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航看小说 >  雏鹰的荣耀 >   107,雷霆

“很好,那我们去会会他吧!”

爱德蒙-唐泰斯看了眼特蕾莎,犹豫了一下。

“为了避免困扰,我暂时就不和他接触了。”特蕾莎立刻就解答了他的疑惑,“伯爵,一切都交给您了,我希望您能够辅佐殿下,完成您的使命。”

“这是我理应做的。”爱德蒙-唐泰斯严肃地回答。

接着,他带着艾格隆,一起向着帕诺斯-科洛科特洛尼斯迎了上去。

在激昂的鼓乐声当中,艾格隆走到了对面一行人面前,然后双方站定。

这就是他和他盟友的第一次正式会面了。

说来也怪,明明心里知道这是关键时刻,但是艾格隆反而不再紧张了,他的心跳和呼吸都平稳了下来,以一种平静又带着些许的傲慢的视线看着面前的人们。

为首的是一个神情精悍、目光犀利的年轻人,显然这就是帕诺斯-科洛科特洛尼斯。

就在他打量对方的时候,这个年轻人也在仔细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不仅仅他一个人,此刻,几乎所有人都围了过来,好奇地盯着那个少年人。

尽管明知道对方的年纪不大,但是真正面对少年的时候,他仍旧对他的年轻暗暗吃惊。

但是,他并没有因此生出轻视之心,相反更加心生忌惮了。

在这个年纪就能够游刃有余地驾驭部下,并且有条不紊地执行自己的战略和计划,参与到如此大事当中,实属罕见。

这个现在年仅十六岁的孩子,虽然穿着黑色的军服,却仍旧不减其斯文秀气的风度,谁能够预测得到,他日后究竟会给世界带来多大的动荡和改变呢?

至少在自己这边,他代表着希望。

一边带着纷至沓来的思绪,帕诺斯一边躬下身来,向自己的赞助者致以欧洲式的礼节,同时,他用自己并不熟练的法语向着对方致敬。

“团长阁下,我十分荣幸能够同您会面,很抱歉,我父亲因为需要稳定局势,分身乏术,所以只能委托我代表他前来,但这并不影响我们对您的满腔敬意。在此我谨代表希腊临时政府和希腊人民,感谢您对我们的帮助,您的到来,必然会让我们所有人都为之欢庆。”

按照两边之前的协议,帕诺斯一方不能承认艾格隆实际上并不存在的皇帝称号,而艾格隆一方也无法接受莱希施泰特公爵的称呼,于是两方在特蕾莎的建议下,艾格隆提出以枫丹白露骑士团团长的头衔行事。

这个称号虽然看上去有些不够严肃,但是意外地却能够满足两边的需求,所以两边迅速达成了妥协。

于是,现在他就以这个头衔来称呼艾格隆——接下来也会如此。

第一次被人这么叫,艾格隆心里稍微有点异样的不适应感,不过他也不纠结这种小事。

“科洛科特洛尼斯先生,哪怕在幽居美泉宫的时候,我也一直都在关注欧洲各地的局势,所以我老早就听说过您父亲的名字,并且对他为民族独立而战、屡次战胜土耳其人的功绩而深感钦佩。”艾格隆亲切地向对方伸出了手,然后笑着对他说,“而今天,我得说,您配得上继承他那光辉的姓氏,后人必将感谢你在祖国危难之际当机立断的壮举。”

虽然明知道对方只是故意在恭维自己,但是帕诺斯在心里仍旧深感兴奋。

他的父亲当然没有对方的父亲那么耀眼,但是仍旧是他深以为豪的英雄,能够得到当面肯定,他自己也与有荣焉。

因此,他也伸出手来,和少年人握住了手,紧紧地摇晃了两下。

这是一个代表友谊的仪式,至少在现在,随着他们的握手,两个盟友之间正式确立了彼此的关系。

“我们只是在无奈之下被迫做出这个决定而已,就我和父亲的本心而言,我们更希望一切都能以民族的意愿为优先,而不是我们强迫民族做出这个选择。”帕诺斯-科洛科特洛尼斯一脸的无奈,“但不管如何,情势已经容不得我们再作犹豫了——我们只能祈求万能的主,让我们能够得到预期的结果。”

“既然我来了,那你们一定能够得到它。”艾格隆笑着回答。“我并非孤身前来,而是带着上帝的使命以及万众的呼唤……我们必将胜利。”

帕诺斯不再说话,而是回头做了一个手势。

在他的示意之下,在场的所有人,都大声地欢呼了起来,纷纷向少年人致敬,礼炮也随之重新响起,震撼着整个港口。

“您是上帝派过来拯救我们的使者,我坚信如此。”在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当中,帕诺斯终于再度向他致敬,“愿您的荣光照耀我们,引领我们前进!”

不管他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他此刻面子是做足了,艾格隆心里也颇为满意。

唯一的遗憾是,虽然场面隆重,礼数周到,但是却没有人民夹道欢迎的热闹场面,在场的人都是帕诺斯-科洛科特洛尼斯手下的士兵们。

不过艾格隆也知道,这不是他们不愿意盛大欢迎这位皇位觊觎者,而是因为他们之前发动了政变,囚禁了一大批反对者,此时此刻实在不方便举行盛大的典礼。

万一在观礼的人群当中里面藏着几个对他们、或者对波拿巴家族心怀不满的人,提着枪或者提着刀制造出什么意外,那就会带来灾难性的结果。

所以,为了万无一失,他们只能选择以这种方式来迎接自己的到来。

“向在场的人们说几句吧,团长阁下。”在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当中,帕诺斯向他提议。

“当然可以。”艾格隆点了点头,然后招呼爱德蒙-唐泰斯来到自己的旁边,为自己充当翻译。

为了让自己展示出足够的热忱,艾格隆最近在苦练希腊语,不过现在才刚刚开始努力,所以他也就不打算献丑了,转而让已经颇为纯熟的爱德蒙-唐泰斯作为自己的翻译。

而在同时,在帕诺斯的示意下,欢呼声也平息了下来,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少年人,等待着他的发言。

站在海岸边的艾格隆,环顾了四周,将在场的所有人、以及他们或兴奋、或迟疑的表情,尽收眼底。

他没有怯场,反而心里激动了起来。

仿佛有一股电流在心头窜起,刺激得他心跳加速,让他心潮澎湃。

“敬爱的勇士们,长久以来,当我还是一个懵懂无知孩子的时候,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们,祝福着你们,我为你们每一次胜利喝彩,为你们每一次失败而悲伤。你们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因为你们的努力让我看到了一个民族对命运的不屈和反抗,为了得到自由,你们对强大而又残暴的敌人发起殊死决斗……这股精神激励着我,让我灵魂深处为之共鸣,可以说,我已经在精神上把自己和这个民族连接在了一起。正因为如此,我难以忍受那种无法参与其中的遗憾,因为我知道,也许我一生当中再也碰不到如此伟大的事业了!”

艾格隆每说一句,旁边的爱德蒙-唐泰斯就大声翻译一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到。

就在这时候,天空当中的阴云开始纠缠翻滚,隐隐间有轻微的轰鸣声响彻在天空当中。

这是雷霆的咆哮,但又何尝不是诸神的应许?

“正因为如此,我从维也纳跑出来,我要让自己参与到你们当中,帮助你们。我带着大笔的金钱前来,并且打定主意要倾囊以授,因为相比于这项伟大而又崇高的事业来,区区金钱又算得了什么呢?!”艾格隆越说越是大声,让自己的音量压过了雷声,“而且,我带来的不仅是金钱,还有正义……听吧,这是来自全欧洲的正义怒吼!所有追求自由的人们,此刻都与你我同在。”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金发的少年人慷慨激昂地宣讲着,他的手臂也随之重重地挥动。

虽然大多数人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但是这种肢体动作,却足以让他们感染到一股莫大的激情和信心。

这也许是一种天生的演讲家技巧吧。

“我来,并非为了私利和野心,而是为那些陷于苦难和绝望的人们带来光明与希望,哪怕这束光非常虚弱,但至少也能够让他们知道,此刻他们并非孤立无援,还有许许多多满怀热情和壮志的人们,希望帮助他们,并且愿意赴汤蹈火。”

艾格隆声嘶力竭喊着,“毫无疑问,我势单力孤,但如果需要一个榜样,那我愿意用我的牺牲和我的热忱作为榜样,所有人看得到,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为正义和自由付出一切!我要把他们聚集到我的旗帜下,为这些美好的字眼而战!正义和自由的火炬在这里熊熊点燃,并且一路向着你们先祖的故地燃烧,焚毁一切征服者强加在你们身上的枷锁,看吧!没有人能够阻挡我们!”

“轰!”就在这时候,天空当中出现了一道淡紫色的划痕,接着是一声巨响,仿佛是有什么人在为他鼓掌。

“听到了吗?那是雷霆,那是来自于天国的号令!那是光复的战鼓!万能的神灵在注视着你我,催促着我们前进!”艾格隆丝毫无惧,大声地喊出了最后一句话,“前进吧!今天是伯罗奔尼撒,明天就是君士坦丁堡!”

在他话刚刚落音,爱德蒙-唐泰斯也翻译完了最后一句话。

“今天是伯罗奔尼撒,明天就是君士坦丁堡!”他的这句话,勾起了在场所有人们的共鸣。

今天是伯罗奔尼撒,明天就是君士坦丁堡!

这是根植于多少人心中的宏愿,艾格隆知道,只有这一个地名,最能够勾起他们心中的共鸣。

他并没有杀进君士坦丁堡的打算,客观上他也做不到——但尽管如此,他并不介意用这些话来振奋人心。

看着面前这群情激奋的场面,艾格隆知道自己算是达到目标了。

他故意一直强调自己从小就关注希腊独立事业,从精神上和他们站在一起,就是为了拉近和这些希腊人的心理距离——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顺畅地进行接下来的事业。

毫无疑问,仅仅光凭着一通演讲,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推心置腹,但是他相信这是一个好的开始,只要一点一滴地积累,终究他可以达到目的。

“您说得很好,阁下。”就在这时候,帕诺斯-科洛科特洛尼斯终于开口了。

虽然表面上还保持着平静,但是从他的眼神和语气当中,不难看出他也受到了一些触动。

“我感谢您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关注,更感谢您无所畏惧、为我们民族赴汤蹈火的勇气。我们是一个崇敬侠义的民族,任何一个帮助我们的人,都是我们无比尊敬的朋友……从现在开始,我们与您站在一起,与您面对同样的喜悦和苦难,愿万能的主保佑我们。”

“愿万能的主保佑我们。”艾格隆也点了点头,然后再度向对方伸出了手。。

两个人重新握起了手来。

相比于第一次的客套与戒备,这一次他们的动作要随意了许多。

一边握手,他们还互相相视一笑。

他们都知道,此时他们口中的话,不管再怎么动听,都不能完全代表他们的心中所想;他们也都知道,每个人都心里有所保留、有所怀疑,而且有着各自不同的追求目标,也许甚至有一天会分道扬镳也说不定。

但是至少在此刻,他们是同路人,在为同样一个目标而努力,并且他们都深信,这个目标是绝对正义的。

这就够了。

“您带来了多少人过来?”帕诺斯小声问。

“只需我一个人就够了。”艾格隆满怀自信地回答,“我只要站在这里,就有源源不断的人愿意来到这里,我……就是一个活着的图腾,而且我会让这个图腾更加光辉绚丽。”

这份自信怎么看都像是妄自尊大,但是帕诺斯却从中听到了别的意味。

“那么我只能满怀期待地为您祝福了。”他微微笑了笑,然后用只有两个人能够听到的音量对他说,“请原谅我之前对您的无礼,但那是我不得已而为之。对我个人来说,我无比敬仰您的父亲……倘若您真的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不管其他人怎样,我个人愿意尊称您为陛下,追随于您的麾下。”

“那我们就看看结果吧。”艾格隆低声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