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孙二人之间有什么相互不知道的事吗?有,不仅有,而且还很多,说上几天几夜都可能说不完。

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有些事可能无法说出来,有些事则是还没来得及说。这间密室,柜子里的格林德沃的那些旧物,都可以算是艾达之前不知道的事。

她们对于彼此的了解也都是基于自己看到的、听到的而已,她们之间有些事不用说清,有些话也不必讲明。分隔两地,最后辗转相逢,已经是人世间最大的幸运了,苛求太多反而不美。

在艾达的搀扶下,维达坐在了密室里唯一的椅子上,她缓缓说道:“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找到你的下落,但这条消息却被人泄露给了阿兰?罗齐尔。这不得不让我终止了我的计划,提前接你回家,这才让你见到了这些狗屁倒灶的亲戚。”

如同维达所说,她还是有几位守望相助的老朋友的,在老朋友的帮助下她找到了艾达,确认艾达就是自己要找的女孩。

除了几位守望相助的老朋友以外,维达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力量,曾经为了路易而准备的力量。维达曾经是格林德沃的追随者,像她这样的人想要纠集一批力量,豢养一些人手,是一件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事了。

这批人存在的最初意义是为了帮助路易夺取当家人的位置,供他驱使。或者是背地里替路易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替路易拔除一些障碍。

就在任务即将成功的时候,路易却意外地离家出走了,去追寻心中的爱情去了。

这批人手的工作性质发生了转变,他们开始四处寻找路易的下落。他们要赶在其他人找到路易之前找到他,对他进行保护,以防止被别有用心之人加害。

可最终他们还是晚了一步,没能在路易活着的时候找到他,他们只找到了一具冷冰冰的尸体。

但寻人的工作并没有就此结束,他们还要负责寻找杰茜卡和孩子,查找路易被害身亡的真相,并为他报仇雪恨。

结果我们都知道了,一无所获,既没能找到杰茜卡,也没能查清路易被害的真相。想要在英国找到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维达还是有些心灰意冷。

虽然没有将这批人手解散,还继续养着他们,但维达也不会对他们再怀有任何期望了。一直到获得了艾达的消息以后,她才重新启用了这些人,想要用这些人铺平艾达回家的路。

可能真的是时运不济,也可能是路易和艾达这父女俩真的有毒,这伙人再次出师未捷。艾达的信息被人透露给了阿兰?罗齐尔,维达的原定计划不得不取消。

“出卖我的消息给阿兰·罗齐尔的人就在这些人中吧?”艾达问道。

“他们并不知道你的身份,他们接到的命令只是监视你,记录下你的行为习惯。”维达说道,“当然,也有可能是他们中有人猜出了你的身份,你的长相和路易有相似之处。不过我并没打算深究这件事,他们现在还有用。”

千万不要被维达现在的慈祥所欺骗,这只是隔辈亲,只专属于艾达一人的慈祥。

没有举起屠刀,不是因为没有证据,维达又不是傲罗,她不需要证据;也不是因为维达相信他们不会背叛自己,只是因为他们还有用,用着也算顺手。

而且这件事还透着些古怪,维达觉得背叛了自己的可能另有其人,一个隐藏得更深的人。

不然的话阿兰·罗齐尔不该是现在这种表现,不该这么担心自己的后手才对。藏起来的拳头才更有威胁,因为你不知道这拳头会在什么方向、什么时候打向你,摆在明面的力量是会让人有防备的,也失去了威慑的作用。

“这批人手,我会在你成年之后全部交给你。是让他们全部消失,还是留为己用,都在你的一念之间。”维达说道,“但要记住一点,即便他们表现得再忠诚,再可靠,依旧不要对他们产生过多的信任。”

不是第一次有人对艾达说出这样的话了,上一次格洛弗·塞西尔给她展示了什么是背叛,这一次祖母维达告诉了她敌人就在我们中间。

这个世界彷佛烂到了骨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尔虞我诈,各种各样的杀戮与折磨,一点都不像是童话故事。

就连小天狼星·布莱克都能出卖詹姆·波特,更何况是和他们素未谋面的自己了。只要钱到位,玻璃全干碎!

“不过没关系,这些事不是你现在就需要去考虑的。”维达继续说道,“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长大,做你这个年纪该做的事。该玩就玩,该乐就乐,即使犯错了也没有关系,犯错也是成长的代价。”

“那您可要做好十足的心理准备了,因为我每次捅的篓子都挺大的,不是很好收拾的样子。”艾达给自己的祖母打了一剂预防针,不过这事她有些多虑了,她捅的那些篓子照比维达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维达轻轻拍着艾达的手,她的声音突然有些哽咽,她说道:“只要我还活着,你再也不需要独自面对外面的风雨了,我会一直站在你身边的。我也会替你找到杰茜卡,只要她还活着。”

小屋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重,艾达觉得自己应该表现得顽皮一点,活跃一下悲伤的气氛。她笑着说道:“那我要是一把火将邓布利多教授的胡子都烧没了呢?又或者,我把霍格沃茨烧了呢?”

明知艾达是在调皮给自己取乐,可维达依旧配合的做出了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

她假模假式地想了一会,才说道:“那我这边的建议是你赶快逃跑吧,越远越好。因为,我真的不是邓布利多的对手。”

这个世界上能做邓布利多对手的人,也就只剩下躲在阿尔巴尼亚丛林里的伏地魔了。格林德沃也不行,他被荒废的可不只是那几十年的时间。

“胡子留得那么长,真的不会不方便吗?”这是艾达来自灵魂深处的疑问。艾达有时候都觉得自己的长发打理起来很麻烦,邓布利多不仅有长发,还有长长的胡子,他一点都不觉得麻烦吗?

“这个问题你还是回学校以后亲自问他吧,我也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或者你也可以去问问蒂埃里,他应该很有经验。”

维达摊摊手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这个问题刚好问到了她的知识盲区,她没长过胡子,也没打理过那么长的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