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主要的是凡是冯总那边主持的项目,钱就顺利的很,几乎是要多少批多少。”

“唉,说不成!越说越郁闷。

若不是金城演义的牌子足够大,现在又是夏国娱乐圈的顶级公司,真的想辞职算了。”

“同感!”

他们边抽烟边聊天,一点也没有要去排队的意思。

“这些事你们的冯总知道吗?”

就在几位项目员工大吐苦水的时候,安全通道处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几人一惊,

抬头再一看,顿时吓得掐灭了烟头。

“吴总....吕总..您怎么......”

从安全通道这边上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吴双,他的身后还跟着金城演义的老总吕鸿。

此时,吕鸿的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话说他看完了阿房宫和紫禁城的进度后便想着来金城演义的项目部瞧瞧,结果电梯那边有人在排队,

项目部在三楼,索性就和吕鸿走了安全通道。

不成想恰好听到了员工的抱怨。

“吴总...我们.....”

面对询问,工作人员紧张到了极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如实说吧,有种告御状的感觉但他们又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所说。

可如果否认了又会落下一个在背后非议领导的说法。

“吴总让你们说,你们就实话实说。”

看到几位员工沉默,吕鸿急忙补救。

实话说,真的要是发生了这种事情他有很大的责任。

“吴总....”

到了这个地步,极限挑战的那个项目工作人员做了一番思想斗争后,终是咬了牙。

“有些事情可能是讹传,但项目经费审批变得困难是事实!如果经费充足,我们极限挑战早就开播了,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他如是说道。

“吕总,这个冯总目前的职位是?”

脸色一冷,吴双转头看向了吕鸿。

能听得的出来,这位员工绝对没有说谎,而且私底下员工吐槽的事情计划都是实实在在发生的。

“吴总,这个冯青是我们金城演义的常务副总,也是之前金城演义的老员工,至于项目经理是他妹夫的事情还真不清楚。”

吕鸿的脸上愈发尴尬。

金城演义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金城演义,

现在他每天都在对外洽谈大项目的事情。

除了古源自己的项目之外,不少大投资方和出品人也是想着借金城演义的平台来实现节目或是电影顺利登陆亿达影院和古源电视台。

每天总经理办公室门前也排着长长的队伍,因此公司内部的事情基本上都是常务副总在负责。

他只在关键大事上决策签字就可以。

没想到现在出了这么难堪的事情。

自己老板对古源集团自己的项目那可是相当的看重。

“这样,你们几个先不要离开,吕总,你去再找一个排队的工作人员过来......我们现场核实!”

沉思片刻,吴双如是说道。

“还有,你立刻打电话将财务、法务等部门全部召集到办公室,半个小时后我要看最近所有项目的台账!”

“好的,吴总。”

听到这样,吕鸿下意识的深呼了一口气。

瞧着老板这个架势,这次事情不会小。

........

另一边,

楼道尽头的办公室里,一名带着金属框眼镜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办公桌后面皱眉看着面前的青年员工。

他不是别人,正是金城演义的项目经理张威。

“琅琊榜这部剧不是已经杀青了吗?怎么还要五百万?”

挑眉,张威说道。

“张经理,拍摄结束了后面还要进行剪辑、配音,宣发等等,五百万其实真不多,甚至在同类别的项目里都是最少的了。”

青年员工急忙解释。

“五百万还不多?那你觉得多少是多?行了,你这个项目需要等一等,公司里用钱的项目太多....”

再次一瞥青年员工,张威顺手就将项目资金申请表扔到了办公桌旁边。

眼下之意已经很明显,

这个钱他肯定还是不会批的。

“张经理....我们的项目都已经进入了尾声,您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一瞧这样,青年员工也有些急了。

如果资金在后天到不位的话,那边可能就会出现停工的可能。

“你怎么听不懂话?公司现在没钱!你这个项目能不能火还不知道....如果把钱都批给了你们,其他项目怎么办?”

张威见到青年员工刚他发牢骚,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阴沉。

“张经理...我就想问问公司怎么就突然没钱了......前面那个宋总主持的自制综艺不是还批了三千万吗?”

被彻底否绝,青年员工也急了。

这次他要是不把钱带不回去真的不好给全组工作人员交代。

“好了,到此为止!反正这个项目我是不会报上去的,你要是不服可以去找公司宋总或是直接去找吕总,如果更有能耐的话去找集团吴总!”

摆手,张威示意青年员工可以离开了。

“张经理,你这么做真的....”

青年员工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要不是金城演义这个招牌在吸引着他的话,放在其他公司,碰上这样的领导早他么不干了。

“记住那句话,要是不服就去找上面的领导!别和我在这扯这些没用的,下一位!”

张威眼睛一眯。

没办法,今天心情不好,谁来了也没用。

“张经理,公司现在财务有问题?连五百万都拿不出?”

就在这个时候,张威等的下一个工作人员并没有出现,反而门口传来了一道道淡淡的声音。

“嗯?”

一抬头,待张威看清门口的情形时,顿时惊的半天没能回神。

此刻,进入办公室的除了吴双、吕鸿之外,金城演义的其他高层也跟在后面,其中就包括那个副总,冯青。

“吴总...吕总....你们.....怎么来了?”

回神,蹭!

张威一下子站了起来。

额头处已然不自觉的渗出了冷汗。

而站在吕鸿后面的冯青更是如此,最后深深的把头低了下去,似乎根本没有脸来面对现在这个场面。

“你将冯青主导的几个项目的资金使用情况全部拉出来,现场核账!”

转头,吴双没有理会张威而是看向了吕鸿。

实话说,他现在对金城演义的状况很不满意,能把一个公司经营成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不称职的。

就算有再多的理由也得承担该有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