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国庆还有三天。

云朝朝给潮长长打电话:“我坐最晚的航班回去。”

“我去接你。你想吃什么?”潮长长问。

“大半夜的还有什么好吃的?我就想回去睡一觉。李叔会去机场接我,你最近也挺累的,你要是到了,就在六号仓库好好睡一觉,我们明天早上见就好了。”

向来精力充沛的云朝朝这会儿一边说话,一边打着哈欠,一副随时都能睡着的样子。

“怎么累成这样了?”潮长长光听声音,就觉得心疼。

“本来军训就有够累的了,你女朋友我呢,就还要准备国庆的发布会,这几天还有开学的各种事情,是真的有点忙不过来了。”

云朝朝语气软软的,声音轻轻的,却毫无征兆地放出了一个重磅消息:“我准备把MK FairWill给卖了。”

“啊?这么突然?”潮长长被这个消息吓了一跳。

为了能赴云朝朝去成都发布会之前的约,他这两天也是紧赶慢赶。

除了竞赛辅导,还要兼顾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下来之后的各种事情。

赢曼而身体不好,潮一流更是大伤元气,潮长长这个原来两耳不闻商场事的人,就得要承担起所有的责任。

相比于满脑子生意经的云朝朝,潮长长上手就有有些慢。

两个人各忙各的,想着马上就能见面了,通话的时间,就比之前还要少了一些。

“也不是很突然了,上次见完颜滟姐我就开始想我适不适合做潮牌了,就当时觉得有点可惜,还有点放不下。我见面了再和你说吧。”

云朝朝又打了一个哈欠:“我先睡一觉,我已经有48个小时没有睡了,你过四个小时给我打电话,一遍没接就多打几遍,我怕我起不来,回头赶不上飞机。”

“那要不然你明天再回来?”潮长长很是有些心疼。

“没差啊,明天要是坐早班机,那我四五点就要起床,北京又不是我们那儿,起飞前一个小时出发都能赶上飞机。”

云朝朝没有改行程的想法:“你一定记得要打电话叫我啊,我还想早点见到你呢。你怎么听起来一点都不想我?”

云朝朝困得不行的时候,撒娇的语气就特别明显。

“那你一定幻听了? 赶紧睡吧? 别回头走路都走睡着了。”

“嗯,男朋友? 明天见。”

“嗯? 女朋友,明天见。”

潮长长很快就接受了云朝朝第二天早上再见面的安排。

仅限于口头上的。

电话挂得很快。

他怕自己这边? 随时会有声音响起。

此时此刻,潮长长已经在飞机上。

如果顺利的话? 他可以去清华的宿舍楼下接云朝朝回来。

如果航班晚点? 他就到了北京,不出机场,直接坐云朝朝同一个航班回来。

说到想要早一点见面,潮长长怎么可能没有云朝朝想得多。

先前和云朝朝约定好国庆前在仓库见面的时候? 他还没有办法坐飞机。

他现在已经不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上了? 哪有巴巴地在原地等着女朋友回来的道理。

世易时移,潮长长从来也不是一个被动的人。

当灵魂深处的浪漫细胞被唤醒,潮长长就整天想着,要怎么给女朋友小小的惊喜。

到北京去接云朝朝回来这件事情,潮长长一早就开始计划了。

他甚至还提前一天? 定了最好的佛跳墙,给云朝朝带过去。

结果安检没让过。

他以前也没干过这样的事情?

出门有什么东西要带的,家里的保姆们还有卢境硕? 都会提前把所有的东西弄好,该托运的托运? 该包装的包装。

第一次心血来潮给女朋友带好吃的? 有点不太成功。

就只能问问云朝朝想吃什么? 看看能不能让人买了送到北京机场。

听到女朋友困成这样,大概是没有力气吃太复杂的东西。

潮长长准时准点地上的飞机,满心期待女朋友在宿舍留下见到自己的惊喜。

但是,临近国庆,机场比平时要繁忙很多。

上了飞机之后,机舱门关上之后,才通知说,由于流量控制,要等待起飞通知。

潮长长就这么硬生生地在飞机上坐了两个小时才终于起飞。

等到落地,就收到云朝朝的消息:【什么情况啊?男朋友!让你打电话叫我起床,你竟然手机直接关机。】

潮长长:【不好意思啊女朋友,刚才手机没电了,你有准备要出发了吗?】

云朝朝:【嗯嗯,一下子惊醒,洗个脸收拾一下就准备出发了,再不走要赶不上飞机了。】

潮长长:【你有在网上提前值机吗?座位号拿到了吗?我都没和你一起坐过飞机,不知道你平时做飞机是喜欢靠窗还是靠过道的。】

为了不让自己的心思表现的太明显,潮长长只能把打探位置和其他的事情掺杂到一起。

流量控制了两个小时,现在再去清华接人,就有些不太现实。

潮长长还没有想好,是在机场直接“偶遇”呢,还是上了飞机之后,再到隔壁座位“偶遇”。

当务之急,是先把云朝朝的座位的位置要到手。

原本还想着可能要费些周折,结果困顿中的云朝朝无比配合。

云朝朝:【今天飞机都满了,44A吧,我都忘了,肯定是靠窗的就是了。】

潮长长:【44?你坐经济舱啊?】

云朝朝:【对啊,就两个小时,经济舱还是公务舱都无所谓的吧?我们制造业的小孩,出门又不讲排场。】

潮长长:【嗯嗯,我女朋友就是这么的朴实无华。】

空中飞行时间,虽然说就差不多只有两个小时,但国庆前的各种流量控制,从上飞机,到飞机降落,就不知道是要多久。

潮长长来的这一路,就在飞机上坐了四个小时都不止。

这要是一路瞌睡着回来,肯定不会太舒服。

回去的这一趟是大飞机,波音787。

他先前买走的,应该是最后一张头等舱的票。

家里出事之后,潮长长一直都没有坐过飞机,所有买票直接默认是搜头等舱和公务舱。

刚好这天晚上的这个航班,是国内航线极极少数经济舱、公务舱、头等舱,三舱齐备的。

公务舱的位置,基本上就算是可以躺一趟了,头等舱就在公务舱的基础上,在加了些舒适挺,在流量控制的时候或者起飞之后,可以直接平躺。

潮长长看了看航班信息,确实像云朝朝说的,已经没有一张多余的机票。

潮长长没办法给云朝朝升舱,就连没有出机场,直接在头等舱休息室休息。

等到通知说可以优先上飞机,潮长长第一个就过去了。

上了飞机的第一件事情,就和空姐说,自己要去坐44A,想要和44A的乘客换个位置。

空姐一看,是头等舱要直接降两个档次换成经济舱,就问是怎么回事。

一开始,潮长长没说实话,就说自己有朋友在第44排,想要去那边和朋友一起坐。

空姐就表示,虽然经济舱换头等舱,一般都会同意,但也要先问过44A乘客的意愿,才好帮他换。

潮长长只能实话实说,女朋友在44A,这几天没休息好,想要给女朋友换个能够好好休息的座位。

因为头等舱,已经没有空位了,潮长长拜托空姐在不让44A乘客发现的情况下,帮忙把位置给换了。

还说女朋友不知道他也在这飞机上,要是知道了,说不定也想着要换到一起去,回头在经济舱又不能好好休息。

空姐一听是这么回事,就直接同意了帮忙。

头等舱的乘务员和乘务长还在那里起哄说,也想有个这么帅、这么体贴、还这么会制造惊喜的男朋友。

头等舱在前,经济舱在后。

44A实际上是在经济舱的第四排,和头等舱中间隔了三排公务舱和三排经济舱的位置。

潮长长率先到经济舱去了,云朝朝就很难发现他也在飞机上。

乘务长一看到44A的登机牌,又确认了一下潮长长刚刚说的名字,就直接把云朝朝带到了1L,原本潮长长的位置。

乘务长给云朝朝的理由是说,44A那个位置的安全带有点问题,问她愿不愿意调整到第一排。

引来一同上飞机的那些人一阵羡慕嫉妒恨。

为什么他们的安全带没有问题?

云朝朝也没有什么所谓,她反正上飞机就是睡。

坐着都能睡,躺着就更好了。

头等舱的空乘按照惯例问中间要不要叫云朝朝起来吃饭。

云朝朝只要了一条毯子,就直接补觉去了。

等到云朝朝睡着了,乘务长还特地去了一趟44A。

问潮长长等会儿下飞机的时候,是要继续保持惊喜为揭开的状态,还是不用再帮着瞒了。

潮长长笑着说,等女朋友睡醒了,就不用刻意瞒着。

云朝朝一直到准备飞机降落,也只是调整了一下座椅继续睡。

直到飞机平稳降落,接好廊桥,舱门开启,通知头等舱的乘客第一个下飞机。

乘务员和乘务长,用一种比较不太好形容的笑容对着她说【你男朋友对你真好】,云朝朝还迷迷糊糊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倒是男朋友这几个字,让云朝朝想起来,下飞机应该第一时间报个平安。

她才开机,就看到男朋友发来的消息。

潮长长:【你在廊桥的尽头等我一下。】

潮长长怕云朝朝直接走掉。

云朝朝:【廊桥?哪个廊桥,我还在机场,刚刚下飞机。】

潮长长:【我知道,我和你同飞机。我在后面,你稍等我一下。】

头等舱下完是公务舱,等到经济舱下客,已经两分钟过去了。

云朝朝在这两分钟的时间里面,从迷糊到清醒,顺带着理清了一下头绪。

潮长长和她在同一个飞机上?

他坐在哪里?

他为什么会在从北京回来的航班上?

他什么时候上去的?

云朝朝从廊桥往回走,快到尽头的时候,被地勤给拦住了。

今天停靠廊桥,不像停在机场中央,有接驳车的那种,会有专门的车来接头等舱和公务舱的乘客。

经济舱开始下客,下来的乘客就会很多。

云朝朝这么倒着走,就很容易造成【交通堵塞】。

好在云朝朝原来的那个位置,以经济舱来说,是很前排,再加上潮长长完全没有行李,经济舱一下客,他就第一个出来了。

看到云朝朝站在廊桥和飞机舱门接口的地方。

“你怎么在这儿站着?”潮长长问。

“你怎么在飞机上?”云朝朝同一时间开口。

潮长长伸手接过云朝朝的行李箱:“我来北京接你,流量控制晚点了,就没能直接到学校。”

“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云朝朝撒娇似的抱怨。

“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吗?”

“所以,我给你打电话关机的时候,你是在飞机上,到后来发消息,你人就已经在北京了?那你今天岂不是一直都在飞机上?你不累啊?”云朝朝捋了捋现在的情况。

“接女朋友怎么可能会累?”潮长长回答得理所当然。

“那你在北京机场,怎么不说一声。”云朝朝还是有点想不明白。

“我女朋友不是缺觉吗?怕她知道我来接,太兴奋,一路都睡不着。”潮长长一手拉着行李箱,一手揽着云朝朝的肩膀,一起从廊桥往外走。

云朝朝终于搞明白,自己为什么无缘无故被升舱了。

心里甜甜的,嘴上却是一点也没有比表现出来:“你会不会有点太自恋了?”

“那要看我女朋友要不要给我发放自恋的资本了。”

“你怎么这样啊!”云朝朝佯装生气地瞪了潮长长一眼:“我上一次回来,你连机场都没有去,找的硕哥来接我。”

潮长长被云朝朝瞪得通体舒畅:“所以我这一次才要好好表现啊。”

这哪里是生气,这简直是光天化日之下求抱抱。

“呀!你能坐飞机了,那是不是过两天成都也能陪我一起去了?”云朝朝没有表现出特别得感动,而是很快就找到了重点。

等着被女朋友夸的潮长长没想到等来了这么个问题。

“呃……成都我好像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