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德利直呼将玉小刚请下去住着,之后,便准备派人去找焱。

费德利最近倒是不知道焱到了索托城,毕竟焱来到这里,还未联系他。

不过,玉小刚那么肯定焱在索托城,那自己不妨先派人寻找试试看。

而玉小刚并没有怀疑其他的,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安心休息。

他今天才发现,自己的小兄弟好像被戴沐白的那一脚,给踢坏了。

昨天他以为是暂时的,但今天依旧未能雄起。

这让玉小刚感觉自己的人生一片灰暗。

“为什么老天爷要这样对我,刚让我获得了改变武魂的可能。却让我失去了做人尊严?”玉小刚咆哮道。

最近的经历,让他发狂,让他的心境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现在,只有一颗复仇的心。

杀死戴沐白,杀死自己的竞争者。

等到改变自己的武魂后,提升自身魂力,以后成为了封号斗罗,去让弗兰德看看。

……

在暗月庄,谢玄和赵广匀出来后,谢玄吩咐一个魂王前去索托城的药铺买药。

要买的药也算是比较常见的,所以谢玄也不用亲自去,直接让人代为跑腿就好了。

不过,还有一件事需要他自己去的。

那就是去购买炼丹炉,这个世界也有人炼丹,炼丹炉的应该是有。

当然,在去看之前,谢玄也不是很确定。

他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的去。

他和小舞、剑侍三人离开这里。

在索托城找了一圈,也未找到什么炼丹炉。

询问之后,发现在这边没有人买。

不过,如果想要,可以去找铁匠帮忙打造。

于是,谢玄只好去往这索托城最大的一家铁匠铺。

进入这个铁匠铺中,便能够看到各种精良的武器的、防具。

这里是索托城最大的铁匠铺,这里的铁匠都是实力非同凡响的,锻造出来的东西自然也不简单。

这里也是格外的热闹,来这里富家子弟,厉害的魂师都很多。

谢玄他们进来时,很快有专门的店员上前询问:“公子是要准备买些什么?”

“来订做一个炼丹炉,可以吗?”谢玄开门见山地问。

“订做吗?公子稍等,我去询问一下我们老板。”这店员说着,迅速朝着后台处走去。

“少爷,你要订做炼丹炉做什么?难道你准备炼丹吗?”小舞好奇地问。

“嗯!准备试试。”谢玄点点头。

他要炼制的,就是给小舞炼制一枚解毒的丹药。

这样就能够服用从杨大人那里要来的丹药了。

“主人真厉害,什么都会。”

剑侍又是日常夸主人。

不一会,这家店的老板走过来。

这人一身虬起的肌肉**着,显然,这是长期淬炼铁器锻炼出来。

“公子,我听说你要订做一个炼丹炉?”老板走过来问。

“嗯,老板这里能做吗?”谢玄反问。

“能,公子随我来,我们商量一下细节。”老板道。

“好!”谢玄带着小舞两人随这老板走进去。

不一会,他们跟着这老板去到客厅处。

有下人上来茶水,老板开始询问谢玄的需求。

无非就是材料是需要好一点的,还是次一点的。

其次,就是造型是什么样的,也是可以选择的。

以及炼器的铁匠是需要什么级别的,价格都不一样。

在选择好各种之后,老板带着谢玄前去选择铁匠。

去到锻造铁的那边,谢玄他们看到了一个个在锻造的铁匠。

但谢玄一眼就选中了要选择的人。

谢玄指向其中一个年轻人,说道:“就他了。”

“公子,你确定选择他?他是才来我们店不久的一个新铁匠。虽然锻造技术确实不错,但不起有经验的铁匠,还是会差一点。”老板说道。

“就他了。”谢玄道。

“虎子,过来一下。”

老板对着那青年喊了一声。

那青年听到是老板喊自己,很快便放下自己手中的活,朝着谢玄他们这边走来的。

“老板,有什么事吗?”这青年过来后,看向老板,毕恭毕敬地问道。

“这位公子想要……”

老板将事和他一一道来。

听完后,青年看向谢玄,问道:“承蒙公子抬爱,我一定会帮公子你炼制好的。”

“那就多谢了,你们炼制好以后,由你送到暗月庄来,没问题吧!”谢玄问。

“暗月庄?公子,请问你是什么人?”

这铁匠老板一听暗月庄三个字,顿时吓了一跳。

他们这些人,自然是知道暗月庄的存在的。

“我是暗月庄的一员,到时候送来了,你们只需要说是来找谢玄的,便可以了。”谢玄道。

“想不到公子竟然是暗月庄的人,真是失敬。”老板连忙客气地道。

“老板,那我就先过你两万金魂币的定金,剩余的,炼丹炉送到之后,我再给你们补足怎样?”谢玄问。

“没有问题。”老板爽快地道。

而后,谢玄在这里付了定金,三人便离开了。

在他们离开后,那青年向老板问道:“老板,这暗月庄是什么地方?”

“你竟然不知道暗月庄吗?”老板惊讶地望着他。

“我是从农村来的,确实没听过。”青年道。

“哦!这样啊!暗月庄的人是负责监管一座城市的安全的。负责抓捕那些犯法的魂师,这事官府很多时候没有能耐去做,都由暗月庄的人处理。你到时候去暗月庄,可要客气一点,暗月庄的庄主赵大人是一位魂王。”这老板提醒道。

“多谢老板提醒,我会注意的。”青年道。

……

谢玄他们回到暗月庄时,他需要的药也买来了。

谢玄给了那个魂王药钱,这些药不是特别珍贵的,所以只是几千金魂币便可以解决了。

谢玄将药放在一旁,接下来,便是等待炼丹炉送上来了。

“主人,今天你选择的那个帮你打造炼丹炉的,应该不是一般人吧!”剑侍问。

毕竟那个青年的实力在那群铁匠群中,显得格格不入的。

“嗯,他是参与圣杯战争的一员。他绝对是那个铁匠铺里锻造技术最好的。”谢玄道。

“参与圣杯战争的一员吗?那他怎么藏在那个地方?”剑侍有些不解地问。

“他这样其他人可没法认出他来,等到其余的人厮杀得的差不多了,他找机会解决最后一个。自然是不需要急着出手的。”谢玄道。

一般急着出手的人,就是焱的那种,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了的。

不然,选择苟着,都是最好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