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剑宗的一座副位山峰上!

一道穿着青衣,面容清秀可人的倩影在飞快的奔跑。

一柱香后,在一栋楼阁前停下来。

青衣飘动,她的手敲在了门上。

“初晴师姐,初晴师姐!”她大声喊道。

吱嘎一声,大门自行打开来!

她赶紧进了屋内,爬上了阶梯,到了二楼。

在二楼的房间内,她看到了一位盘膝坐在地上,面前有着一柄宝剑漂浮,仍在修炼的女人!

这女人一身紫色衣袍,面容娇美,动人。

她是天剑宗,玉剑长老的弟子。

同样也是天剑宗的传承者之一,盛初晴!

“冯雪师妹,如此急躁,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盛初晴不急不缓的问道。

冯雪点头。

“初晴师姐,发生大事了。

天风师弟等会在比剑台,要挑战一位内门弟子呢。”她赶忙回道。

咕嘟!

她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一口喝下。

盛初晴眼眉睁开,圆润的眼睛,大而有神!

“哦?天风师弟竟然挑战内门弟子了?

看来这位内门弟子,是阻挠了他的剑心,让他不高兴了!

说来听听,是哪位内门弟子?”盛初晴露出了好奇之色。

“初晴师姐,你先猜一猜!”冯雪眨眨眼,调皮的说道。

“好,那让我猜一猜!

我记得天风师弟的天赋,不输与我等传承者!

先天剑心!

对于剑道剑境的领悟力也很高!

内门弟子应该都知道他的未来,前途无量!

虽是目前还是外门弟子,但早已列入了天骄之中!

顶多以后几年修炼,提升修为就能达到传承者的位置!

敢惹一位未来的传承者!

想来这位内门弟子,同样天赋不低!

七师弟天赋高,但根骨不行。

十师弟天赋,根骨都可以,但他前往了边疆,也无机会。

如此想来,唯有在天剑宗内的十七师弟了!

他天赋不低,根骨不弱,同时不惧任何人。

对于任何人,也不会让着。

只有他,才能和天风师弟对上,以至于闹到比剑台去!

师妹,我可猜对了?”盛初晴边思索,边叙述道。

“师姐,你这次可猜错了,不是十七师弟!”冯雪笑着说道。

“哦?不是十七师弟?是十师弟?他回来了?”盛初晴诧异。

“也不是!”

“除了他们,还有哪一位内门弟子敢惹天风师弟?

要知道天风师弟一旦入我天剑宗,从外门进入内门。

以他的天赋很快会成为圣子!

哪一位有胆,敢惹怒他!”

“是一位新晋的内门弟子!”

新晋内门弟子?

“师妹,你莫不是在开玩笑?

开山收徒时间已过,怎么可能还有人能够进入内门?”盛初晴秀眉轻皱道。

冯雪将杨岩的事情说了一遍,盛初晴一脸恍然。

“原来如此,此人不止是走后门进入天剑宗那么简单!

还在天风师弟面前,这般猖狂!

太不明智了!

怪不得天风师弟会想要挑战他了!

挫败对方,以解心头郁闷!

天风师弟,做的没错!”盛初晴说道。

“师姐,我们去看一看吧。”冯雪撺掇道。

盛初晴微微一笑。

“还需要去看?以天风师弟的剑道剑境!

对方一个靠着走后门,初入天剑宗的弟子,如何能够与之匹敌!

只要对方不使诈,天风师弟赢定了!”她自信的说道。

“师姐,我知道啊。

不过我们去,不是看对方输,是为了看天风师弟!

听说天风师弟已经领悟了自己的剑势!”

盛初晴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拥有先天剑心的天风师弟,他能够领悟出来的剑势!

确实需要见识一番!”

“对啊,天风师弟以先天剑心领悟出来的剑势,一定神奇,玄妙。

对于我们的剑道修炼,或许有提升的效果,让我们对剑道剑境的领悟更深呢!”冯雪激动的说道。

“走吧师姐,我们快去吧。

现在整个宗门内的天骄,圣子,包括传承者。

大半都去比剑台了!

都想看一看,天风师弟领悟的剑势是什么呢!”

她站起来,拉住了盛初晴。

“嗯好,就跟你走一趟!”

两人没有走门口,而是从走廊位置,直接一跃而下,相伴前往比剑台!

此时天剑宗顶峰的石台上!

在杨岩又说出,确定么三个字后。

诸多长老的虚影分身,全部皱着眉头看着杨岩。

“你是听不懂?还是故意拖延时间,想要不去应天风的挑战?”升剑长老很是不满。

如若不是万花谷的谷主百花仙子亲自前来,以找寻到失踪的天剑宗长老任务所得,换取眼前这个人入宗门。

他早已一巴掌,拍死对方了!

什么玩意啊!

问了一遍,又一遍!

耽误时间,惹得他很不耐烦!

“倒不是听不懂,或者是拖延时间。

只是朕的剑道剑境,十分强大。

到时候剑山上的剑,认朕为主的太多。

朕想全部带走,你们又否认,赖账!

朕,实在不想跟你们拉扯!

为了避免麻烦,这才多问两句!”杨岩幽幽回道。

他的一番话,不止郑潜云听的觉得不可思议,就连对面的诸多天剑宗长老虚影分身,一个个也觉得不可思议。

“你的剑道剑境强大,认主你的剑多?

你哪来的自信?

哪怕是你身边的传承者郑潜云,都不敢这么说!”升剑长老冷冷的说道。

“而且我告诉你,我天剑宗,信誉极好!

答应你的事情,绝对会办到!

说了能认主你的剑,你可以带走,你就可以带走!

无论多少,我天剑宗都绝不反悔!

早已有前车之鉴了!

不信你可以打听打听!

诸位长老,你们说是么?”

“那是当然,天剑宗长老说话,从来是说一不二!”

“小看我天剑宗?等你真正进入了天剑宗,你就会明白,我天剑宗是何等的强大,几把剑,不算什么!”

“小子,话别说的太满!

就怕等会剑山上的剑,一个都不认主与你。

你丢尽脸面!”

升剑长老盯着杨岩。

“小子,听到了么?我天剑宗,绝不会出尔反尔!”

“听到了,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

本想着让你们先签个协议,或者发出誓言的!

想想算了,朕,信你们一次吧!

别让朕失望了!”杨岩幽幽说道。

他边说,边走向了不远处石台上的圆圈内。

“这小子……”升剑长老咬牙切齿。“拾剑,这小子进去了宗门内,你就派他去烧火炉,或者是让他去钉马掌!

好好的虐一虐这小子!

让他懂事!”

“没问题!”拾剑说道。

定下了杨岩的未来路,升剑长老这才有点满意了。

“哼,现在我们就看一看,这小子的剑道剑境与天赋,是不是他吹的那么响亮!”

“我看他,只会吹牛!”听剑长老也不满意杨岩的态度。

而在这一刻,在众人的瞩目下,杨岩的脚踩在了圆圈上。

顿时,一道光芒从脚下射出。

笼罩杨岩的身躯,刺在了剑山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