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在自己人面前,王艾才彻底卸掉了大球星的架子,甩着手里勒索到的一百多块钱,乐的手舞足蹈。

男人们还矜持点,康丝、汤牡丹、刘丁香已经摆出各种造型与金牌合影。

这是王艾的奥运会,但也是她们的奥运会。在王艾的事业版图越来越大的时候,他能全心备战,离不开大家的一起努力。

开车的严竹笑眯眯的通过后视镜看着车厢里的群魔乱舞,手一动,打开了车上的音箱,一段快乐的乐曲流淌出来,车里的气氛更加欢乐了。

在金牌传了一圈重新回到王艾手上时,他侧身给许青莲戴上,望着红唇、红脸、红颜,手里摸着金牌上的斑纹,松开金牌,整理着绶带,王艾就有点忍不住了,手停在白色连衣裙的胸前就不想走了。

许青莲扭头,身体没动,眉头微皱,一双清亮的眼睛直射王艾的心中。

王艾有所醒悟,手悄悄的缩了回来,重新坐好后听的耳边一声轻笑,不由得羞恼交加,翻出手机,打了几个字递给许青莲,上边写的是:“吓唬我哈?晚上干死你!”

许青莲打了王艾的手一下,扭过头去,这方面她是真不敢和王艾犟嘴,多少次都是求饶结束的。

王艾不解渴,又接着打了几个字递过去,许青莲低头看,上边写的是:“你的嘴要倒霉了,让你笑话我。”

许青莲拧了王艾一把,抢过手机,打了擦、擦了打,还不让王艾看,好半天才把手机塞给王艾,然后一只手臂倚在车窗上,望着夜景不说话,只有胸前的金牌在夜风中轻轻转动。

王艾接过手机,上边写的是:“那金牌就归我了。”

这次,许青莲总算不抵抗、不反悔、不玩套路了,本来王艾以为她会以口腔溃疡什么的接着推脱的。没想到,嘿嘿!

王艾的嘿嘿声,让许青莲的脸越发的烫了,心跳越发的快了。下意识的,她的手摸到了金牌上,拖了男友一整年,实在拖不下去了,也不该再拖了。尤其是在雷奥妮的几次演示之下,她心中的抗拒和障碍,也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

唯有一点,她准备在晚上开始的时候和王艾说,现在不是时候。

车子在北京大学体育馆门外停好,王艾拿出五张特别通行证来,他一个、许青莲一个、康丝一个,这都是离不开的,另外就是两张保卫的。王艾晃了晃:“谁去?”

严竹先摇头:“我就不去了。”

赵丹也摇头:“我不适合露面。”

最后决定让刘亮和汤牡丹随行,反正也没什么好位置,这几天的比赛他们也看得多了,又不像王艾这么忙,也不怎么稀罕。

在看台高处,王艾低调落座,但很快就被现场摄像机发现,被周围球迷发现。好在许青莲不想公开,所以和康丝他们一起在后边。

场上的比赛是王励勤与佩尔森季军争夺战的尾声了,最终王励勤直落四盘拿下对手。这场比赛后休息了片刻,王艾也利用这段时间和上前来的球迷握手、合影、聊天,等待决赛的开始。

决赛是马琳和王皓之间展开的,万年老二的王皓又输了,最终是三面中国国旗同时升起,王艾跟着全场一起起立大声合唱国歌。由于事先沟通过,所以颁奖仪式后,王艾跑到后台去看望朋友,还临时从许青莲那把金牌“借”了回来。

在和王励勤、王皓、马琳,还有也特别来助威的张怡宁等人见面寒暄,合影聊天之后,王艾才和朋友们道别。

说起来,王艾和姚明都好几年没见了,更别提赵宏博、申雪他们这些冬奥项目的了。

只能找这种类似的机会,几年见个几分钟。

回到足协,宴会还在继续,其实时间不算长,从晚上六点开始,现在才九点,按照中国人的习惯,一场宴会开个四五个小时都正常,吃够了就聊天、社交。食堂的大电视还在播放着中央台的体育直播,所以王艾一回来,大家就都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刚才大特写给了他好几次呢。

和队友、朋友打了几个招呼,王艾心里挂着事儿,准备晚上回去惩罚许青莲呢,所以匆匆赶到领导这桌坐下后,等领导和别人说完了话才问:“我回来了,领导,什么任务?”

阎世铎没怎么喝,看得出来很清醒:“明天是闭幕式,你和全队一起参加。”

“我是旗手?”王艾笑呵呵的问。

阎世铎指了指王艾:“你明知道不可能嘛,闭幕式旗手都是女运动员。不过,说旗手也对,明天你还真是个旗手。”

“哦?”王艾来了兴致。

阎世铎沉吟了一下:“闭幕式上,有个奥运会会旗的转交仪式你知道吧?4年前我们在雅典,从希腊奥组委的手中接过来的,这次轮到我们给英国人了,伦敦市长过来了。”

王艾想了想:“哦,就是那个约翰逊是吧?”

阎世铎点头:“对。”

说到这,阎世铎牙疼似的吸了口气:“这个人,不太好搞,挺那个……特立独行的,他……指不定出什么状况。”

王艾深表赞同:“确实,这个人个性很强。”

阎世铎看向王艾:“你是中国运动员里在英国、在伦敦最知名的,所以组织研究认为,如果你担当会旗转交的执旗手的话,他应该会对你表达善意。只要他对你表达了善意,那就等于对中国表达了善意,这样就排除了他搞事的隐患,你觉得呢?”

王艾点头:“其实我在伦敦见过他几次,还简单聊过,虽然谈不上交情,但我想,应该没问题。”

“嗯,你在这届奥运会上表现很好,上级派你去执行这个任务,不仅是信任也是肯定,你代表了中国奥运军团,甚至中国奥运精神,懂吗?”

“我懂。”王艾郑重点头。

“那好。”阎世铎欣慰的道:“早点回奥运村休息吧,明天上午会有人专门去告诉你程序的。”

王艾起身和众人告辞,走到门口遇到许青莲,突然想起来晚上的事儿,顿时后悔不迭。

许青莲望着王艾失落的脸,掩着嘴,放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