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昊也是有脾气的!

鳄毢和狐斌乃是他的手下,若是没有被认出来,那也罢了,毕竟这算是自己等人不请自来,难免造成误会。

可是先前已经有妖兽认出了狐斌并且点名了狐斌的身份,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妖兽依旧没有罢手,这显然就是在故意挑事。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何况黄昊从没有将狐斌与鳄毢当做自己的狗,这些人不依不闹,这不是在挑衅他这个主人?

“既然如此,那么便来一个华丽的出场吧。”心中如此想着,黄昊的脸上浮现一个邪魅的笑容。

“放开手脚,别打死就行。”他望着双眼血红的鳄毢和狐斌,淡淡地开口。

“好嘞!”鳄毢先前虽然已经决定动手,但是心中却是还在担心黄昊的态度。现在听到黄昊的话,整个人顿时兴奋起来。

这一兴奋,这家伙的气势更加凶悍,整个人就如同是一台高速行驶的火车,轰隆隆地冲入到了那一群妖兽之中,所过之处,尽是人仰……妖仰马翻。

“都给我一起上,弄死这个家伙!”不远处,之前那几个刻意为难狐斌与鳄毢的仙君大圆满妖兽见状,齐齐瞳孔一缩,眼中浮现出一抹压抑之色。

他们根本没有想到鳄毢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

不过短暂的惊讶之后,他们的眼中也是浮现一抹阴毒:“不要怕,咱们人多,大家一起上,弄死这丫的。”

叫嚷之间,这几头仙君大圆满的妖兽齐齐上前,朝着那鳄毢逼了过去。

他们人数众多,光是仙君大圆满的妖兽,就有七八头之多,更别说是其他仙君后期的妖兽了。

一瞬之间,鳄毢的冲撞便被挡住了。

“哈哈,想要以多欺少是不?你鳄毢爷爷可不怕你们!”鳄毢见状,却是丝毫不慌,神色之中反而充满了癫狂的战意。

钢锯一半的尾巴一个横扫,直接将几头仙君后期的妖兽拦腰扫飞了出去,与此同时,借着一个转身的动作,鳄毢的血盆大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咬住了一个仙君大圆满妖兽的后退,顺势一个死亡翻滚,直接就将那偌大的一条后退给卸了下来。

“啊——”那被卸下了后退的妖兽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嚎:“我的腿!都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弄死这个家伙!”

或许是血液刺激了其他的妖兽,激起了他们身上的凶性,此刻那一头头妖兽俱是咆哮着冲到了鳄毢的身前,一道道攻击如同雨点一般地落在了鳄毢的身上。

然而,鳄毢的身上却是泛起了一层黑亮的光华,让他的皮肤变得如同钢铁一般,那些攻击落在鳄毢的皮肤上,竟然发出了一阵阵金铁交鸣之声来。

不过毕竟鳄毢的实力也仅仅只是仙君大圆满,虽然同为仙君大圆满的对手的攻击没能破开他的皮肤,但是仙君大圆满妖兽攻击之中的力量渗透皮肤,直接震荡肉身,让鳄毢疼得嗷嗷直叫。

不过这家伙也是皮糙肉厚,虽然疼得嗷嗷直叫,但是受伤的攻击却是没有丝毫的停歇,直接一个冲撞,就将一头仙君大圆满境界的妖兽扑倒在地,血盆大口此时爆发出恐怖的力量,直接从对方的身上撕扯下一大块血肉,直露出森森白骨。

与此同时,狐斌也是赶到了鳄毢的身边,原本娇小的身躯此刻也是化出了原形,身后六条蓬松的尾巴迎风招展,蕴含着莫大的玄奥。

此刻,狐斌的双眼呈现墨水一般的黑色,幽深如同两个黑洞,深不可测。

“咒——荡魂!”

一声清冽的声音想起,紧接着,就见一阵无形的波动从狐斌的身上荡漾开来。

波动所过之处,一道道的身躯直挺挺地倒在地上,虽然没有死去,却都是晕厥了过去。

顷刻之间,原地还能够站在原地的就只剩下了那几头仙君大圆满的妖兽。狐斌的范围攻击,虽然也让他们头疼欲裂,但是毕竟是仙君大圆满,还是能够抵挡住的。

狐斌目光依旧深幽,不过看他起伏的胸口,可以看出之前的范围性灵术也让他有着较大的负荷。

“他快要力竭了,杀了他!”一个仙君大圆满妖兽暴喝着直接朝着狐斌冲了过去,一双利爪泛着刺目的寒光,仿佛下一刻就要将狐斌的身体撕成两段。

不过眼看着利爪就要触碰到狐斌,狐斌的嘴角之上却是浮现一抹诡异的笑容。

“咒——灭魂!”

那带着刺骨冰寒的声音想起,让在场的所有妖兽都是莫名感到一阵胆寒。

而那正在挥动利爪的妖兽,此刻却是身体陡然僵硬,整个人如同是石化了一般,依旧保持着挥爪的动作,却是再也不能动弹一分。

“轰隆——”

巨大的身躯轰然倒下,虽然气血之气依旧冲天,但是却没有了半分灵动。

“主人,动用灵术的我,经常收不住手……”狐斌看也没看地上的那妖兽一眼,他转身,一脸歉疚地对着黄昊施了一礼,一副“我错了”的表情。

黄昊微微一笑:“无妨,杀了就杀了,谁有意见,那就杀到没有意见为止好了。”

狐斌脸上瞬间笑容绚烂:“主人说的是,只可惜,我已经有些力竭,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动手了。”

“哈哈,我鳄毢替你杀!”鳄毢庞大的身体挡在了狐斌的身前,将这位兄弟保护在身后,满是豪情地冲着对面脸色难看的几头仙君大圆满妖兽叫到:“来来来,孙子们,下一个谁来受死!”

“那狐狸已经力竭,那鳄鱼之前也受了伤。咱们一起出手,不要保留,务必一击杀敌!”他们之中,一头妖兽低沉地开口。

其余妖兽俱是低吼一声,表示赞同。同伴的死亡,并没有吓退他们,相反激起了他们心中的凶厉之意。

当即,几头妖兽齐齐咆哮一声,同时朝着鳄毢冲去。

“主人,我去!”小蚂蚁转头望去黄昊,低声问道。

“不必!”黄昊却是忽然笑道:“你可不要小看了你的这两位同伴。这两个家伙,阴着呢!”

小蚂蚁一脸疑惑之色,显然不明白黄昊话语之中的意思。

不过下一刻,他却是忽然明白了。

只见被鳄毢挡在身后的狐斌,此刻突然双手结了一个手印,嘴里念念有词。一股恐怖的波动正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卧槽,这家伙竟然还有大招!”此刻,小蚂蚁望着狐斌的目光之中,也多了几分忌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