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想到这么多东西的时候,贾森也是心中不由得冒出一丝冷汗,不得不说,张然似乎一切都算计到了。

仅仅只是从一个南发行开始下手,一开始看似坐着毫不相关的事情,只是在南发行内部进行争斗。

即便是到了后面,张然对他们的石油债券下手,也仅仅只是让贾森心中稍微有些警惕罢了。

但现在看来,一切的情况都不是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从一个原本他们都不怎么在意的石油债券,就能够直接让他们家族整体产业陷入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

“奥斯托先生,我们这么长时间的合作,双方不说有多么深厚的友谊,但最起码的信任也是需要有的,你这边给我一句实话,决策层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贾森不再和奥斯托争辩这些有的没的,直接问道。

奥斯托想了想,叹息了一口气道:“情况不容乐观,张然这边具体情况谁也不清楚,但我们都知道一点,那就是他绝对有能力让这件事情在全世界宣扬出去。

其实昨天的时候,我们就开始联系一些世界知名媒体,但是你知道,他们给我们是什么答复吗?”

贾森眼神闪烁一下,并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看着奥斯托。

奥斯托苦笑一声道:“他们都在敷衍我们,要知道这可是欧美,并不是亚洲,更不是华夏。

他一个华夏人,居然在欧美的主要媒体圈子里面有着这么大的影响力,这一点你能够想象到吗?”

说实话,奥斯托现在整个人其实也处于震撼之中。

这一点是他真正没想到的。

之前其实他的心中虽然担忧,但实际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焦急忧虑。

毕竟再怎么说,这里也是欧洲,并不是华夏。

很多欧洲的媒体圈子,并不是很买华夏的帐,甚至还有些会主动在舆论方面攻击华夏。

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面,张然居然让很多欧洲媒体都达成了一定的协议。

这让奥斯托整个人都感觉一种震撼!

张然可是一个华夏人,而且还是消失了这么长时间的华夏人,居然让欧洲主流媒体卖这么大的一个面子。

听到奥斯托这么说,贾森也是眼神中不由得冒出一丝震惊,这一点他还真的没想到。

乔丝琳倒是很镇定,“其实也并不是很意外,张然以前就一直在这方面有些布置,只是很隐秘罢了。”

说着她看向贾森道:“我们应该早就能够察觉到的,要知道,最近二十来年的时间? 一些欧洲的主流媒体? 在面对华夏的很多事情上面,大多数都是选择了中立? 并没有像是以前那样。

就算是有的时候? 言语激进了一些,但具体情况其实你我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乔丝琳话中的意思其实很明显? 这就是张然以前的影响力在作祟。

张然之前做的事情并没有白做。

“所以说现在你们瑞士银行害怕张然了?”贾森没有理会乔丝琳,而是嘴角略带嘲讽的说道。

奥斯托也不恼怒? 只是摊了摊手道:“实际情况就是如此? 我也不说什么面子上的话了,现在的情况就是在面对这件事情上面,我们确实是怕了张然。

因为我们发现了,一旦在这件事情上面和张然打不成一致意见? 那么所造成的损失? 是我们无法预计的,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他倒是也光棍,实际情况就是如此,现在再藏着掖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反之? 他还可以试探一下罗德家族这边的诚意如何。

“那要怎么做,你们才会继续支持我们家族?”贾森深吸一口气问道。

在这件事情上面? 他没必要嘲讽瑞士银行了,毕竟就他们自己的情况? 其实也是如此罢了。

“这一点暂时不好说,但我说句实话? 就凭借我们以前的合作状态? 并不能让决策层改变想法。”奥斯托说了句实话。

虽然才过去一天? 不,半天的时间,但很多人的想法都已经改变了。

即便是再恼怒张然,此时也不得不妥协了。

之前就对于他们在亚洲的情况有所担心,现在不仅是亚洲了,就连他们的大本营欧美这边,也都会受到威胁。

这就不得不迫使他们进行妥协了。

“五千万,拖延一天!”乔丝琳忽然说道。

这话她说的光明正大,因为这里是奥斯托的办公室,即便是在怎么样,也不会传到外面的。

奥斯托顿时脸色一变,他知道乔丝琳这是什么意思。

五千万美元,让他拖住。

这不是不可能的,因为现在,其他的那些股东也只是心里面偏向于张然,想要做出决定,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尤其还是罗德兄妹现在开始游说其他人了。

但是很快的,奥斯托就摇头道:“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可以做主的,你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后果谁都没办法承担的。”

“一个亿!”乔丝琳面色不变的说道。

她了解张然,说是两天的时间,就绝对不会给出第三天。

只要拖过这最后一天,那么到时候张然肯定会采取行动,而到了那个时候,瑞士银行也不得不站在他们这一边了。

这两天时间,既是张然给瑞士银行的压力,也是他给自己的枷锁。

毕竟这件事情要是张然不规定一下时间,那么瑞士银行都能够拖上十年八年的。

到时候别说对罗德家族产生威胁了,就是黄花菜都凉了。

所以这也是张然不得不为之,并不是张然就一直这么咄咄逼人。

奥斯托还没有说话,乔丝琳继续开口道:“三亿美金!”

这话一出,奥斯托整个人都动摇了起来,三亿美金!

这个数目别说是他了,就是很多股东都会心动的,别看这些有钱人很多时候都拿钱都当钱用,但实际上,三亿美金,足有影响很多事情了。

奥斯托是瑞士银行的CEO,但他并没有瑞士银行的股份,只有一些不多的分红权。

他的年薪大概在两千万美元这样,这已经不少了,加上其他的一些情况,一年三千万,这是最好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