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刘将军。

他没有说话,只是愣着一张脸,定定望着刘夫人。

那双目光中,却已经蕴含了太多太多。

冷冽、失望以及漠视等等。

一切的情绪,曾经的隐藏也全部展现,显然,他已经并不打算隐藏什么了。

刘夫人的身体猛地打了个冷颤,她的脑海中涌上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连话说都有些磕磕绊绊了:“你,你要干什么?”

刘将军定定的看着她,将那最后的一丝情绪也给收掉了。

“既然如此,那么咱们就和离吧!说到底,我刘家配不上你。”

刘夫人!!刘夫人简直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那模样犹如见鬼。

“刘龙山!你,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刘将军淡淡微微一笑:“当然。”

任何东西都是有限的,自然也就包括感情。

当你不如累计,而是不停索取的时候,便需要知道,这样的状态迟早有一日是会结束的。

迟早。

*这边的人,还在寻找叶娇。

而随着时间越久,他们心中的焦灼就越浓,总觉得,那最后的希望,仿佛也要跟着落空了。

派出去的人,一波又接着一波,却犹如石沉大海般的不见了踪影。

时间越久,大家的心里就越担心,更有一种恐慌与茫然笼罩在大家心头。

真是太糟糕了!

而与此同时,叶娇和阮锟等人正式到达贝城。

天刚蒙蒙亮,整个城市也是刚复苏的模样。

晨曦如薄雾般的笼罩,徐徐而升起的太阳,天空中是一抹薄薄到有些发蓝的鱼肚白,周围的云朵犹如彩带般,被拉了老长。

晨风吹来,吹在人的脸颊上,微凉,为足以令人神清气爽。

叶娇觉得,自己好像还真是,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此喜欢一个城市呢。

这种感觉就像是——回家。

她笑着摇摇头,觉得大约是自己才刚刚经历过危险的缘故吧,这种就像是——死里逃生?

笑!还不至于。

叶娇的目光从外面收回来,她现在就只想赶紧回家,与朋友们团聚,让大家不再担忧。

阮锟见到叶娇那跃跃欲试的可爱小模样,忍不住笑道:“都是结婚当妈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女孩似的,丢不丢人?”

叶娇笑了。

也只有在老友面前,才会有随意与自在,她完全并不以为意,耸耸肩道:“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女人至死都是少女!”

阮锟?

虽然这话怪怪的,但勉强还是能听懂一些。

“行吧,你说的都是对的。”

阮锟笑着说道。

叶娇也笑了。

这算是一路走来,这紧张情绪的勉强首次放松,之前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生怕被追兵追到。

可怜又可怜。

叶娇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对了,你现在能告诉我,这一年多你去哪里了吗?”

说消失就消失了,真是非常不够义气好不好!亏得叶娇之前,还相当担心了好久呢。

她这才终于有时间,细细打量着阮锟。

许久未见,五官模样倒是未变,但他明显变得更加成熟了,举手投足间带着一种莫名的气质。

“似乎哪里不太一样了,但叶娇却又说不上来。”

叶娇默默在心里想。

阮锟微微一笑:“是去找一个许久未见的故人,当时的情况有些紧急,抱歉,让你担心了。”

叶娇哼了一声,傲娇道:“行吧,那我就算是勉强原谅你吧!不过作为好朋友,今后你可不准再干这样的事情了,会让人担心的。”

阮锟的眸色越发柔和了几分,他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会的。”

两人说完后,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瞬间,两人的距离也就跟着拉近了不少。

原本那因为许久未见,而有的些许距离感,在这一刻,也跟着消散的无影无踪了。

“说起来,这次真的是要好好感谢你了。

待会儿到了府里,我请你吃大餐,好好招待一下。”

叶娇拿出女主人的豪情来。

阮锟被逗笑了,他的笑声低醇悦耳,悠然又好听,轻轻回荡在这马车之内。

是的,他们这次乘坐的是马车。

原本就是逃亡的,还是大半夜的,小汽车实在是太扎眼了。

若放在沪上的话,或许并不怎样,但对于这种基本上都是逃难而来的贝城等城市内,这种感觉就相当明显了。

两人低低说着话,很快就到达了小别墅内。

叶娇早已经迫不及待的从车上跳下来,赶紧进去,边喊着:“珍珠、玛瑙,女王,我回来啦!”

这别墅内却是空荡荡的,叶娇迫不及待想要见到的人,居然一个人都没有。

就好像是——忽然间就是一片的死寂,人全部消失了。

叶娇直接就呆住了。

什么情况?

她觉得眼前的一切,让人莫名的有些说不出的玄幻来。

“人呢?”

叶娇又耐着性子,将那些朋友们的名字都重新喊了一遍,可惜,还是没人。

半晌,忽然传来一阵极轻的脚步声,才有一个小脑袋从二楼探出来,小声道:“夫,夫人是你吗?”

叶娇一愣,这个小丫头她当然记得,是之前捡回来的小乞丐,后来长大后,玛瑙瞧着人伶俐又可爱,便将之带到身边当小丫头使唤。

“怎么就你一个人,他们呢?”

叶娇紧紧皱起了眉头,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小丫在确定真的是叶娇之后,顿时雀跃起来,她赶紧从楼上冲下来,恨不得将叶娇给紧紧抱住,但到底还是有些不敢,便只能灼灼的望着,眼底是满满的欢喜。

“他们去找您了。”

小丫道。

叶娇!!“去多久了,怎么这么多人?”

门外甚至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居然只留下小丫一个人,这明显有些不对劲儿呀!小丫浑然没有察觉到不对,她的脸上是满满的笑意:“大约走了两个小时了,都走了。

说是温小姐的人发现了您的行踪,不过那边十分危险,连大部队都带上了呢。”

“什么?

叶娇的声量陡然增高!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