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晚上十一点。

等他回到司殿后,文武百官已经退堂,这诺大的城隍府司殿,唯有他一人,黑着脸坐着。

死变态,恶心死了。

不知道擦了几百遍脸,顿了顿,陆晨叹息了声。

闹了半天,原来这江城最大的BOSS,就是他这个所谓的青梅竹马啊。

额头隐隐黑线,不过眼神里精芒一闪,经历了这么一出,他算是了解了些情况。

这片大陆的千年之前,出现过一座城隍府,和那头小老虎说的一样,被上界下来的大人物给灭了。

而且。

联邦省只不过是东洲大陆中心的一片土地,而在联邦省上面,沿海地带便是十万山脉,足足堪比十个省区,亿万妖兽,十大妖帝,还有三大妖相。

如果小花说的是真的,妖相便是人类的化相之境,领悟到了真正的法相天地,接下来还要面对这兽潮。

眉头不禁一皱。

既然如此,他就得加快速度了,抓紧吞噬五十万阴魂,将城隍府尽数坐落省内,那个时候,全省皆在法度之中,再多的兽潮来袭也不过是白送经验,不足为惧。

当下,要紧的是这十方鬼帝。

封帝境,已经超越了封侯之境,是真正站在东洲大陆巅峰的强者,达到了封帝境的厉鬼,起码掌握了两种神通法相,而且,封帝境的强者,已经凝聚出了自己的帝丹,使用的帝气远远凌驾于阴气之上。

大帝降临,天地齐鸣。

现在城隍府内加上他才五大封侯境强者,不过有个小白化神境,但那是作为王牌的存在。

脑海灵光一闪,陆晨忽然亮了眼睛,如果说,灭了这次的兽潮,把所有的魂值兑换出封帝丹来,让四大阴神晋升封帝境,以后甚至晋升化相,化神等等。

那个时候,他城隍府就有自己的帝境强者了,以后出门讨伐,也无需再依靠他什么的。

封帝坐镇的冥军。心里炽热涌动,陆晨暗定决心,却在这时,一名守府卫踏殿而入,抱拳沉声:

“启禀大人,您的夫人来了。”

这一下,他的眼神一怔,似乎意识到什么,不禁脸色一黑:

“带进来。”

“诺!”

经历了风雨,途过了事事,这个时候的江城,已经归入了城隍府的掌控中。

夜晚的江城,路过了七年的黑暗岁月,又一次让夜晚焕然一新,灯虹酒绿,夜晚都市,繁华艳丽,大街上来来往往的市民,做生意的,贩卖的,回家的游玩儿的,让深夜彻底回归人间。

从此开始,生人遵循阳间法律,而死的人,便要入城隍府守阴法之道,由于没有六道轮回,所以新生的婴儿都是生灵繁衍而成,并无投胎一说。

至于那些去世的,灵魂苏醒之时,便看着自己被阴兵枷锁,阴差带路,来到了那城隍府内。

这个时候,看着面前巨大威严的鬼门关,白舒的俏脸多了一抹不自然的红润。

回想起了之前那丢人的一幕,羞红已经染得白嫩耳根酡红,心中何曾的羞愧,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说出那样的话,会做出那种事情。

只是,清眸涌动间,回想起那张略微狼狈的脸,丝丝的红晕与情愫随之弥漫。

同时间,鬼门关前正排着一条一望无垠的长龙,男人女人,老人小孩,都脸色复杂的缓缓走动,一步步向那鬼门关入,他们知道自己已经阳寿已尽,接下来的,便是这城隍府的审判了。

四周,一队队的守府卫森严坐镇,身上青铜重甲,手中森森铁戟,漆黑的脸上,渗出一抹可怕的威慑力,这鬼门关前的守府卫足足几千,黑压压的如潮水般坐镇,让这些阳寿已尽的游魂感受到城隍府的威严铁腕。

就在这时,一名守府卫忽然看到远处,一席素影正静静地伫立,猩绿的眼瞳瞬间冰冷:“何处阴魂!胆敢擅闯城隍府!左右府卫速速拿下!”

这一下,所有游魂的目光都看到了那边,铁索连环,府卫压境,瞬间将白舒围绕的密不透风。

然而还不等她说话,一位百夫长忽然愣怔:“肉身活人,竟然可入我城隍府阴曹,等等,你手里的,是入府令!”

“赶快通报上面!”

“诺!”

不一会儿,几队守府卫走出,为首的居然是巡查司的副司主,它是从小小的阴兵,一步步坐在了副司主的位置上,对于这位女子,那真是再记忆犹新不过了。

见到重兵围绕的这一幕,尤其是那张红润弥漫的脸,副司主顿时大惊:“马上给我松开!这可是府君之妻!大夫人!”

如同惊弓之鸟,诸位守府卫惊色,急忙让开一条道路,这一下,白舒的脸红的发烫:

“那个,我。”

“夫人莫慌,在下以派人入府通报大人,请夫人随我前来。”这名副司主客客气气的道。

于是乎。

诺大的司殿内,看着下方亭亭玉立的大美人,陆晨脸色有点黑,正对应着她赤红的俏脸。

“那个.....”

白舒身子发烫,羞红下再见他,又一次想起那日肌肤相亲的滋味,未经人事的校花,已经香软了。

“行了,既然是本府答应你的,必然不会改变,老穆,给她找个房间休息,这几日你先歇息,等本府处理完事情,再行商议。”

陆晨无语的道,闻言,白舒心里暖意席卷,红着脸弯腰:

“谢,谢谢你。”

“嗯,对了,今晚准备好,我弄完就去你房间,上次让你搞得没研究成功。”

他随口道,心里满满的期待,这帝骨天成究竟是什么天资,得好好研究研究。

这要是搞好了,以后他城隍府再出一位化神境,底牌乘二。

只是,白舒的脸蛋刷地赤红,强烈的情愫,已经让她香软不稳,芳心如小鹿乱撞,香息絮乱:

“研.....研究什么。”

“研究你啊。”

这时候,老穆笑呵呵的示意旁边,至此,这位班长大人的芳心中已经情愫乱成一锅粥,胸前的丰盈曲线跟着抖动,顿了顿,芳心中定下,白舒面红耳赤的嗫嚅:

“好......”

等待她退下,陆晨舒了口气,下一秒,眼眸里清冷一闪:

“四大阴神何在!”

刷!大殿内四大阴神呈现:

“启禀大人!我城隍府十万冥军列阵完毕!”

“好!全军压境,兵分十路!天亮前!我要看到江城四周的十座城市,再无厉鬼!”

“诺!!”

“同时,让五万守府卫跟随出动!每一座城市要有五千府卫坐镇!确保百姓安危。”

“诺!”

看着再度寂静的大殿,陆晨眼里波光流转。

开始吧。

........

与此同时。

夜幕繁星的山岗山,忽然出现了两头兽影:

“小老虎,就是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