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1章 干就完了,招惹大恐怖

听得王武提醒,秦遮眉头紧锁。

确实,即便是独立存在的天道意志,恐怕也做不到混乱时间让曾经存在过但已逝去的事物活蹦乱跳地来到现在这个时代。

法阵背后享受着献祭的存在,肯定很强。

不过要说其比独立存在的天道意志更强,那还真不一定。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时至今日,秦遮已见识过许多异类存在。

非人的异类,往往有着奇特的能力。

不说别的,单是他家闺女离谱的致幻能力便称得上玄乎其玄。

再说吞天蟒,它能活过无数个世代,在无数次天地大劫中护得游灵一族周全,依靠的绝不会仅仅是它所拥有的硬实力。

秦遮初见吞天蟒时,其已只剩下八阶的实力。

八阶。

别说扛过天地大劫,随便来个强大点的异类指不定都能把它宰了。

但吞天蟒照样好好活着,且顺利护住了游灵一族最后残存的香火。

当然,这些只是题外话。

王武的提醒,秦遮本质上是认同的。

但好不容易到了地方见到铭刻在地面的法阵,他不愿因为些许困难退却。

关键异人侵袭这一难题,几乎无解。

无穷无尽的异人,正随着时间推移不断跨越时间来到封禁之地。

单纯目前来说,怨煞和王武扛住压力不难。

到现在为止,还没出现两者无法对付的异人强者。

但谁能保证之后没有?

就算没有,面对无穷无尽的异人他们又能耗到什么时候?

想要结束这一切,必须中止献祭!

注目地面法阵,秦遮心一横,趁着自己仍还在燃血真我决状态掏出人王印,猛力砸向地面。

最后一发人王印,他原本想留给异人。

但既然知道法阵背后有着一个大恐怖接受献祭混乱时间,这不得照着法阵来上一发,看看人王印能不能将其干掉?

更关键的是……

此刻留给秦遮思考的时间,已经不多。

在他来到法阵近前的同时,已有上万异人强者绕开了怨煞与王武,以极快的速度向他奔袭而来。

破阵?

他像是掌握有这种技巧的人?

干就完了!

“轰!”

一声巨响,人王印出再次砸破空间,落入其中消失不见。

但这一次,未见有青光垂落。

大帝虚影以及千军万马,也没有出现。

秦遮见此微微挑眉。

这一发人王印,他指定的是阵法之后接受献祭的事物为目标。

人王印爆发的景象不曾显现在眼前,看样子是直接跨越空间找正主去了。

这人王印,当真是好宝贝!

就是不知道最终的成效如何,能不能结束这一切。

正有所期望,奔袭而来数以万计的异人强者到了。

刚好这时,秦遮的燃血真我决到了时限。

体内玄妙的力场,悄然消失。

他连哼都没能来得及哼上一声,便被无数道强横的攻势砸趴在了地上。

要说这票“新来”的异人强者,比先前那一批更狠。

一个个仿佛跟他有着血海深仇,出手眼睛都不眨一下不说,一道又一道强横无匹的攻势砸落下来,丝毫不担心会损伤到地面阵法。

地上由血肉构成的阵法,也确实没有被损伤到。

秦遮被轰趴在地可以清晰地看到无论是何种攻势落下,阵法都不曾动摇分毫。

有某种神秘且强大的力量,保护着阵法。

不过这时候,秦遮已无暇操心这些。

他被揍得有点难受。

天赋归元的积蓄,几乎每一秒都会达到一次极致,不受抑制爆发出去。

饶是他身子骨够硬,也是被无穷无尽的攻势轰击得头昏眼花。

面对现状,秦遮犹豫片刻,干脆选择“放弃治疗”放开心防。

虽然人王印一击,尚不见结果。

但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

再来一发人王印,他已没有那种能力。

事实上,在他方才砸出最后一发人王印时,他与人王印暂时的联系便已切断。

他现在连人王印一会会不会回到自己手上都不确定……

燃血真我决,也进入了冷却阶段。

此等状况,他已没有保持清醒的必要。

是时候该与真我同步,让自身作为巫族的战斗本能发光发热了。

与真我同步。

是秦遮最大且最强的底牌,没有之一。

同时,与真我同步也是秦遮留下陪同怨煞与王武的底气。

随着秦遮放开心防,他本就在无尽的攻势中摇摇欲坠的心神,转眼间涣散。

随之,他周身荒古老的气息愈演愈烈,乃至生生打破了封禁之地感知被遮蔽的限制,席卷了存在于封禁之地中的一切。

正与无数异人乱战着的怨煞最先有感应。

订了共生契约,怨煞与秦遮已有着等同于秦青青的紧密联系。

发生在秦遮身上的事,它轻易能够感知。

感受到秦遮的气息席卷,怨煞猛地一哆嗦,又惊又怕着转头。

作为圣兽火麒麟,它竟在感受到这一分气息时四足发软,有种想要跪伏在地的冲动。

王武在其之后也是感受到了变故,惊疑着望向秦遮所在。

同一时间,整个封禁之地中所有的异人感受到了秦遮演化到极致的古老气息,他们不由自主着停止行动,凝望了过去。

枯萎的灵栖木所在,法阵中心。

与真我完成了同步的秦遮缓缓起身,抬头看了眼漫天因他的气息影响停止了动作的数万异人强者,视线垂落望向地面。

刚好这时,人王印悄然浮现在他身侧。

随着人王印浮现,地面由血肉构成的法阵寸寸崩裂出现缺损。

但法阵,并未彻底毁去。

不仅如此,法阵中央还缓缓撕裂出了一条口子,显露出一道灰暗深邃充斥着腐朽的缝隙,一股邪恶至极的气息从中透露出来。

这一股气息的到来,同样打破了封禁之地感知被屏蔽的限制,席卷了整个封禁之地。

怨煞与王武受到气息席卷,双双色变。

停止了行动的异人强者们则是不知通过气息预知到了什么,纷纷发出兴奋到极点的嘶吼。

怨煞与王武见着此番变故,面面相觑之余,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秦遮干了什么,他现在又是什么情况,此时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

种种迹象表明,法阵背后接受着献祭的存在即将到来。

不仅如此,其似乎与异人存在着联系。

难道这一存在,便是当初促使异人从嫁接的灵栖木中衍生的幕后黑手?

正有此猜疑,一道与枯木无异令人毛骨悚然的人影从缝隙中跨步而出。

怨煞与王武见着这身影,都是止不住瞳孔一缩。

树妖?

不!

不是妖类!

而是某种妖邪至极的存在!

其强大,令人绝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