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李天昊对于他自己的生活的一种不满意,陈友好当然知道他心里的痛苦,所以这一会儿也不想去刺激他什么。

“天昊,你不要太过于执着于过去了,该走出来的,就要走出来了!”

李天昊摇了摇头,“如果这辈子,钟青走不出来了,我想,我也走不出来了!”

他脸上的神色特别的难过,让陈友好下定决心,不知道什么时候,他还是应该走一趟钟家。

不然这辈子,只要钟青还在,李天昊就走不出来了。

这不是对他一辈子都是一种折磨吗?

更何况当初那件事情,从严格意义上来说,也不是李天昊的错误,他并不应该,就这样去承受这所有的错误,这是不应该的。

李天昊苦笑了一下,然后看着陈友好说的,“好了,我们不要说这个了,还是应该想一想,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陈友好摇了摇头,“应该还要过几日!”

“怎么?”

看他神情比较严肃,李天昊就知道,还有事情没有解决的。

陈友好笑了笑,“不算什么大事儿,只不过当时为了救婉淼姐的时候,隽云答应了皮老一件事情,当时答应了皮老,帮他找一个人,如今隽云还没有找到!”

李天昊惊讶了,他不知道这还有这样的一件事情,甄隽云居然也会答应。

“唉,隽云真的是对你太好了,你小子可不许对不起她!”

他感叹了一句,让陈友好有些无语。

“难道不是吗?

世界上有几个女人,会这样毫无顾忌的去帮自己的丈夫救红颜知己的,说起来,她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你不觉得她真的是很大方吗?”

这样一想,陈友好说不出来话了,的确是,但是他对于婉淼姐就是朋友啊,从来可没有过其他的想法啊! 除了婉淼姐是个女人之外,别的可是什么都没有啊。

陈友好觉得,隽云肯定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这样的大方。

“唉,你可真是幸运,这个世界上,可没有几个女人如同隽云这个样子,又漂亮,有通透,又还从来不漂。”

说实话,这也是李天昊最近才发现的,甄隽云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了,做老婆实在是太合适了,陈友好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运气,怎么就给他遇上了。

“唉,我当年怎么就没有发现呢?”

李天昊觉得这种好事情怎么就轮不到他呢?

为此他十分的苦恼。

当然这个话,他是绝对不能够说出来的,一旦说出来,他觉得,陈友好一定可以灭了他,这一点,李天昊丝毫不会怀疑的。

“说起隽云,他们导师聚会,怎么这个时候还没有回来?”

陈友好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夜里十一点了,这个时间,就算是出去吃饭,也应该回来了啊?

陈友好心中有一股子不安,别是遇到了什么人啊?

这样一想,他心里更加着急了几分。

李天昊摇了摇头,“别胡思乱想,可能就是几个人多喝了一点点酒,所以晚了,你赶紧给她打个电话吧。”

而甄隽云这边,她本来是聚会散了就准备回家的。

但是这些同学都是一些玩咖,居然吃完了饭,还要去唱歌,她一直以为像灭绝师太这样的人物,是不可能会同意的。

哪里知道,灭绝师太可能是因为太高兴了,居然答应了。

所以一众师兄师姐们都非常高兴,大家一定要去唱歌。

这种事情,甄隽云也拒绝不了,本来她跟这些同学平常联系就少,这种时候她还非要要早早的就回家,估计在别人眼里面就是不合群,所以她也只有去了。

一到这里,这灭绝师太居然是个麦霸,上来就拿着话筒一直唱个不停,但是如果她唱的好的话,甄隽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关键是,老天给了她一种天赋,就会注定收回另外一种天赋,灭绝师太唱歌,简直可以用惨绝人寰来形容。

甄隽云百无聊赖的待了两个小时,一看十点多了,她想了想,还是应该回去了,陈友好还没有给她来电话,估计还有什么事情,她也应该早点回去了。

最重要的事情是在这里,耳朵实在是受不了了。

这一次,没有人再留她,估计他们都已经玩嗨了,有些人还在喝酒,还有几个师兄一开始对甄隽云有意思,在甄隽云说了自己有男朋友之后,就不上前来了,这会儿也自然是不留她了。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舍不得钱,这些师兄师姐选的这个唱歌的地方,居然很远,她一出来居然都打不到车,一时间让甄隽云真的是无可奈何。

她准备拿出手机让陈友好开车过来接她,正准备打电话,黑暗中走出来一个人,吓了她一大跳。

“谁?”

甄隽云十分的警惕。

“你是谁,赶紧给我出来,干什么装神弄鬼的!”

说实话这种时候,甄隽云还是有几分害怕的。

“赶紧给我出来,不要躲在暗处吓人!”

甄隽云的声音十分的严肃。

“不用害怕,小姑娘!”

那个人慢慢地从黑暗中走了过来,她看起来很精神,头发却又白了不少,皮肤呢,却看起来很是年轻,一时间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

但是这不是最奇怪的,最奇怪的是,甄隽云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这种奇怪的感觉,真的是让她觉得很惊讶。

这个老婆婆,看起来是真的很眼熟。

甄隽云一直以来都有一种特异功能,那就是过目不忘,这个老婆婆,她一定是见过的。

“小姑娘,这么晚了,一个人在外面是很危险的哦,你的老公怎么没有跟你一块儿呢?”

她知道她有丈夫。

这个人恐怕是对她甄隽云很熟悉的一个人。

她走得更加近了几分,甄隽云看得更加清楚了几分,电光火石之间一闪,她突然想了起来,这个老婆婆到底是什么人了。

“不知道白老板找我有什么事情?”

这不就是那天国际拍卖会上面的老板,白老板吗?

哪怕是今天不一样了,也不能够逃过她甄隽云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