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凌皱起眉头,禁不住啧啧两声。

“这……这穿得也太潮了吧。

她这样子,你衡舅舅知道不?

你姑姑知道不?”

程焕崇是年轻人,手机不离手,举起手机立刻拍下这一幕。

“不知道吧,不然他们早杀过来了。”

薛凌无奈叹气,道:“走吧。”

程焕崇忍不住瞥多几眼,追上老妈的步伐拐弯。

“妈,你怎么不上去问一问?

假装偶遇邂逅?

然后趁机刺探刺探一下敌情?”

薛凌哭笑不得,低声:“即便是小欣,我也不会直接上前。

像你们这个年纪的冲动少男少女,又爱面子又爱耍酷,还爱唱反调。

我这样上去,绝对会适得其反。

小涵不是撒腿就跑,就是支支吾吾闪烁其词,甚至怪我们多管闲事。”

“也对。”

程焕崇撇撇嘴,委屈嘀咕:“妈,不包括我啦!我一向是最乖的~~” 薛凌走下扶手梯,继续道:“她上有爷爷奶奶,下有亲爸和亲妈管着。

我这个舅妈不好太僭越,尤其是这个时候。”

“那——那也不能就这样假装不知道吧?”

程焕崇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要不,我匿名发给衡舅舅或姑姑?”

“不行。”

薛凌摇头:“搞什么匿名?

一会儿他们还以为你是要搞敲诈或勒索。

既然要发,就光明正大发。”

“啊?”

程焕崇不敢置信问:“那我——真发了?

发给舅舅?”

“傻瓜。”

薛凌道:“自然是发给我。

如果让小涵知道是你,以后铁定会怪你。

如果是我,她也不好跟我较真或耍脾气。”

“对哎!”

程焕崇搂住老妈的肩膀,低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薛凌无奈叹气:“再辣也呛不住你们这些小年轻呀!晚些时候我要去看望之澜叔公,如果碰巧薛衡在,我得问一问他知不知道这件事。

看样子,小涵悄悄谈恋爱了。

前一阵子你姑姑到处找名师给她补课,说学习态度越来越差,学习成绩也差——上学期末考了七科,四科不及格。”

程焕崇:“……” 他吐了吐舌头,低声:“够呛,绝对够呛。”

薛凌顺着墙上的标志往电梯走去,发现电梯碰巧在往下降,便等在门前。

程焕崇大包小包拧着,追了过来。

薛凌想起他明天的行程,忍不住问:“要不要让多多来接你一块儿去?

还是司机送你?”

“不好。”

程焕崇摇头:“我自己坐出租车去就行。

咱们家的车都太招摇了,我可不能让我的粉丝们知道我家那么有钱。”

“为什么?”

薛凌好笑问:“怕粉丝让你打折?”

程焕崇哈哈笑了,解释:“价格都是出版商活动方定的,不是我这个作者能左右的。

咱们家的车一旦被曝光,粉丝们马上就会人肉我的真实身份,那我维持好些年的神秘形象铁定毁于一旦!多多哥的车也不要,他的车也太好了。”

“行吧。”

薛凌微笑:“那你自己坐车去。

如果主办方让你去应酬,记住别随口答应,一个人在外都要打起精神谨慎些,有什么事马上报警或联系家里。”

这一次小欣出事,可把一大家子吓得够呛! 老大常日在医院,倒不必担心他什么。

老二是运动员出身,身强体壮,平常低调得很,就连鞋子都只买几十块的最耐磨回力鞋。

最让她担心的是老三和小欣,两人长得都太出众,而且从事的爱好都太高调,尤其是小欣。

“放心吧。”

程焕崇道:“电梯来了!”

电梯里已有五六个年轻女孩,薛凌率先走进,程焕崇跟上。

一向体贴的老三担心妈妈被其他人撞到,他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搂住妈妈的肩膀,挡开了其他人。

程焕崇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又高又俊,一双好看的桃花眼格外引人注目。

于是,他瞬间成了其他女孩的眸光焦点。

直到他们走出电梯,还有女生追出来偷拍程焕崇,吓得他加快脚步往前溜。

薛凌宠溺低笑,调侃:“儿呀,长得太好也烦恼哟!”

程焕崇哭笑不得,解释:“前天我在帝都大学的第三饭堂门口被人塞了名片,说要捧我做流量明星,还说要给我一个名副其实的‘学霸’人设,听得我好烦,足足缠了我老半天呢!”

“哈哈!”

薛凌大笑,捏了捏他的俊脸,“你呀,得好好感谢你爸和你妈将你生得养得这么帅!”

程焕崇饱汉不知饿汉饥,苦笑:“我宁愿丑一丢丢,不用太帅。

前一阵子高三同学会,好几个女生塞信纸给我,清一色的表白信,把我给吓得都不敢收!”

保镖将车开了过来,母子两人上了车。

刚刚坐定,程焕崇的手机响了! 他接听,聊不到几句便变了变脸色。

“那——那你们想好办法。

如果没法保证我的人身安全,那我明天就不去参加签售会了。

哦?

毁约?

如果算是毁约的话,那就毁吧。

我之前跟你们重复多少遍了,不要搞粉丝应援会,你们非不听。

我只是一个漫画兴趣爱好者,半个漫画家,不是什么流量大明星,搞那么复杂做什么!”

薛凌听他越说越大声,越说越激动,忍不住侧过脸来。

程焕崇气呼呼大声:“我不管!反正这是你们捅出来的,你们自己解决。

粉丝互动顶多就签名,拍照不行,握手也不要。”

“没有!合约上只说配合你们的活动安排,没有强调我就得什么都配合,什么都听你们的!如果这算单方面毁约的话,那我立刻让我的律师陪你们谈!”

“不用威胁我以后马上又打可怜牌!我都说了,我卖书出版书而已,不是卖||身给你们,没必要配合你们所有的宣传!读者如果真正喜欢我的作品,他们自然会掏钱买。

我只是画画赚稿费,没想过要牺牲我这张脸去讨好粉丝!”

“是!我确实很爱稿费,但我也有我的原则。

实不相瞒,我拿稿费好几年了,还卖过两部版权。

我不是圈里的小萌新什么都不懂,所以你们不用吓唬我!反正不按我说的,那我明天就不去了,毁约便毁吧。

回头我让我的律师联系你们!”

语罢,他气急败坏般按断通话,将手机一把丢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