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关注她们几位的可不少,钟丽妨和宗帅就不说了,一品投资的宋诚也受邀前来,还特地让人来问她们准备拍卖品没有,如果没有,他可以为她们提供几件首饰;

蜜蜜只能说好意心领了,东西早就让一菲给了主办方,让宋诚别担心,倒是把之前的事给他说了,让他帮忙留意;

入场采访的时候,一菲已经说了,今晚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为慈善事业尽自己的一份心意,

她们仨共同准备了一份拍卖品,是电影《那些年》的剧本,而且还是孟轻舟的手写本,当然,天仙是不会让其他人买走的,

“蜜蜜,你说那些拿出自己的东西拍卖的人,不会都像我们这样,找人帮着买回来吧?”

“有可能,待会记得出价啊,要是被别人把轻舟的剧本买走了,那乐子可就大了。”

一菲拍拍小有规模的胸脯,“放心,谁能有我土豪,肯定买回来。”

在经典的音乐剧《猫》之后,开始了私人物品的慈善拍卖,不管是不是作秀,到场的明星艺人纷纷慷慨出手,

LV的手包,老谋子的签名的邮票,纪梵希的新品女士秋装,还有从片场赶来的程龙,直接换下自己的衣服,现场拍卖;

一菲她们对珠宝之类的不感兴趣,也没怎么出价,在一套银灰色的晚礼服进行拍卖时,茜茜出手了;

“15万!”

一菲最早出价,这个价格已经超出了礼服的售价,而且一般这种场合下,也不会有人扫兴;

还没等几人高兴呢,一个陌生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20万!”

三人扭头看了过去,靠近第一排右侧的席位上,房祖明正礼貌的端着酒杯向柳一菲示意;

“一菲,还要吗?”

“为什么不要,我喜欢那件礼服,大船回来,正好可以穿给他看。不过我讨厌那个房祖明,糖糖,你帮我叫价,好不好?”

茜茜双手合十的面向唐妍,一副小可怜的样子,让窥视这边的某些人,眼热不已;

“25万!”

邓朝见这叫价有点赌气的味道了,好心的劝阻一菲:“一菲,真要喜欢,结束后问问苏芒哪有卖的,咱买一件新的不行吗?”

茜茜大为扫兴,但又不愿轻易的放弃,有些羞恼的盯着前排的疯狗;

范兵兵和黄中磊坐在一块,此时也觉得好笑:“黄总,你不去龙太子说说,他惹不起的。”

“小屁孩想泡妞,我管的上嘛,再说了,他老爸还在一旁呢。”

“30万!”

房祖明不出所料的继续加价,还站起来大声的说道:“这件礼服既然柳一菲小姐喜欢,我如果能买下来,一定当场送给她。”

会场里很快就沸腾起来,不少人都在心里骂房祖明脑残,人家自己不能买吗,要你献殷勤?

小狐猛的站了起来,铁青着脸大声的喊道:“100万!”

程龙总算发觉不对了,拉了一把还想加价的房祖明:“不许再加了!”

主持人也第一时间宣布了杨蜜买下了这件礼服,不算闹剧的场面总算消停了,

“接下来这一份拍卖品,是一位出色的青年导演的剧本手抄本,他是这几年国内最受欢迎的导演之一,他的每一部电影,都取得了很高的票房,当然,他也是国内富豪榜上最年轻的富豪。”

“孟轻舟导演的电影《那些年》的剧本手抄本,起拍价1万,请大家出价!”

之前程龙的衣服拍卖出了476万的天价,蜜蜜当时就决定了,轻舟的剧本一定不能低于这个价,她才不管什么影响呢,就觉得自己男人不能比谁差;

第一个出价的,是谁也没想到的范兵兵,喊出了十万的价格,

“范兵兵小姐出价十万,还有更高的价格吗?”

林心茹看着同在一桌的还珠姐妹:“兵兵,至于吗,一份剧本,你还帮着捧场?”

“孟导曾经帮过我,还人情嘛。”

邓朝、玉泉、胡戈、唐妍、宗帅、宋诚,连续数轮的加价,使得剧本的价格来到了320万;

钟丽妨小声的给宗帅说:“你别太投入了,最后让蜜蜜她们买回去就得了。”

“我知道!”

宗帅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一个成熟的女性声音:“400万!”

霍汶希,这位英皇的金牌经纪人,今晚的第一次出价,就盯上了孟轻舟的剧本,还有那么一丝和杨蜜斗气的原因;

眼见杨蜜她们还没出价,宋诚只得喊了一个420万,拖拖时间;

“蜜蜜,你还不出价吗?”

“你傻啊,老宋都开价了,要是没人再出价,不就买下来了吗,何必当冤大头!”

在礼服拍卖上被杨蜜压了风头的房祖明,趁着老爹在和别人闲聊,猛地叫了一声:“450万!”

“呀,糖糖,快快快,别被那个什么蛇太子给买了,我们出500万,反正是做善事,不算乱花钱的。”

“500万,恭喜唐妍小姐买下了孟导的剧本手抄本,请万重山的总经理钟丽妨女士,为她颁发拍品!”

此时的蛇太子,正垂着头,被他老爹一阵狂训:“你吃多了没事是吧,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老爸,不就是几个小明星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明星,小明星会这么夸张的花钱?小明星能花两亿买院线,你是不是猪脑子,自己滚回家想清楚,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程龙也是黄中磊点了几句后,才想到了事情的不简单,虽然他也不怵孟轻舟,但和气生财的道理,还是明白的;

拍卖结束后,就是常规的拍照合影,以及当晚的十大慈善大使的推选,当然轮不到她们几位小字辈了,没人去捐了80万,钟丽妨代表万重山捐了200万,宋诚代表孟轻舟捐了300万,不多也不少;

“太无聊了,明年的芭莎我不会再参加了。”一菲叉了一块苹果喂给唐妍,噘嘴说道;

小狐还在那没缓过劲来呢,房祖明的挑衅让她觉得丢了轻舟的面子,尽管剧本拿回来了,但很多人都看到了他对一菲的觊觎,这很扫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