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丹药,虽然即将成型,但毕竟还没有成型,差着最后一步。

就像是一个没有长出壳的鸡蛋一样,无比的脆弱,根本无法承受几乎任何的外力碰撞。

更不用说,这股外力又是极为的强大。

因此,在力量的撞击之下,姜云的耳边就听到“砰”的一声闷响。

那颗即将成型的丹药,直接被撞的炸了开来,重新回归到了初始药液的状态。

虽然丹药又化作了药液,但并不代表只要再去用火焰灼烧,就能让其继续成型。

因为,其内蕴含的药力,已经随着丹药的炸开,而溢散了出去。

如果是普通的丹药,溢散一点药力,姜云还有可能将其复原。

但这是太古丹药,是近十万种药材融合而成。

一点药力的溢散,可能就是数万种药材的消失,哪怕姜云的炼药术再高明,也无法将其复原了。

而姜云虽然根本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竟然会有一股强大的外力,畅通无阻的冲入了自己的体内,毁掉了这颗即将成型的丹药。

但是,他的反应也是极快!他并没有去寻找这股力量的来源,而是体内蓦然出现了一条黄泉,就要向着那炸开来的药液环绕而去。

姜云并不知道,在自己的身体之中,让时间倒流,会对自己有什么样的影响,又是否能够让药液重新化作丹药。

但这是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可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道:“如果你不想引来三尊,那么最好不要让这颗丹药,炼制成功!”

声音响起的同时,赫然又是一股力量涌入,撞击在了姜云释放出的那条黄泉之上。

“轰!”

黄泉同样被撞的粉碎。

“你是谁!”

姜云终于开口,同时也是将自己的神识释放了出去,希望能够找到这突然响起的声音,到底是来自于何人。

虽然这声音和对方的力量出现的都是极为突兀,也让姜云的心中有不小的震撼,但是却并不慌张。

因为,他觉得对方对自己应该是没有恶意。

如果对方真想对自己不利的话,既然他的力量能够轻而易举的涌入自己的体内,那么杀了自己,同样是易如反掌之事。

更何况对方说的也是很清楚,他不让自己成功炼制出太古丹药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一旦炼制成功,那么就会引来三尊。

不管对方是谁,显然他也不愿意见到三尊,这至少可以表明,他和自己是有着共同的敌人。

姜云的神识瞬间覆盖了整个五炉岛,姜云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身周,以及高台之下,所有的人都正在双目炯炯的注视着自己。

不管是五大太古势力的宗主家主,亦或是常天坤和原凝,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十分的平静,不像是暗中出手之人。

那个声音也是再次响起道:“不用找了,你是找不到我的。”

“至于我是谁……”对方的话没有说完,姜云已经开口打断道:“太古药灵!”

随着姜云这句话的说出,对方的声音,没有立刻响起,而是在沉静了几息之后才接着传来道:“不错,我就是太古药灵。”

其实,姜云心中对于对方身份的猜测是两种可能。

一种可能,对方是太古药灵。

另一种可能,对方是言己阁的主人。

因为,对方的实力太过强大。

以姜云如今的实力,就算是一般的真阶大帝,也几乎不可能在他无法察觉的情况下,将他们的力量轻易的送入姜云体内。

唯有比真阶大帝更强大的伪尊,或许是古之大帝,才有可能做到。

符合这种可能性的,根据姜云这些年来在真域的经历,唯有太古药灵和言己阁的主人。

而且,这里是太古药宗。

作为仅次于三尊的强大势力,太古药宗就算是再没落,也不可能连其他的强者侵入了自身的领地而无所察觉。

再就是,姜云的身旁又有着天垂柳的保护。

刚刚药九公等人想要阻止姜云融合药液,天垂柳都是阻止了他们。

如今这个人接连两次出手,天垂柳都没有丝毫的反应。

姜云觉得不是天垂柳没有察觉,而是对方的出手,是经过了天垂柳的同意。

因此,姜云排除了对方是言己阁主人的可能,认定他就是太古药灵!如今对方的亲口承认,也证明姜云的推测是正确的。

姜云心中一动,紧接着问道:“前辈,为什么太古丹药炼制成功,三尊就会到来?”

太古药灵又是片刻的沉默后才继续道:“虽然如今太古药宗已经没落,但是在很久以前,太古药宗之中,也是人才济济。”

“其中,也有人能够炼制太古丹药。”

姜云其实也是一直有着一个疑惑,纵然自己的经历特殊一些,血脉特殊一些,但是真域的修行水平,远远超过梦域,在炼药之上,更是如此。

而且,既然太古药宗也曾经出现过太古炼药师,炼制出过太古丹药,这么多年来,太古药宗的传承也没有出现过断层,那为什么现在就没有人能够炼药太古丹药了?

太古药灵的这番话,虽然没有回答姜云的问题,但却是解开了姜云的这个疑惑。

之所以太古丹药始终没有炼制出来,不是太古药宗不能,而是不敢!每一个能够炼制太古丹药的炼药师,恐怕在最后的关头,都是被太古药灵给出手阻止!而且,这个事实,太古药宗上下,应该根本没人知道。

太古药灵接着道:“不管是炼药,还是为人,你的表现都很不错。”

“只可惜,你的真实来历,我并不清楚,所以有些话,我也不能告诉你。”

姜云理解的点点头。

太古药灵既然和三尊是站在对立面,那么对于自己这个来历不明之人,自然会要多点防范。

可太古药灵又道:“不过,如果你能从太古试炼之中活着回来,那我或许会改变主意。”

姜云眉头一皱,不明白为什么如果自己参加了太古试炼,对方就会相信自己。

微一沉吟后,姜云道:“前辈,这太古试炼,我并没有什么兴趣。”

“我的目的,只是想要见前辈一面,希望能够在炼药之上,得到前辈的一些指点。”

“哈哈哈!”

太古药灵陡然爆发出了一阵大笑道:“你说这句话,你自己相信吗?”

姜云说的当然是假话,他想要见太古药灵,是为了问问对方的来历,是否真的和魇兽一样,是来自于真域之外!“更何况,刚刚你炼药的每一个动作我都看的很仔细,你在炼药之上,已经不需要任何人的指点了。”

“你所欠缺的,只是实力和经验而已,而这个,是任何人都无法指点你的。”

“好了,小家伙,我再问你一遍,你愿意参加太古试炼吗?”

姜云微一沉吟道:“如果,我说我不愿意呢?”

太古药灵道:“不愿意,你就继续炼制太古丹药,经历十次失败之后,再由其他五大太古势力,逼你进入太古试炼。”

“当然,你也可以试着逃跑,如果你能在他们五大势力的包围之下逃走,那从此之后,你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

姜云心中苦笑,自己好像根本没有选择。

当着十多位真阶大帝的面,自己哪里有逃走的可能。

无奈之下,姜云只能答应道:“好吧,那我就见识见识这太古试炼。”

“好,我们给其他五大太古势力,一个惊喜!”

太古药灵的声音落下,就看到五炉岛上那五座巨大的鼎炉,陡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