的时候去的,他们是去往那个方向我也不清楚,罗烈哥哥说让我自己玩,结果一回头,他们就没影了。”赵妖妖摇了摇头。

“怎么,午时的时候就去了?现在天都黑了……”林嫣儿有些无力的坐了下来。

“嫣儿姐姐怎么了?丞相是好人,罗烈哥哥应该不会有事的。”看林嫣儿的样子,赵妖妖安慰了一下。

“呵呵……”林嫣儿没有说话。

罗烈一夜没有回来,而林嫣儿就这样,一直在院子里等着,等着,希望能等到罗烈。

但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流逝,一点点的流逝,直到深夜。林嫣儿心中也是越发不安起来。

渐渐的回想起与罗烈在一起的点点滴滴,所有的记忆片段,在这一时间里融合,林嫣儿突然紧紧的拥抱着自己,泪水慢慢的滴落!

直到现在,林嫣儿才发现,罗烈早已渗透了自己的生活,融入了自己的生命;离开了罗烈,自己变得多么的无助,孤立无援!

现在的自己,早已不是以前,那个默默无闻,却坚强的林药童。现在的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小女人,一个需要肩膀,需要依靠,需要一个呵护自己的男人,而他就是罗烈。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而这个太阳就是罗烈。

刚开始的时候,林嫣儿接近罗烈是有自己目的,因为天心玉。

但现在,已经完全不是,现在是一种感情,一种无法割舍的感情!这是一个妻子对丈夫的思念与担忧,希望自己的丈夫,能够早点回家!这是一种情感,一种思念,不在带有任何目的感情。

想到这些,此时的林嫣儿,突然有一种想法,突然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自己与罗烈的孩子!

“嫣儿,让你担心了!”突然,身后就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罗烈刚刚回来,就看到了坐在院中的林嫣儿,现在是凌晨,差不多三点钟,罗烈一看就知道了结果!然而林嫣儿的身影,在这一刻看起来,却是那么的仓皇无助。

“公子!”听到背后传来的熟悉声音,林嫣儿想都没有多想,就冲了上来,紧紧的抱住了罗烈,两人紧紧拥抱。

“嗯!”罗烈点了点头,轻轻的抚摸着林嫣儿的秀发。

此刻谁也没有多说,就这样紧紧的抱在一起,千言万语,在这一刻,也比不上无言的深拥。

罗烈也是专门洗干净之后才回来的,所以身上并不脏乱。

林嫣儿就这样,紧紧的抱着罗烈,没有在多问,因为罗烈能够回来,别的事情都已经变得不在重要。

“嫣儿,我们走,回屋休息吧!”罗烈在林嫣儿额头,轻轻一吻,就弯腰抱起了林嫣儿。

“嗯,公子,妖妖已经睡了,我们不如去别的地方睡吧!别打扰了她!”林嫣儿小脸通红的提议说到,接着就把头埋入了罗烈的怀里。

“好的,嫣儿!我们就去星辰客栈如何?”罗烈会然一笑,心中也是有些燥热起来。

这可是林嫣儿,第一次主动提出要那啥的罗烈当然很激动。

“这个,公子你决定就好,嫣儿一切都听公子的!”林嫣儿小脸通红羞涩的说了一句。

“不,妖妖也是一夜没睡!罗烈哥哥我们一起睡!”赵妖妖不合时宜的就冲了出来,紧紧的抱住罗烈。

“赵妖妖……”罗烈面色有些阴沉,语气很是凝重,身上散发出一种可怕的气势。

林嫣儿都可以感觉到周围瞬间降低的温度。

这一次,罗烈是真的有点怒了,一路走来,赵妖妖一直从中作梗,破坏自己与林嫣儿的好事。

开始林嫣儿是比较抵触,罗烈也就没有多说怎么;之后虽然是同意,但罗烈多少还是有点过意不去。

但这一次是林嫣儿自己要求;而在与董长卿的对战中,多少让罗烈有一些恐惧;因为罗烈害怕了,害怕失去,害怕失去林嫣儿,害怕失去每一重要的人。

“罗烈哥哥……”看到罗烈这样子,赵妖妖也是吓了一跳,但还是没有放开罗烈,两眼通红,一脸委屈。

看赵妖妖,罗烈真想一巴掌就直接拍下去,但还是忍了下来,压印着自己的情绪道:“妖妖,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那么任性行不行?”

“可是,罗烈哥哥……”赵妖妖依旧一脸委屈。

“没有怎么可是,自己回房睡觉去。”罗烈冷冷的说了一句。

“罗烈哥哥,以前在楚梦回哪里,不是有那个仙人醉吗?能不能让妖妖喝那个百日醉,然后睡在罗烈哥哥和嫣儿姐姐的身边。只要睡着了,妖妖是不会影响到罗烈哥哥和嫣儿姐姐的。”赵妖妖重来没有看到过罗烈这个样子,有点瑟瑟发抖的提议到。

赵妖妖这么一说,罗烈还真想起了这么一回事。当时在景阳城得到了仙人醉,除了预留给南宫少华的以外,其他的都被罗烈拿来泡酒了。

毕竟这东西,需要一些时日。而罗烈对酒也不怎么感兴趣,于是就有忘了这事。

拿出一坛百日醉,打开酒坛的那一瞬间,香气四溢。而且酒也变得晶莹透亮,酒面还有着一层蒙蒙的雾气,犹如瑶池仙露。

“灵液,这酒竟然变成了灵液。”白小生的声音响起。

“哦?”罗烈不解。

“灵液,就是精纯的灵气,一滴灵液的价值,远超过一个普通人一年的修炼。”

“这么厉害?”

“这是当然,不过只是练气那些修为的人而言。”白小生又加了一句。

“卧槽,也不见得很厉害啊。”

“就知足吧你。”白小生一脸鄙夷。

赵妖妖眉头微皱,还是一口就闷了下去,接着小脸就红扑扑的,立马见效。

……

“公子,我们要个孩子吧。”回到房间,林嫣儿有些娇羞的说到。

“嫣儿,你这是怎么了?”感觉到林嫣儿手上的力度,罗烈有些不解。

“公子,嫣儿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感觉公子会里离开嫣儿。”林嫣儿说着就褪去了自己的衣服。

“不会的嫣儿,不要胡思乱想。”罗烈说着就在林嫣儿的额头轻轻一吻。

“公子,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当然公子要想,也可以带上妖妖。”林嫣儿看着一边的的赵妖妖,突然提议到。

怎么灭门之仇?怎么江湖恩怨?怎么武道极致?林嫣儿现在都不想去管。

林嫣儿现在只希望,罗烈能够平平安安的,安安稳稳的度过一生,林嫣儿也只想做罗烈的小女人,每天洗衣做饭,等丈夫归来。

“好的嫣儿,等我在把一些事情处理好,我们就去一个与世无争的地方。”罗烈点了点头,想到董长卿的话,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公子,今天出去是不是遇到怎么事了?”林嫣儿看着罗烈。

因为林嫣儿也知道,董长卿的实力深不可测!

而罗烈的脾气向来都很好,但今天罗烈回来,林嫣儿就发现有一点不一样了。

林嫣儿隐隐约约可以感觉到,罗烈有些惶恐,与不安。否则,罗烈也不会对赵妖妖发那么大的脾气。

“没事啊嫣儿,不要在胡思乱想了。”罗烈轻轻的捏了捏林嫣儿的小脸,谈谈的笑到。

“公子,现在嫣儿就把一切都交给你。”林嫣儿笑了笑,也没有多说怎么。

随之衣服一件一件的褪去,林嫣儿眉头一紧,两人就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嫣儿感觉怎么样?”看着林嫣儿眉头紧锁,罗烈轻轻的问到。

“没事公子,嫣儿没事。”林嫣儿勉强一笑,两人就拥抱在了一起。

这是疯狂的一夜,也是美丽的一夜,罗烈需要宣泄心中的恐惧和不安,林嫣儿同样也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