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徽章!

南屠绝竟然有巨鼎?

这倒是让苏夜有些意外,按照这个推测,南屠绝应该也发现了九鼎的秘密。

当然了,知道是一回事,得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苏夜说道:“舒小姐,你堂堂七星战将,不会只是告诉我一个秘密就算是达成交易了吧?”

如果这个九州鼎放在别的地方,在别人手上,苏夜也不介意自己去取回来,但九州鼎可是在南屠绝手上,南屠绝可是天榜上的人物,和北龙羽齐名。

苏夜可不会傻乎乎地单独去南屠绝对战上。

舒傲寒也是微微一笑,说道:“我们执法使当然不会如此儿戏。

我已经得到了可靠的消息,还有半个月,南屠绝就要出关横渡长江,黄河。

一旦成功,他将要修为大成,踏入圣人境界。

那到时候,只怕是龙羽上次亲自赶回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了。”

苏夜奇怪,露出了奇怪的神色,他知道南屠绝在闭关,可这又和横渡长江,黄河有什么关系?

舒傲寒慢慢地吸了一口气,眼神变得空洞起来,她回忆着说道:

“南屠绝,北龙羽。

听到这两个名字,别人都以为他们是一个统治南方,另外一个统治北方,但内情并非如此,而是关于一种特殊的修炼功法。

南屠绝可以吸收整个南方的气运,北龙羽吸收整个北方的气运,用来铸造自己的圣人体魄……气运这种东西虚无缥缈,你觉得我是在胡扯,对么?”

苏夜摇摇头,平静说道:“天地有正气,浩然长存,这并没有出奇。

看来他们修炼的功法确实非同一般。”

舒傲寒想不到苏夜竟然一下子就相信了,这倒是让她感觉到意外。

“南屠绝和北龙羽有过盟约,南北划分,南屠绝不能渡过长江,更不能渡过黄河。

一旦渡过,就会吸收北方的气运,那到时候他就会吸收整个华夏的气,这个过程,叫做化龙!”

“化龙?”

苏夜的瞳孔一缩,他想要九州鼎也是因为感受到了龙息的原因,所以他才非要九州鼎不可。

要是南屠绝真的破解了九州鼎的秘密,说不定还真的可以化龙。

“我们执法队已经早早做出了准备,打算在长江岸边拦截南屠绝。

但我们的力量毕竟还不够,我们既然已经合作,苏先生,还请你一起出手。”

舒傲寒说到后面,语气变得恭敬起来,似乎成败关键,就系于苏夜一人之上。

苏夜也自知他和南屠绝之间必定有一战,现在和执法队联手,正是相互需要的时候,当然不会推辞。

“好——”苏夜开口答应。

紧接着,双方又说了一个多小时,讨论了不少问题,这才结束。

临走的时候,舒傲寒又想起了什么,将一个黑色的盒子拿了出来,恭敬地递给苏夜:

“苏先生——这里面是一枚执法队徽章,是我们龙羽掌法官特别赐予,权力相当于七星战将,和我同等。

请你收下。”

苏夜接过盒子打开,里面安静地放着一枚手掌大小的徽章,图案是执法队的图案,材质也十分特殊,也不知道究竟是用什么打造的。

还有好些地方是特殊的设计,应该是执法队内部特殊人员才可以分辨出来。

“多谢你们掌法官的好意。

这东西的价值可不小,过些天我会炼制一些丹药,也赠送你们一些。”

苏夜也没有推辞,既然对方直接赠予这么大的权力,那他回头炼一些丹药也可以赠送对方一点。

“好,谢了!”

舒傲寒只是礼貌地点点头,心里对苏夜说的丹药其实并不期待。

虽然说苏夜的修为确实是厉害,但炼丹可是讲究天份和经验,更重要的是药材,前面两个就特别困难了,更别说后面的药材了。

苏夜就算再怎么炼丹,也不可能比得上丹会的那些丹药。

只不过舒傲寒也不会那么扫兴当面拒绝,她简单道别之后也就离开了。

苏夜也没有闲着,他虽然知道不用管后续的烂摊子了,但是这次比赛还是有不少人受伤,尤其是还波及到了一些观看的同学,他应该去探望一眼。

很快,苏夜就到了燕京大学旁边的医院。

因为有舒傲寒的特别安排,受伤的学生到了医院里马上就可以接受治疗,还有一些执法队的特殊丹药,可以完全确保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尽管如此,发生了这么大的一件事,影响还是十分大的。

在医院的长廊里就有闹闹哄哄的一群学生,他们只是受到了一些波及,只要做简单的检查,同时他们都在火热地聊着今天发生的事。

“咦,苏夜来了!”

有同学眼尖,一下就看见苏夜。

今天苏夜可是他们的大英雄,救了整个燕京大学,不过他们也只是打招呼,并不敢上前来,因为他们不少人看见了苏夜出手,那叫一个凶残。

听到同学群里一些消息,三个外国代表团都有选手救不回来了,两名裁判断手断脚,也是惨不忍睹。

他们崇拜苏夜的同时,也深深的畏惧,不敢过多接触。

“苏夜,真是他。”

一个VIP病房里,许清梦走了出来,对着苏夜招招手,她也迫切想要知道苏夜有什么打算。

“苏夜,你怎么还在这里?

我听说执法队的人都找你了,你没事吧?”

许清梦关心问道。

“没什么大事。

受伤的同学怎么样了?”

苏夜也问道。

“进来说吧!”

许清梦招呼苏夜走入VIP病房,进去一看才发现里面或坐或站的有不少熟悉的面孔。

其中,闫君浩,许胜男,顾天晓等人都在这里,他们脸色也十分不好看,看来事情十分严重。

看见苏夜进来了,一位老者直接就站了起来,他满脸愁容,竟然是副校长高川浩,看来他也是火急火燎地跑来了解情况。

“哎呀,苏夜同学,你可算回来了!你这是去哪了?

执法队的人找你了?

情况怎么样?

我和你说,今天这件事太严重了,林校长现在亲自去见教廷的人。

你怎么这么忍不住气啊!”

看高川浩那心力交瘁的样子,真是万分后悔收了苏夜这位学生。

苏夜说道:“放心吧!这件事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后果,就算是有,我也一力承担。”

“呵!你怎么承担?”

病床旁边,黎牧遥双手抱胸,十分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不等苏夜回答,闫君浩就说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我看见执法队的人找你了,既然你现在回来了,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

我在执法队待了这么长时间,我清楚他们的行为作风。”

大家听了闫君浩的话,也就稍稍安心了一些,要是执法队帮忙,就是天塌下来也有人扛着。

黎牧遥似乎谁的面子也不给,说道:“执法队帮忙,能帮到什么程度?

真想不明白,也就是参加一个比赛而已,偏偏要弄出这些破事!害人一次又一次,自以为是,还有脸来。

哼!”

苏夜神色一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