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你一直都在这里?”

喝酒之后,韩修尘三人聊起天来。

聊了好一会儿后,沈月瓷问起了古仙。

毕竟对她来说,古仙一直都是仙道体系的神话人物。

这样的人,自从无数年前传出已经陨落的消息后便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

这让她非常好奇,古仙这么多年既然没死,那么到底在干嘛。

古仙听到沈月瓷的询问,轻轻的点头道:“的确一直都在这里,当初把道渊里面那群杀不死的家伙封印了之后我也临近油尽灯枯了,所以就选择在了这里沉睡。

哪怕是当初和北辰修行界之间的战斗,我虽然感受到了一点,但是因为伤势太重陷入自我沉睡中无法强行苏醒过来。

等我伤势好了一些苏醒过来的时候咱们道源修行界和北辰修行界之间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就连我所在的地方,都被打得直接从道源修行界分离开来了。

后来我又恢复了一段时间的伤势,以精神力定位道源修行界所在地,打算把这里重新融入道源修行界。

不过后来发现问题太大,强行融入对这里和道源修行界都不好。

所以我只能够把这里转化为一个秘境,以这样的方式让这里和道源修行界产生联系。

而且也需要时间等待,等待这里化为一个小天地后,再重新融入道源修行界之中……”

“这么说来,这无上城是前辈打造的?”韩修尘这个时候也对古仙问了起来。

因为关于这一点,韩修尘心里面是无比好奇的。

古仙自然清楚韩修尘问这话的意思,但他并没有任何隐瞒的摇了摇头,轻声笑道:“的确是我恢复了一些伤势后打造的,至于这名字并不是我取的,当然,我也取了一个字。”

“什么意思?”沈月瓷有些无语的看着古仙。

有些不太明白古仙这话的意思。

古仙轻声笑了起来,对韩修尘和沈月瓷两人慢慢的解释了起来:“这一座城池刚刚建造好的时候,大道降临,凭空在四方城**织出匾额来,留下了无城两字。

我当时一看就不爽了,取名叫无城无所谓,对我而言城池叫什么名字都一个样子。

可无城中间空一个字的距离干嘛,这明显是没写完嘛。

所以我自己当时就在城池四方城口匾额上写了一个上字,这就是无上城的来源。”

“前辈,我怀疑你这是炫耀啊。”

古仙这么一解释后,沈月瓷看着古仙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古怪和郑重起来。

大道亲自给古仙创造的城池赐名这是什么意思,这代表哪怕是大道都认可了古仙的实力。

这代表这一座城池是古仙的道场。

至于为何明明是三字城池,为何大道只赐名两个字,意义已经很明显了。

这属于一种考验。

属于一种程序。

若是古仙未能够在匾额上留下字,那么大道的赐予可能就会消失。

而若是古仙成功在大道的匾额上留下了字,就代表大道对古仙的认可完全正确……

“厉害,从古至今能够让大道认可的修行者,加上你迄今为止也就四个人吧。”

韩修尘一脸唏嘘的感慨了起来。

古仙果然和自己想象中的一样,是大道认可的存在。

要知道,每一个被大道认可的存在,都是真正的至强者。

不对,至强者已经无法形容他们了。

唯有无上两个字才能够形容他们。

因为他们距离大道,只有一线之遥!!

想到这,韩修尘忽然又想到了自己,又忍不住感慨道:“和前辈比起来,我感觉我很是脸红啊!”

四大君位格尊贵无比,每一个在地位上都无限接近大道。

但这些都是大道赐予的。

而古仙这种人呢,完全是靠着自己的实力无限接近大道。

他们的地位和实力,哪怕是大道都无法剥夺,只能够给予某种考验,变着法的来认可对方。

所以和古仙这样的人比起来,韩修尘觉得自己有点假李鬼见真李逵的情绪啊。

听到韩修尘前面那句话,沈月瓷眼睛稍稍一眯。

因为她还真的不知道,除了古仙之外另外三个人是谁。

哪怕古仙自己也是才知道的。

而当听到韩修尘后面那番话后,她心中的好奇瞬间被压下去了。

她下意识的对韩修尘嘲讽道:“想不到你还有点自知之明。”

听到沈月瓷的嘲讽,韩修尘脸都黑了。

自己也就随随便便感慨两句,这女人都要嘲讽自己。

实在是让自己头疼不已。

古仙无声的笑了起来。

他拿起面前的酒杯轻轻转动着,看着酒杯里面还剩下的那一小半美酒,轻声道:“道友太过于小看你自己了吧?”

他之所以愿意把韩修尘放在平等地位对待,并不是因为他的灵君身份。

甚至可以说,哪怕韩修尘身上散发着浓郁的灵君气息,但他从不认为韩修尘是灵君。

因为他本身的力量,比灵君传承的力量强大多了。

“我从未小看过我自己。”

韩修尘瞥了一眼桌子上的空酒坛,又慢慢的说道:“比起成就,我比不过前辈,比起对修行界,对整个修行大界的贡献,我也比不了前辈。

可我偏偏拥有这样的力量,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种嘲讽。

因为实力越强责任越大这种事情,我从未在我身上感受到过……”

古仙听到这话,深深的看了韩修尘好两眼,有些无语的说道:“道友这话倒是说得极为有水准。”

“不留痕迹的自夸。”

沈月瓷也是下意识的点着头,非常赞同古仙这句话。

韩修尘的话听起来,似乎是在讽刺自己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却没有做出什么有过对天地众生有好处的事情。

可认真的来听,你就会觉得是这个家伙在装逼了。

他这话很可能真正的意思是说,他还未曾来得及做些对天地众生有利的事情,就一瞬间变得这么强大了。

嗯,这样不留痕迹又显得非常低调的自夸,简直就是一种教科式的水准啊。

至少在这方面,沈月瓷觉得自己远远是自愧不如。

根本没办法和他比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