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当然可以!只是今年的萝卜稍微贵了一些。”张铁生道。

“贵?能有多贵?”周婷婷问。

“批发价最低九毛……!”

“啥?铁生,哪有这么高的价格?”周婷婷不乐意了。

甚至觉得张铁生在坐地起价。

“姐,我可以保证,今年萝卜的零售价在一块二到一块五!九毛钱,你仍有三到六毛的利润。”

“如果达不到呢?”周婷婷问。

“嘿嘿……达不到,我包赔给你!”张铁生神秘莫测一笑。

“好!那就九毛钱签约!

但我要先卖了再给你钱!

零售达不到一块二以上,一斤扣你三毛钱!!”

周婷婷也是买卖精,不做亏本的生意。

“好啊!就这么办!”

“那咱们现在就签约!”女孩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份合同。

原来她早准备好了。

“OK!没问题!!”张铁生大笔一挥,写上自己的名字。

周婷婷收起合同说:“我定了你的蔬菜跟野生鱼,鱼塘免费帮你挖,铲车跟钩机明天到位!”

“那怎么行?我必须给你钱!”张铁生还不好意思呢。

“给钱就是瞧不起你姐!就这么定了!”周婷婷冲他摆摆手,上去夏利车。

坐在车上,姑娘还一个劲地打饱嗝。

“哎呀!吃得太饱,后天再来!烤鱼的味道真不错!”

瞧着她远去的背影,巧玲跟喜鹊哈哈大笑。

“铁生,今年的萝卜……真的能卖到一块二以上?”巧玲迷惑不解问。

“是!白萝卜一块二,胡萝卜零售可以达到一块五!婷婷姐定我的菜,至少可以赚七十万!”

“苍天!你这么有把握?”

“是!除去一切消费,纯利润赚五十万不是问题!”张铁生的声音斩钉截铁。

“既然有这么大的利润,为啥咱不自己销售?”巧玲又问。

“咱们没市场啊,蔬菜市场掌握在周婷婷爸爸手里,种地我可以,但谈到蔬菜销售……目前他是老大!!”

“唉……如果咱们有市场就好了。”

“放心,种蔬菜是暂时的,老实说我瞧不上蔬菜市场,太小了……。”张铁生冷冷一笑。

不是他吹牛,重生前,他做的根本不是蔬菜生意,而是房产。

只不过目前还不到时候,只能等。

等着互联网的出现,等着房价的崛起。

第二天早上,两辆挖土机跟一台钩机果然开到皇姑山。

周婷婷安排小李过来挖鱼池。

凌晨五点半,小李拍响张家的大门。

“铁生!车来了,你说怎么干?”

张铁生穿上衣服打开院子门,哈欠连天。

“小李哥,这么早?”

“是啊,婷婷妹妹昨晚跟我打电话,让我带人来帮你挖鱼塘……。”

当初的梯田,还有修路,小李一直都在。

他最近被周婷婷雇佣了。

听说来皇姑山帮张铁生干活,马上乐得屁颠颠。

“好!咱俩一起去,我告诉你怎么挖……。”

老实说,张铁生都没准备好。

想不到周婷婷比他还着急。

看来姑娘吃野生鱼上了瘾,巴不得鱼塘早一天开张。

首先丈量土地,然后划上灰线。

皇姑山轰轰烈烈的大建设再次开始了。

三台机器一哄而上,冒出浓烈的黑烟。

“张铁生要养鱼了,正在挖鱼塘……!”

“这小子又找到发财致富的门路了……。”

“以后咱们村又有一笔收入进账,真棒……。!

全村的群众都被惊动,纷纷跑来瞧稀罕。

徐二愣在炕上也听到消息。

他顾不得伤口疼,立刻爬起,一瘸一拐冲到池塘边。

鱼塘修建在他从前承包的三百亩梯田旁边。

目前,那三百亩地已经成为张铁生的财产。

现在又要挖鱼塘,将来岂不是要赚发了?

绝不能让他这么嘚瑟!

“站住!停下!全部停下……!”

徐二愣赶紧上去阻拦。

小李正在挖掘,忽然发现前面冲出一个人,顿时大吃一惊。

不是刹车及时,差点轧死徐二愣。

“徐二愣,你干啥?不想活了?!”

小李认识他。

前前后后,又是修路又是开梯田,他已经成为半个旮旯村人。

大人小孩差不多都能叫出名字。

“站住!那个让你挖鱼塘的?”徐二愣问。

“你们村长,张铁生!”

“把张铁生叫来!他有什么资格挖鱼塘?”

徐二愣故意找麻烦,专门针对张铁生。

“这个我不管!我就是干活的,谁给钱,我帮谁干活!不服气,你去找铁生理论!”

小李不尿他,油门轰得嗡嗡响。

正在吵嘴,张铁生从那边走来。

“徐二愣,你想干啥?”

“嘿嘿,张铁生!你有啥权利征用大队的土地?”

“我是村长,当然有权利!”

张铁生没生气,慢慢跟他理论。

“池塘是大队的,我想问一下,鱼池挖出来,归大队,还是归你个人?”徐二愣气势汹汹。

这池塘真是村里的财产。

你张铁生乱挖算怎么回事?

将来养出鱼卖了钱是谁的?

装进你自己腰包,岂不是中饱私囊?

张铁生一愣,知道这孙子故意在找茬。

“我承包的!”

“呵呵呵,你承包?问过谁了?谁答应了?全村的群众知道吗?为啥不竞包?身为村长,你这叫以权谋私!”

徐二愣终于抓住把柄,准备怒怼张铁生。

哪知道张铁生哈哈一笑:“二楞,你怼我怼得早了,就算竞包,也要先把鱼塘挖好吧?不挖好怎么竞包?”

“那你刚才说,是你自己的?”

“对!挖好以后,别人有资格跟我竞争吗?”

“呵呵,那可说不定!我就敢跟你竞争!”

“好吧,现在就竞包,三百亩鱼塘,你能出多少钱?”

“我出一万!”

“我两万……。”

“我三万……!”

“五万!”

“我出八万!”

“十万!”

张铁生仍旧不温不火,跟他抬价格。

“我出十一万!”徐二愣挺起胸口说。

“行!归你了……拿钱!马上签合同!”

张铁生竟然不拍了,立刻拿出圆珠笔,准备写合同。

徐二愣差点吓懵。

他就是想搅合,上哪儿弄十一万去?

别说十一万,就是一千块钱,口袋里都没有。

他抬价的目的,就是想张铁生多出钱。

“可我……没钱。”

“没钱你说个毛线?这样吧,拿出十万块,鱼池就归你。”

“一万我都没有!”

轰!四周的人闻听,顿时哄堂大笑。

“五万!能拿出五万,也归你!”

“我说了,一万都没有!”

“二楞,你是不是来捣乱的?”张铁生问。

“反正大队的东西,归你个人,我不服气!”

“你到底包不包?”

“包…………不起!”

轰!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好吧!在场的各位,谁想承包的,都可以跟我竞价!

有高过五万的没有?

没有,这鱼塘就归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