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7章 没有人命,不好定罪

可这些使臣们,虽然欺压百姓无恶不作,但应该是还没有闹出什么人命的。

若是没有闹出人命的话,那实际上也算不上是什么大罪?

但若是这些使臣再这么挨打着的话,这些使臣基本一个个都是必死无疑。

李二心里有些纠结。

而李二身后的那些大臣们,则是一个个心里都有不同的看法。

程咬金看着台上的那些使臣们,咬了咬牙,说道:“这些个畜生们倒也没有必要留着,若是需要的话,俺老程上去就给他们两板斧,我就不信,他们能够挨得住我的板斧!”

“不过是一群异族的畜生罢了,竟然敢在我大唐的大街上撒野,我看他们这些家伙,那一个个都是找打,这些畜生断不能留!”

李靖看着这些异族的使臣们,也是有些来气的。

毕竟李靖也是一名武将,和异族之人对阵的次数也不算少。

在他看来,这些异族之人多数都是敌人,而这些异族的使臣,不过是一些小国而来的家伙,根本入不了他们的眼。

就这种不入流的东西,竟然还敢在他们大唐的国土上肆意妄为。

且横行霸道不说,到了这种时候还敢大放厥词,这又是何等的令人忍不住发笑?

这若是在战场之上,这些人根本用不着上行刑台,他直接策马上去,直接就将这些异族之人的头颅斩杀于马下,哪里还用得着和他们讲什么道理?

而不仅仅是武官们有些许气愤,就连文官们也不赞成这群使臣们的做法。

“杜公,您怎么看。”

队伍后面,房玄龄小声的问杜如晦。

房玄龄本是不想跟着出来的,但主要还是因为李二相当的坚持,希望大臣们能够同他一道,来看看这刑场之上都发生了些什么,要不房玄龄本是已经找好了借口的。

毕竟这种事情,他们来了,或者他们不来,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多大的差别。

而在书房之时,听着那不良人的汇报,房玄龄原以为,此事应该很容易就能够解决,毕竟使臣的身份摆在那里,只要不是做了什么太过分的事情,一般也都无伤大雅。

但实际上,这些使臣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这些使臣一个个都像是脱缰了的野马,做出这么多畜生的事情,此事定是不可能善终了。”

杜如晦看得透彻。

他又看了一眼周围的百姓们,百姓们现在大多都看着白景衣和李二,他们好奇,这件事情究竟会怎么处理。

长安的百姓们很少会有这么多人聚集在一起,若不是因为这些使臣引发了众怒,这些百姓也不至于全部都聚集到刑场的周围,就为了看使臣们被处刑的模样。

“可圣上这明显还是想要保下这些使臣,毕竟这些家伙虽是畜生,却也不是普通的畜生。

就算是要杀了,也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杀了的。”

房玄龄虽也不想留他们这些个使臣的性命,但使臣毕竟是使臣,这些使臣哪里是他们能够随便决定生死的?

要是开了这么个先河,以后还有哪个国家敢往他们大唐派出使臣?

而那些个小国也定不会就这么忍气吞声,任由自己的使臣白白被别的国家的人给杀了。

所以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就算不能够随随便便杀了,但这些使臣们受到较重的惩罚,同样不失为一种杀鸡儆猴的处理方式。”

杜如晦看着台上的那些使臣,现在使臣们依旧骂骂咧咧着,但那声音明显和最开始的比起来,小了不少。

要是按着这个节奏再这么抽下去,这些使臣迟早死路一条。

就算没被那些个纨绔二代们抽死,也大概是会喊哑了嗓子。

使臣虽然不能够随便杀了,而不斩来使也是一个最基本的规矩,但这些使臣做的事情,可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不斩来使便能够解释得清楚的。

若是因着一个不斩来使的规矩,就将这些使臣们给放了的话,恐怕之后来朝的使臣们只会一个比一个放肆,根本不将大唐之人放在眼里。

现在是在欺负这些平民百姓,保不齐什么时候,那些使臣就敢骑在他们这些大臣的头上肆意妄为,直到最后论罪的时候,一个轻飘飘的不斩来使,便将事情了结了。

这种事情,可是他不乐于见到的。

房玄龄自然明白杜如晦的意思。

“可现在圣上大抵已经走进了一个怪圈,杜公,您觉得圣上最终会如何定夺?”

杜如晦看着李二,只是摇了摇头,笑了笑。

但是这笑意并没有非常的明显,反倒是有几分苦笑的意味。

而一旁的长孙无忌也是看着,并没怎么说话。

这件事情说到底,现在就是一个非常标准的烂摊子,换谁上去处理都没有办法能够将此事处理清楚。

而现在的问题,无非就是白景衣究竟想要做什么,他有着一些什么目的罢了。

围观的百姓们也想知道,这些使臣们究竟会被怎么安排。

“你们说,这些畜生们到底有没有可能会直接当场处刑啊?

我看这似乎有点悬的样子。”

一个百姓看着李二和白景衣,小声的问旁边的人道。

“这谁知道啊,毕竟这人是使臣,就算真的要这些人死,估计也不是能够这么快就下定论的吧,说不准他们还得再多商量一下?”

“但是这些使臣干了这么多不是人事的事情,若是就将他们这么放了,那我们大唐的威严何在?

以后异族之人定是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的了!”

“是啊,要是一个异族之人打着使臣的名号,就能在咱们大唐的大街之上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抢什么就抢什么的话,那我们大唐之人的颜面,又该往哪里放?”

“我们大唐之人本就比那些个异族人要高贵得多,怎么能够让那些异族的畜生骑到我们头上?

这种事情我可不能够接受!”

百姓们怨声载道,而这些话语倒也被李二给尽数听了进去。

李二现在就是相当的矛盾。

这人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属实有些难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