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古并不想回答,这些事都在他的考虑范围里,他只需要知道答案就可以了。

昆蒂娜见他也没有想到回答的心思,只得说道:“这要看你自己,找回记忆长一些经验还是不错的,但这也有可能变成你的阴影。”

骆古明白了:“哪怕是有一点帮助,我也会试试。”

听他这么一说,昆蒂娜十分欣慰的笑了笑。

“不过,我应该跟你说一声谢谢。”

骆古的神色变得十分诚恳起来,“如果不是你,就没有现在的我。”

昆蒂娜笑了笑:“既然你觉得恢复降生前的记忆,那明日便随我去一个地方,我帮你恢复。”

“今日不行?”

骆古问。

“不急。”

昆蒂娜似乎知道他在急什么,解释道,“你们好不容易进来这里,就这么着急离开吗?”

“不是,我只是想要尽快的解决掉毁灭妖兽。”

骆古说道,“我想让她平安的生下孩子。”

“但你知道,对付毁灭妖兽,她也需要帮忙,不然我不会安排她的出现。”

昆蒂娜低声说道。

“必须要她帮忙吗?”

骆古听她这么说,反倒试探了起来。

“是。”

昆蒂娜给了他一个非常肯定的回答。

骆古静默了片刻后,又道:“但我们现在找到了你,而你还活着。”

昆蒂娜看他一眼,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虽然我还活着,但我现在已经没有能力再去对抗毁灭妖兽,而且,我现在无法离开这个地方,一旦离开,我所有的努力,都将白费。”

骆古没怎么听懂。

“你现在听不懂没关系,等明日我帮你恢复了本该有的记忆后,你就知道我说的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了。”

昆蒂娜说道。

看来今日这话是没法继续聊下去了,于是骆古换了一个话题。

他开口说道:“真真现在怀了孩子,老赤螣跟我说,对付毁灭妖兽,等不了她把孩子生下来,是不是真的?”

“是。”

昆蒂娜毫不犹豫的给了他这个答案。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昆蒂娜轻轻的摇了摇头:“你也知道,我们既然要做这件事,那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不然,就算你有心想要保护真真和孩子,到最后也没有一点用处。”

这些道理他都懂,但他还将最后一丝希望寄托在昆蒂娜身上,毕竟老赤螣之前再说那个办法的时候,是在还没有考虑到能找到昆蒂娜的情况下。

“好了骆古,我理解你的心情,同时我也理解真真的心情,我们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有事,所以无论如何也会加油的做这件事。”

昆蒂娜怕他还会继续深挖下去,于是赶忙结束这个话题说道,“等明天先帮你恢复了记忆再说吧。”

骆古微蹙眉头,似乎看明白了一些。

他嗯了声:“谢谢。”

两人又在这站了一会儿,但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彼此的静默仿佛都是在试探对方。

直到赤螣找上来。

“我想在这附近逛一逛,可以吗?”

赤螣走过来对着昆蒂娜问道。

“当然可以。”

昆蒂娜很是客气地说道,随即又叮嘱他,“不过你还是要小心一些,不要出了这片绿洲,你一个人没有办法对付那些野兽魂灵。”

“放心,我就随便逛逛。”

赤螣摆摆手说道,“骆古一起吗?”

骆古看他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朝木屋走去。

赤螣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切了一声。

“你惹到他了?”

昆蒂娜看着这两人间的气氛,问。

“没有。”

赤螣才不想承受。

昆蒂娜笑了一声:“连老赤螣说的谎都瞒不住我,更何况是你。”

“我阿爸还说过谎?”

赤螣饶有兴趣地问。

“那倒没有。”

昆蒂娜也准备回木屋了,“你自己去逛逛吧,记住我说的话,别到处乱跑。”

“好,你放心。”

于是赤螣目送她回了木屋,然后自己在外面闲逛了起来。

骆古一回到木屋就去床边上守着池真真去了。

东觅因为很久没有见到昆蒂娜,现在一见,话多的不得了,恨不得贴在她身上。

但她也考虑到了羽北和昆蒂娜两人之间的关系,所以在粘着昆蒂娜的同时也带着羽北一块。

夜幕渐渐降临,池真真也跟着醒了过来。

她这一觉看似睡的安稳,但实际上却是多梦的。

她感觉自己做了很多的梦,这些梦都是断断续续的,有一些记得,有一些醒来就忘了。

“喝点水。”

骆古见她醒过来,立马递上水。

池真真接过喝了一口,看见木屋外的天都已经黑了,而木屋里面只剩下她和骆古两个人。

“其他人呢?”

池真真看了一圈木屋问道。

“他们在外面。”

骆古回答她,“睡的怎么样?”

“还不错。”

池真真不想让他太担心。

然而话音一落,她忽然感觉自己的头又眩晕了一下,这眩晕的感觉就跟白天刚见到昆蒂娜时是差不多的。

骆古见她突然皱眉,以为她是不舒服了,忙问道:“怎么了?

哪儿不舒服?”

池真真看他一眼,反正都被他看出来了,她也就不再刻意的隐藏了:“可能是睡太久了吧,头有点晕,缓一下就好了。”

“只有头晕吗?

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骆古担心地问道。

“没有啦,就只是头晕而已,没事的。”

池真真准备下床走动一下,“他们其他人在外面做什么?

我们要不要出去帮帮忙什么的?”

骆古的脸色立马不高兴起来:“真真,我只在乎你怎么样,其他人都没有你重要。”

池真真眨巴眼,她就是问一下要不要出去帮忙,他这话反而让人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但为了不伤骆古的心,池真真还是认真的点点头:“好的好的,那要不我们出去看看?”

骆古嗯了声,给她披了一件毛茸茸的兽皮才带着她往外面走。

木屋外的天虽然已经黑了,但仍旧能看清楚木屋四周的景色,甚至再远一点的距离也都能看清楚。

因为他们在木屋外的一处空地上燃了一个看起来很大的火堆,火堆上架着一只很大的野兽,大到足够他们所有人的食量。

再往远看去,有不少星星之火漂浮在半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