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站在校门口等候的陆雄等人,坐在中巴车上的胡前进等人,自然不好直接把车开进学校。原本有人觉得,应该派孩子在学校门口列队欢迎,可沐正峰根本没同意。

在他看来,这种欢迎仪式完全就是折腾孩子。真正有爱心的领导,相信也不会在意这些。有他跟陆雄还有莫文斌在校门口迎接,也算给予领导应有的尊重了。

前面的车停下来,跟在车队后面的车,自然也就停了下来。做为今天级别最高的领导,胡前进也赶忙上前,一脸恭敬的道:“陆老,怎敢劳烦您老亲自等候啊!”

“应该的!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一方父母官,你能来参加小学开学庆典,也是我们山民的荣幸。对了,这几位同志是?”

“哦!我都忘记介绍,这是州里来的宣传干事,还有报社记者!”

在胡前进的介绍下,州里派来的宣传干事,也知道眼前老者是那位领导的父亲。那些记者的话,还是很恭敬的跟陆雄握手问好。

于此同时,沐正峰却笑着道:“陆老,我们还是请领导进去再聊吧!”

“对,把你们堵在门口,多少有些不像话啊!对了,等下车子,还是找地方好好停。学校娃娃多,他们长这么大,估计也没见过这么多车,别吓着他们。”

“好的,陆老!这事,我会吩咐下去的。”

就在胡前进准备发话时,沐正峰却道:“昆叔,麻烦你客串一下交警,把这些车指挥到先前我说的停车位。那地方宽敞,应该能停下这些车。”

“好!”

借着这个机会,沐正峰也给胡前进引荐了吴新昆。虽然什么都没说,可胡前进多少知道,这种引荐肯定有深意。跟吴新昆还有田立刚握手后,也算对两人有了印象。

看到跟来的记者,正在给自己还有众人拍照,沐正峰却找机会道:“陆老,我不太希望相片出现在报纸上。这一点,还请陆老等下帮忙说一下。”

“这是为什么?”

“做事可以高调,做人却要低调。我还小,有些风头不想出。重要的是,学校能筹建起来,应该感谢政府,也应该是十村八寨山民的努力。这样,上下都得益!

相信您老也知道,我做这些从未想过要什么名。只要十村八寨能心存感谢,我就很满足了。至于其它的东西,我不是很在意。确切的说,我不想成为别人议论的对象。”

见沐正峰表情如此认真,陆雄想了想道:“好,这事等下我跟他们说!”

而此时的胡前进等人,看着站在操场的五百多学生,全部换上别致的校服时,也觉得非常不可思议。来的记者,更是惊奇道:“这是校服吗?”

面对询问,胡前进想了想道:“应该是!先前我不是说了,捐资建校的那个年青人,还建了一座服装厂。先前来的路上,看到那座钢棚厂,应该就是服装厂。”

“就是陆老旁边的年青人吗?”

“嗯!如果许干事还有刘记者,想要知道更多板房小学的事,之后可以找他聊聊。”

“好!”

在莫文斌领着领导参观学校时,沐正峰却跟前来观礼的李义维等人握手甚至拥抱。在李义维的引荐下,沐正峰也很客气的道:“李叔,久仰大名啊!”

“大名?我有啥大名,我家这兔崽子,没少说我坏话吧?”

“那能呢!说起来,学校能这么顺利建起来,李叔也功不可没。中午的话,你们无论如何都要在这里吃顿便饭。往后也希望,你们能多支援一下这座学校。”

站在后面的刘耀阳等人,闻听这话也笑着道:“李总,听听,这家伙请我们吃顿便饭,就准备打发我们呢!我突然觉得,这饭菜都不香了。”

“怎么能不香呢?看到那些领导还有记者吗?你们的事迹,届时也会报道。还有就是,涉及你们捐赠的善款,我也会张榜公示,保证每分钱都花到孩子身上。”

“用不着这样吧!许你做大善人,还不许我们做点好人好事?”

跟沐正峰相处时间也不短,他的性格众人也算有所了解。可听到刘耀阳等人说出的话,沐正峰却继续道:“要的!而且我觉得,这个名对你们还是有好处的!”

此次受邀来的,都是沐正峰的朋友。来之前,他们也知道观礼是要捐款。只是没想到,胡前进会来不说,还有州里来的记者。

如果这件事真能见报,对他们而言何尝不是一次宣传呢?捐资修路筑桥,捐资助学也是积德行善。做为生意人,谁不希望有个好名气呢?

看到跟刘耀阳打成一片的沐正峰,做为返聘校长的莫文斌,也适时道:“阿峰,来一下!”

被点名的沐正峰,也知道有些事推脱不掉,跟李尚诚等人说了抱歉后,很快来到胡前进等人的队伍中。看到他出现,胡前进也笑着道:“小沐,这是州里负责宣传的许干事!”

“许干事,你好!”

“这是州报记者刘婷!”

“刘记者,你好!”

问好之后,许兴林干事也很直接的道:“听胡县说,你今年才十七岁?”

“是的!”

“能问一下,你为何想到要捐建这样一所学校?还有,听莫校长说,学校聘请的代课老师还有职工,都由你负责他们的工资。能说一下原因吗?”

面对这样的询问,沐正峰也很淡定的道:“有关我的一些情况,相信胡县说过了吧?”

见许兴林点头,沐正峰又继续道:“先不说我与山民的渊源,如果许干事有机会,深入十村八寨去看一下,相信你就会明白,我为何这样做的初衷。

虽说眼下这些孩子,都穿了我特意给他们制作的校服,看上去一个个都很精神。可许干事若是仔细观察,你应该能看到,那些孩子脚上穿的鞋却千奇百怪。

捐建学校的钱,都是跟山民做生意的利润。我这样做,也算是取之于山民,用之于山民。至于承担老师还有职工的费用,只要生意继续做,问题应该不大的。

还有就是,看到那些人吗?他们虽说是我的朋友,却也是爱心人士。自强小学的建立,更多只是希望十村八寨,不再有辍学的学生。

可要想把学校一如既往办下去,甚至将它办好,还是需要各方的力量。远的不说,学校能这么顺利建造起来,县里镇里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只要学校能顺利开下去,即便将来有天,我无力承担维持学校的工资,相信县里也不会不管。至少在我看来,唯有先让孩子来学校读书,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如此一番话,令许兴林有些意外的同时,站在旁边的记者刘婷,却给沐正峰拍了几张照片。只是她根本不知道,这些照片恐怕无法登报。

甚至于,报纸上都不会提及沐正峰的名字。这个名字,也许更多只会有一些领导知道。在这一点上,既然陆雄答应了,沐正峰相信他不会失信于自己的。

看着那些充满好奇眼神的孩子,胡前进等人也将目光,放在孩子们的脚上。不少孩子穿的鞋,都是打满补丁的凉鞋。唯有极少的学生,脚上穿干净的布鞋。

由此可见,这些孩子的家境都处于贫困线以下。如果不是穿着校服,让他们穿家里带来的衣服,也许这些孩子看上去,或许会显得落魄许多。

而此时的莫文斌也适时道:“诸位可能不知道,昨天这些孩子入学,第一件事便洗头洗澡。不怕诸位笑话,澡堂的下水道都差点堵了。”

有了莫文斌的适时插话,众人也饶有兴趣,开始去参观学校为孩子所设的澡堂。看过教室还有寝室,不少被褥上的补丁,也能说明这些孩子的家境。

等来到校办农场时,看到圈舍养殖的东西,还有种植的蔬菜跟玉米等作物。听完沐正峰创建校办农场的初衷,许兴林跟刘婷也觉得,凡事真不能看表面。

“这或许就是你,将小学命名自强的初衷吧?”

“是的!不瞒诸位,目前入校的五百多名学生,只是生活在古寨镇内的山民孩子。有些年满十三岁,依然没读过书的孩子,还不计算在内。

而百林境内,类似古寨镇的其余山民乡镇还有不少,都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可山里教育资源本身就稀缺。如果继续等下去,只怕这种情况还会持续下去。

我们能等,孩子能等吗?等他们渐渐长大,错过入学的年龄,也就意味着,他们彻底失去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可对大山孩子而言,读书就代表希望。

早前我跟莫校长也说过,那怕这五百个孩子,能有十分之一的孩子读完高中,甚至有人考取大学。那对我对十村八寨而言,所有人都会觉得,一切都值得!”

在别人看来,孩子到了入学年龄,读九年义务教育的费用也不高。可这种情况,在百林这种地方,却又完全不同。能提供食宿的小学,有多少呢?

不提供食宿,有些住在深山,连公路都没通的村寨孩子。每天往返学校的时间,或许就可能天亮走到天黑。这种情形下,孩子想读书并且读好书,可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