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尚坐回沙发,又说:“江南本来已经被江家掌控,江南燕到底是怎么搞的,那么多家族给我大电话抱怨,现在炎儿也被抓了,看来还是我太相信江南燕的能力了,他还是不适合担当大任。”

“如今炎儿的性命掌握在陈青手里,江家也不敢轻举妄动,梓涵,依你看,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是好?”

这一刻,江尚也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

江梓涵想了想说:“爷爷,我觉得我们应该尽快跟陈青取得联系,也许他抓走二哥是想谈判,只要保证二哥安然无恙,其他事情都可以商量。”

江尚点点头说:“看来现在也只能这样办了,江南燕啊江南燕,你太让我失望了!我现在已经无法再对江南燕抱以期望,可我这几天走不开,梓涵,你能否去一趟江南,探一探陈青的语气?”

江梓涵知道江尚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其实也是对她的一种信任,再加上现在江炎被抓,江梓涵作为四妹,义不容辞。

“爷爷,那我请几天假。”

“辛苦你了,这件事刻不容缓,你明天一早就动身去江南。”

江南。

一辆黑色轿车里,江炎还昏迷着,躺在后排车厢,陈青开车,田靓薇坐在副驾驶位置。

田靓薇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事情里面,不时的偷看陈青几眼,眼神依然很怪异。

“陈青,谢谢你能来救我。”田靓薇忍不住说。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陈青倒很随意。

“以你现在的实力,打败江炎的确是易如反掌的事情,可你上次为什么要故意输给他,我还以为你真的打不过他。”田靓薇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幽怨的味道,当时看到陈青被江炎打伤,田靓薇别提有多担心了,以至于最后奋不顾身地站出来保护他。

陈青说:“其实我半年前就突破了冰火神拳第五层,虽然实力提升了很多,但依然不是张道然和徐达胜等人的对手,我担心实力全部暴露出来,江炎会返回日月门请救兵,所以才假装不敌,减少他的戒备。”

“他要是知道打不过你,一定会通知徐达胜。”田靓薇皱了皱眉,“那今晚还是暴露了,都是因为我,对不起。”

陈青淡淡一笑:“早晚要暴露的。本来我应该杀了他,可江南如今局势未定,我担心江炎一死,江家疯狂地报复,那就得不偿失了。不过他现在落在我手里,想通知日月门也没机会。”

“但囚禁他也不是长久之计。”

陈青点点头:“只要再坚持一两个月,等江南的局势稳定,他也就能死了。”

田靓薇忽然又问:“陈青,如果我们只是普通朋友,你会去救我吗?”

说完这话,田靓薇自己都感觉有点难为情,两腮微红,只希望陈青不会发现她的尴尬。

陈青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那晚你舍命相救,你把我当成什么朋友?”

“我……”田靓薇刚想说什么,可她忽然发现,有些话不适合说出口,也说不出口,随即抿唇一笑,只说了一句:“最好的朋友。”

陈青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囚禁江炎不是容易的事情,首先得有一个隐秘的地方,陈青思来想去后,还是想到了江南茶楼。

他听夏雪说,那天晚上她和夏雨躲在一间密室,密室很隐蔽,知道的人也少之又少,更重要的是,密室是在江南茶楼里面,而江南茶楼也是陈万九重点保护对象,用来软禁江炎,再合适不过。

于是陈青直接将车开向江南茶楼,到了茶楼,陈青便直接去找王璇,后者只是微微迟疑了几秒,便点头说:“既然陈少开口了,那我照做就是。只不过江炎的实力太强,那间密室恐怕很难困住他。”

“大不了用几根铁链子把他捆起来,反正他一时半会也死不了。”陈青说。

后来王璇果然派人找来几根铁链,锁住江炎的手脚,将其扔进了密室之中。

从密室出来,陈青看着田靓薇说:“你暂时也住在这里吧。”

“可我担心爷爷。”田靓薇皱了皱眉。

“放心,徐达胜还舍不得让田院长死,只要江炎没出现在日月门之前,他们就是安全的。更何况,就算你回到日月门,也改变不了什么。”陈青忽然想到了什么,又问:“对了,你体内的毒清除了吗?”

七日断肠散每七天发作一次,倘若没有解药,田靓薇最多也只能坚持七天,这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田靓薇摇了摇头,“不过江炎之前给我了一些解药,可以维持一段时间。”

“那就好。”陈青说,“王璇,你安排一间房间,让她先住下来。”

“陈少,让田姑娘住在你们隔壁可以吗,隔壁房间正好是空着的,你们也互相有个照应。”王璇说。

陈青迟疑了一下,最后点头说:“也好。”

陈青迟迟未归,夏雪也担惊受怕,生怕陈青会遇到什么麻烦。看了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可还不见陈青回来,最后就在夏雪想给陈青打电话的时候,门铃响了。

急忙打开门一看,果然正是陈青,夏雪心里松了口气,目光往陈青身后一看,是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田小姐。”

“夏姑娘,打扰了。”田靓薇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田小姐说哪里话,快进来。”夏雪笑着说,等二人进来,夏雪又说:“听说田小姐有麻烦,我们都很担心,看到田小姐安然无恙,我就放心了。”

“让夏姑娘费心了,今晚多亏陈青,否则我与夏姑娘便会阴阳相隔。”

夏雪眉头一紧,“难道田小姐真的遇到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