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殿下娇养的祸水(4)

他伸手将棋盘上原来的棋子捡回去,“重新来重新来。我刚刚是因为看美人去了,一不注意才被你钻空子的!再来一局,我肯定能赢!”

顾时幽却倦怠的挥了一下手,“你自己琢磨吧,我不奉陪了。”

他伸手,指尖敛了敛雪白毛绒的领口,大氅还有帽子,帽子的一圈有着雪白的绒毛。

青年起身,大氅便抖了抖,乖乖的依附在青年挺拔如松柏的身姿上。

顾时幽指尖敛着帽檐,然后戴上了帽子。

雪白精致的脸藏在毛绒绒的帽子里,显得脸颊愈发的精致小巧。

魏书秋见着顾时幽起身,好奇:“这大冷天的,你去哪啊?”

顾时幽:“昨晚上有人潜入了府邸,被秦问抓住了,我去审审。正好前段日子做了一张纨扇,缺张人皮。”

魏书秋皱了下眉,“大冷天的做什么扇子?你这身体难不成还想扇风?”

他只对顾时幽做扇子这事发出了疑问,但是对顾时幽口中的人皮一事,却只字不提,丝毫不感到惊讶,仿佛早就习惯了一样。

“想做便做了,还需你的应允?”

顾时幽敛着袖口的指尖微顿,侧首,冷漠的视线落在魏书秋的身上。

魏书秋一撇嘴,“医者父母心,关心你不行?”

闻言,顾时幽微扯着嘴角,鬼魅妖异漂亮的容颜浮现一抹讥诮。

“祸害遗千年。你放心,我活的比你久。”

魏书秋一翻白眼,起身的时候看见顾时幽落下的汤婆子。

“诶,这东西你还没带呢!”

魏书秋提起汤婆子走过去。

顾时幽睨了一眼,“不用。”

“为什么?”魏书秋懵了一下,然后皱眉:“你这身体不拿个汤婆子暖暖身子,还能出门?”

顾时幽冷淡的扔下一句,“凉了。”说完,便推门出去了。

“凉了?怎么可能,这可是刚送过来的!”

魏书秋嘀咕着,一边上手摸了一下,一惊:“咦,还真凉了!奇了怪了,怎么凉的这么快?”

他放下汤婆子,追着门外的顾时幽。

“我和你一起去,等等我啊!”

——

姜妯送完汤婆子后,就回了下房的大通铺里。

靠着墙的那张床就是她的。

姜妯坐下后,立马裹着被子平复了一下。

都快冻成冰棍了!

这个时候,小奶团子的声音总算是从姜妯的脑海中响起了。

“……老祖宗,我给您传送是这个位面的信息。”

小奶团子的声音听着似乎有些不对劲,姜妯扬了一下眉,好像想到了什么,她眯了眯眸子。

紧接着一股记忆狠狠地灌到姜妯的脑中。

原主姜妯,原本是江南官家的一位小姐,后来家中遭遇不幸。除了她,全家上下五十余口人无一幸免,全部身亡。

原主一路逃难,后被顾陌所救,也就是当今的太子。

顾陌看上了原主的这一副皮囊,将原主带回去后,请了花楼里最出色的花魁教原主如何勾引男人。

原主本身就生的妩媚动人,天生一副勾人心魂的好皮囊。

只不过原主本身的性格温婉安静,和那妖艳的容貌实在不符,平白的将本身的美貌压低了不少。

? ?甜虐口的,前期虐,后期甜,况且这也不虐吧(小声哔哔)要说虐的话,只会虐碎片,女鹅我下不了手

? 本身设定就是作死,再者上个位面有很多地方我都透露出来,妯妯从一而终都是在玩弄阿雾,她恨楚屿,很复杂的,不会这么轻易对他一心一意的。

? 警告:妯妯的本**荡随性,还很花心,不会那么的坚贞,所以看到好看的,合胃口的就会主动出击,但不会发生关系,顶多抱一下摸一下,语言调戏下,如果受不了的可以点叉叉走啦。

?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