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没有想到楚言居然会直接反抗。

不是说这种时候男生都会被吓得不敢动弹吗,怎么眼前这个男生的反应有些不太一样?

事实上,西装女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所以看到了楚言冷静的样子,她反而先慌乱了起来。

看着一个貌似冷艳成熟的职业女性,在自己的面前露出了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楚言无奈地扯了扯自己的嘴巴,终是没有在第一时间动手。

“我让你停下,你没有听到吗?”紧紧地控制着对方的手,楚言打算最后给女人一个道歉的机会,然后再把她“和平”地交给李清流。

事实证明,楚言并不是一个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

然而片刻之后,女人做出的反应却是偷偷地打量了一圈四周。

见到大多数的人都还在玩着手机,且没有注意到这边,她便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悄悄地将楚言又向着墙角里挤了挤。

“我可以给你钱,你只要让我摸一摸就可以了,怎么样?”低着头看着楚言精致的五官,女人轻轻地咽了一口口水,小声地问道。

随后她的手就又摸向了少年大腿。

此刻,女人的身体几乎已经贴在了楚言的身上。

闻着从面前传来的淡淡香气,楚言的脸颊再一次忍不住地红起来。

该死,这具身体到底是什么情况。

郁闷地在心里吐槽了一句,楚言撇开了自己的头,沉沉地叹了一口气:“我给过你机会的。”

“什么?”女人大概是没有听清楚言所说的话,便又俯下身子问了一句。

然后,楚言的手就已经扯住了她的领子。

“嗬啊!”

“砰!”

对于女人来说,她听到的是一声“娇喝”。

紧接着,她的身子便已然飞了起来,并在一阵晕眩中摔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

“好像有人打人了。”

车厢里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李清流挤过了人群来到了楚言的身边。

当公车在路上靠边停下的时候,楚言就已经将事情说了一个明白。

西装女被李清流控制了起来,而楚言呢,则是也要去警局里做一个笔录。

······

“所以啊,言小兄弟,以后这种事你还是要让我们这些警察来做知道吗,第一时间呼救,保证自己的安全。否则你要是受伤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马路边,李清流一边联系着自己的下属过来接人,一边给楚言做着安全教育。

“我也想过理智的解决问题啊。”苦笑着摊了摊自己的手,楚言无力地指了一下被李清流控制在手里的西装女:“可她根本就不听人说话好吗。”

“你能指望跟犯罪分子讲道理?”对着楚言翻了一个白眼,李清流又转过了头来,压了压身前西装女的肩膀说道。

“好了,现在轮到你了。说说吧,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第几次了?”

因为不是正式的询问,所以李清流也没有准备问出西装女的姓名年龄家庭住址,只是想要大致的了解一下情况罢了。

“第,第一次。”西装女低着头,轻声说了一句。

“至于为什么······”应当是沉默了半响,她才神情黯淡地笑了一下,继续说道。

“因为我已经二十九岁了,却还没有交到过一个男朋友,更没有体验过那种事情。”

说着,她就又看了楚言一眼:“再加上今天又遇到了这位小兄弟,所以一时间就没有忍住······”

下意识地将目光看向了楚言那“妖孽”的脸蛋,李清流发现,自己居然在一瞬间对西装女的话产生了些许认同感。

像言小兄弟这样的男生走在街上,恐怕真的会让人生出一种想要犯罪的感觉的吧······

不过很快,李清流就清醒了过来,并不轻不重地踢了一脚西装女说道:“人家长得再好看,那也不是你犯罪的理由!先给人家好好地道个歉再说!”

“我,我知道了。对不起。”垂头丧气地对着楚言躬了躬身子,西装女还算诚恳地道了个歉。

“算了。”念及对方还是初犯,所以楚言也没有多做计较。

摆了摆手,便算是将这事揭过了。

看着楚言大度的样子,再加上之前,少年连续两次遭遇了犯罪之后,都能够保持冷静的态度。

李清流心里对于楚言的评价不禁又上升了不少。

为人大气,办事利索,处变不惊,且不拘泥于小节,除了有些喜欢逞英雄之外,这小子简直天生就是当警察的料子。

他要是能来我们局里工作的话,肯定会是一把好手。

可惜啊,现在的年纪还太小些。

“总之,言小兄弟你放心,该给你的交代我们警方一定会给你的,绝对不会纵容恶势力的滋长。”郑重地给了楚言一个承诺,李清流控制着西装女的手是又抓得紧了一些。

接到通知的警察很快就抵达了现场,西装女被铐上了手铐带上了警车。

而楚言和李清流呢,则是坐上了另一辆车,一同前往了警局。

“说起来,李姐,你不是要出去办事吗,跟我一起回警局没关系吗。”想起了先前李清流在车上眉头深锁的模样,楚言犹豫了一下出声问道。

“哦,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是你关姐喝酒没带手机没带钱,又被人扣下了而已。”坐在副驾驶上听着楚言的问题,李清流回过了头来淡淡地说道。

“她那人皮糙肉厚的被多扣一会儿也没什么。反倒是你,第一次去警局,还是要有人陪着的比较好。那里我熟,到时候你只管跟着我就是了。”

“这样啊,那就多谢李姐了哈。”汗颜地擦了一下额头,楚言感觉自己已经可以想象得到,关山因为没带钱被人押在店里洗盘子的模样了。

而且,居然会有人大白天的去喝酒的吗······

“不过,李姐,你和关姐的感情还真好啊。”

“是吗,还行吧,都是陈年旧事了。”

“你们现在也才二十多岁吧。”

“啧,你一个小屁孩在意这么多干什么,好好读书,以后多为社会贡献才是正事,明白了吗?”

“知道了······”

“对了,你家人的电话给我一个,我联系她一下让她到时候来接你。”

“额。”

直到此时楚言才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自家的那个姐姐,估计又要不能消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