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离去

还是那处小山坡上。

李长源和可人看着那血蜘蛛自爆的场景,有些发愣。

显然,两人都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能够自爆。

其中,李长源的郁闷更甚。

没听说过谁能自爆啊,这剑三世界还有自爆的秘法?

合着真就是玄幻剑三或者仙侠剑三呗?

这真的一点都不武侠!

不过,在郁闷的同时,他心中也开始有所警惕。

看来,以后对敌能一击必杀最好就一击必杀,千万别瞎BB。

万一又钻出来一个能自爆的,而且恰好又能炸死自己,那不是哭都没地儿哭?

总之,小心使得万年船啊。

自己可不能成为反派死于话多的那个反派。

战场上,战斗依然在进行。

不过连珠寨一方两位当家的一死一逃,山贼们又被前后夹击,不少山贼都失去了斗志,战斗瞬间呈现出了一面倒的趋势。

而自始至终,李长源和可人这两位宗师都没有出手。

至于澄信大师,在血蜘蛛自爆之后便回到了可人身边。

他神情漠然,眼神毫无波动。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破了杀戒,在心中向佛祖忏悔,还是因为自己逼死了师弟的遗孀,心中有所愧疚——哪怕师弟是被勾引的那个。

亦或者,二者皆有。

至于逃跑的陈明,李长源四人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因为,当日开会的所有一流高手中,还有一个人并没有出现在这里。。。。。

果不其然,大约三分钟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狂躁的龙吟。

随后又是大概三分钟过去,一位身材高挑的狂野御姐出现在了李长源他们视线之中,在她手中,还提溜着一个软绵绵的尸体。

“这个活不错,下次再有这种机会记得还是派我去啊。”

乔云随手将那如破布麻袋一般的尸体扔在一边,随后拍了拍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朝着可人、李长源笑吟吟的说道。

看着陈明那凄惨的死状,李长源忍不住嘴角直抽。

好家伙,这浑身骨头怕都成齑粉了吧,软绵绵的,一点支撑都没有。

这虎娘们儿平时看起来是个善解人意的大姐姐,但打起架来是真的彪啊。

这就是丐帮喝酒玩鸟打人的传统艺能吗,怕了怕了。

也不知道以后会是哪个倒霉鬼娶了她,这要是两口子吵架吵急眼了开始以(武)德服人,男方岂不是得直接找孙思邈救命?

嘶,不能再想下去了,先为倒霉鬼默哀一秒再说。

“道长,你这是什么表情?”

乔云见李长源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不禁问道。

“咳,没什么。”

李长源轻咳了一声。

随即扫了眼不远处的战场,再次开口:

“这场大战战局已定,贫道就先回去了。”

溜了溜了,要是被乔云知道自己在心中编排她,对自己的真君临凡的超然形象不利啊。

“啧,无趣。”乔云撇了撇嘴,对李长源如此敷衍的态度非常不爽。

但没办法,谁让自己打不过他呢?

还能怎么办,忍着呗。

旁边,澄信大师也双手合十,开口道:“阿弥陀佛,三位施主,老衲也先回去了。”

可人、乔云、杨忠归相继抱拳:

“大师今晚辛苦了,还是早些回去歇息吧。”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澄信大师微微点头,随后便朝着浩气盟营地的方向走去。

乔云看了眼战场,发现他们说话的这会儿功夫,战场已经进入了收尾阶段,仅剩的几个三流二流的山贼她根本就提不起兴趣,便也向可人和杨忠归告辞,返回营地睡觉去了。

可人对李长源三人的离去并没有什么想法。

他们能提前退场回去睡觉,但她不行。

她可是这场“战役”的最高统帅,必须等着自己手下的将士们打扫完战场再一同凯旋。

其他统帅会不会这么做她不管,但她本人必须这么做。

同甘共苦,这是杨忠归当年教她的第一课!

连珠寨被剿灭之后,可人特地准备了一餐丰盛的庆功宴犒劳众人。

当然,喝酒是不行的。

要知道,还有一个更加强大的天龙寨还没被剿灭呢。

要是大家都喝醉了,天龙寨又趁机袭营,届时怕是没几个人能活下来。

这个警惕心,可人还是有的。

不过她也不是不近人情。

她已经决定,等剿灭了天龙寨,便允许营地内的江湖侠士一醉方休以做庆祝。

在庆功宴结束后的次日上午,李长源和可人等人得到了消息,似乎是受到了连珠寨被剿灭的影响,天龙寨再次收缩了防线,看起来似乎是想坚守不出。

至少,短时间内肯定是不想和浩气盟对上的。

对此,李长源则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看来这天龙寨是打定了主意要和浩气盟进行更加长久的对峙了。

不过,这不过是无用功罢了。

有些事可不是一味逃避就不用面对的。

难道他们当了缩头乌龟可人就不会打他们吗?

显然是不可能的。

可人这边,在休整一番后,必然会对剿灭天龙寨一事进行谋划。

不过,那就跟他李长源无关了。

反正有可人和澄信大师两位宗师高手在,浩气盟不可能会有太大的损失,他一个小小的道士已是可有可无。

是以,他决定去洛道看看。

答应于睿的事还是得做到的,不然不太好交差,这一个多月后的新年也不太好过。

至于梁茜他们二十位纯阳精英弟子,李长源不打算带去。

还是让他们继续待在金水镇,听从可人的指挥,多历练一段时间吧。

毕竟,他们下山的目的,就是支援可人,而不是跟着自己四处乱窜。

不过,在走之前,肯定还是要跟可人打声招呼的。

一来人家是主,他是客,客人走的时候哪有不通知主人家的道理?

二来嘛,还是希望她能多关照关照自己那些师侄。

尽管可人对李长源的离去十分不舍,但她也知道天下无不散筵席,两人是迟早会分开的。

好在大家都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重逢。

别误会,她只是单纯的馋李长源的剑道,想经常和她论剑,可不是馋他身子。

他们的感情可是很纯洁的。

虽然,李长源相比于论剑,更想和她论论她的深浅和自己的长短。

(未完待续。。。。。。)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