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之舟便一直跟那个叫做葛瑶的姑娘,持续不断地打交道下去。

葛瑶倒是看不出任何的问题来——她就如同那种,被保护得极好的姑娘——葛瑶表现出的模样,是那种极为温柔的模样。

在简之舟面前,好似根本没有任何的心机,但是实际上呢,却又并非如此——简之舟安静地盯着葛瑶看,葛瑶则是缓缓地抬起头来,她眉宇之中,几分温柔小意,她的声音都极为温柔,语气里头像是掺了蜜糖一般,一开口,嗲声嗲气的。

“公子……”简之舟耐着性子跟她打交道。

也亏得是简之舟,才有这个耐性,若是换做是——叶遵道,不论如何,才不会管三七二十一,只怕是直接一剑便捅了过去,根本不会理会此女的柔情蜜意的,叶遵道绝对不会客气,他出手极致嚣张,气势如虎——而简之舟则是慢慢地抬起头来,他能够耐心地听葛瑶说心里话。

气势。

葛瑶也只是需要他一个态度。

她看见这位公子如此温柔,如此好说话,自然心中对于——对于简之舟的满意程度,更高了几重。

葛瑶心里头很是满意——她觉得简之舟做得简直是好极了。

葛瑶很欣赏简之舟的态度!正因为如此。

所以她才能够敞开自己。

甚至告诉简之舟一些,自己的小秘密。

……数日之后。

简之舟跟叶念再度碰面的时候,叶念看着眼前神色好似已经变得笃定的简之舟,叶念略微一怔,然后她开口说道。

“所以,你说,你已经明白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念很好奇。

而对面的简之舟则是点了点头,他的神色则是显露出几分波澜不惊的姿态来,隔了片刻之后,叶念听见简之舟说道。

“嗯。

是的。

我已经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简之舟的语气,很轻松惬意。

他抬起头来,眸光深处,掠过一片明亮光辉,然后简之舟说道。

“葛瑶的确有问题。

我不知道仙界是如何看待她这种病症的,不过,此女有颇为严重的臆想症。

表面上,看上去与常人无异的,但是若是发作,则是会比较麻烦,可能会有一些,颇为惊人的表现。”

简之舟顿了顿,然后他说道。

“可能会胡言乱语,认为旁人跟她有瓜葛这一类。”

而叶念则仍是不解之态,她怔怔地注视着简之舟的脸颊,简之舟的话,让她心头略微一颤,然后叶念顿了顿,她开口问道。

“瓜葛?

什么瓜葛?”

而简之舟则是半眯着眼。

他似是在思忖着什么,片刻之后,简之舟方才继续说道。

“她幻想之中,叶遵道曾经想要强迫她,却被她拒绝。

她父亲听了她的话,斩断叶遵道的仙脉,但是她清醒过来之后,知道,事实并非她癔症发作的那般,是她当初对叶遵道有些年头,结果对方拒绝了她,她恼羞成怒,癔症发作——她受不得刺激,尤其是旁人若是对她的态度太过冰冷,便会让她癔症发作起来——正因为如此,她才会觉得,叶遵道对她有非分之想。

她告诉她的父亲,她父亲出手,对叶遵道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之后,她反应过来,自己知道,做了严重的错事,却又不知道应当如何补救,所以只想要躲避起来,逃避一番——”叶念听见简之舟这般说,她的神色,在一瞬间变得有些古怪起来,叶念啊了一声。

她说道。

“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拿来胡编乱造……此女当真是……”叶遵道听上去,这么一说,倒是也是倒霉,撞上了一个仙帝之女,是疯子。

而简之舟说道。

“但是叶遵道的仙路因此已经断绝了,若是想要补救的话,倒是也有点困难。

说到底,的确也是此女不好,方才造成了这样的场面,此女——的确是个祸害。”

“不过,我从她口中,倒是听闻了另外一件事情,感觉,此事应当颇为重要,是个极大的秘密。”

简之舟娓娓道来。

他这么说,倒也激发了几分叶念的好奇心,叶念抬起头来,她的眼瞳,一瞬落在简之舟的脸颊之上,犹豫了一下,然后叶念开口问道。

“秘密?”

“是什么秘密?”

叶念倒是很想要听见简之舟说一说。

而简之舟则是略微挑眉,他眼瞳深处,掠过微微光芒,然后简之舟说道。

“此女跟她的父亲之间的关系。

她跟她的父亲,很有可能,并非真正的父女。

她,是她的母亲,跟别的男子所生的孩子。”

“她的母亲,给她的父亲,也就是那位仙帝,戴了一顶绿帽子。

正因为如此,所以她母亲才会在焦灼悲愤之中死去,留下她——而这位仙帝,居然没有嫌弃她丝毫,而是把她养大,她体弱多病,这位仙帝,不要求她的修为,反而对她百依百顺。

而她却在得知真相之后,产生了精神疾病……”简之舟的眼睛眨也不眨,一口气地说出如下的内容来,而叶念听见简之舟所说的内容,她的睫羽则是猛然一颤,她的神色, 忍不住在一瞬之间,变得极度古怪起来,她眨巴两下眼睛,声线倒是有点变化,她倒吸一口冷气,然后方才说道。

“如此……复杂的么?”

她是真的想不到,此女的身世,居然还有如此这般复杂的隐情。

她挑了挑眉头,然后叹了一口气,开口说道。

“这样,那仙帝愿意接纳她。

倒是心怀宽广,看来,的确是如同旁人所说的那般,虽然是仙帝,但是也是一个老好人了!”

她叹息着。

心底生出若干感慨来!而听见她这般感慨——简之舟却冷笑着,随即简之舟开口说道。

“那可不是如此。

哼哼,那仙帝并非是个好人——何况,好人跟坏人之间的界限,哪里有那般简单?

好人坏人,从来也只是一线之隔而已。”

简之舟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简之舟轻哼了一声,他说道。

“而且,那仙帝我虽然如今还没有见到,但是从——她的三言两语之中,我倒是可以听得出来,这位仙帝绝非普通人,至少,绝对不是你所想的那般简单。

这仙帝斩断叶遵道的仙脉,我觉得,可能也没有那么简单。

我们得做好准备,迟早会对上这位仙帝的可能性。

这并非是我危言耸听,这是确确实实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我觉得,这位仙帝,早晚会出手的。

而我们若是对上这位仙帝,未必拥有多少胜算。”

简之舟说得如此严肃,原本可能叶念也存了几分懈怠心思,听见简之舟这般说,叶念犹豫了一下,方才点了点头,然后她说道。

“我知道了。

若是如此,我会多加注意。”

叶念这么说。

简之舟方才点头。

只是他神色之中,仍然有几分凝重,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片刻之后——简之舟抬起头,他说道。

“我们得尽快找到叶遵道了。”

叶念又是一怔。

诶?

尽快找到叶遵道——为什么要尽快找到叶遵道,叶念有点疑惑不解,为什么要尽快找到叶遵道?

之前不是还说不着急……而简之舟则是看了叶念一眼,然后叶念听见简之舟认认真真地开口说道。

“以他那个性子,若是不尽快找到他,我倒是担忧,他把他自己折腾死了!”

叶念有点汗颜。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