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项八问与众人说话间,第四道雷劫已然降临。

此道雷劫,苏轼已经察觉到凶险的意味了。

但他仍然没有从空间袋中取出‘凤栖梧’,依旧选择以肉身硬抗,用雷劫之力打磨自己的武道之体。

系统也不是万能的,难保哪天会出现什么变故。

在梦境中,他就不止一次体会到命,运二族的强大,那是让人灵魂都颤栗绝望的存在,他不想让绝望在现实中重演。

在命,运二族随时都有可能破封下界的情况下,苏轼不想放过每一个可以让自己变强的机会。

他不想真到了那一天,只能作为一个可悲的旁观者,他想和秦皇这些人族脊梁站在一起,并肩作战。

第四重雷劫,让苏轼的武道之体第一次出现了损伤,右拳处有鲜血滴落,有雷霆之力的刺痛感侵袭全身。

第五道...第六道...

苏轼始终以肉身硬撼,尽管在外人看来,此时的他全身都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很多处地方都快被雷劫劈成焦炭了。

但他自己却能清晰感觉到,每承受一道雷劫,武道之体就往前更进一步,不断的在蜕变增强。

此时的他没顾得上查看系统,不然他会惊奇的发现,在内蕴一栏,有大量的雷劫之力被系统存储了下来,可以用作加点。

也就是说,系统在他渡雷劫的时候,也在不断的吸收雷劫之力,不然他绝对没有那么轻松扛过这么多道劫难。

在雷劫之中锻体,这是多么疯狂的念头和行为,看一旁围观的楚武师生表情就知道了。

“苏轼这小子疯了不成,这都第七道雷劫了,竟然还打算以肉身硬抗!”

项八问的脸色也没比苏轼表面的焦黑色差到哪里去。

原本他还不是特别紧张,但哪里料到苏轼在雷劫中这么玩,用肉身和雷劫硬碰硬,这不是作死吗?

而他身旁的项九问和李平等人,早就被这场面震惊的说不出话了。

原本前几道雷劫落下时还不时惊呼出声,现在都快不敢看这画面了,生怕下一道雷劫之后,苏轼就直接领盒饭了。

第七道雷劫的颜色,已经不再是以青色为主,而是呈青紫色状态,就连操场边缘的众人也明显感觉到了威压的增幅,何止比之前第六道时翻了一番。

苏轼还是没有选择拔剑,这还不是他的极限!

第七道雷劫肆虐而下,狂暴的雷霆之力简直有种毁天灭地的错觉。

“始皇拳,众生相。”

苏轼的始皇拳原本还没达到第三式众生相的程度。这一次的雷劫,他的武道意志和武技同样也得到了不小的蜕变。

众生相一出,此刻苏轼身后秦皇的虚影上空,竟然有不少虚幻人影浮现,冥冥中有人族众生意志加持此拳。

秦皇武技,果然不同凡响。

第七道雷劫之力消散,众生虚影破碎,秦皇虚影隐入虚空。

苏轼仰面而倒,劈成焦炭的身躯下,还隐隐有股肉香味传出。

“苏轼!”

“师弟!”

“厨子!”

围观众人纷纷惊呼出声,团执吾还不合时宜的咽了咽口水,引得众人怒目而视。

项八问脸色沉重的制止了想跑过去的众人,雷劫还没结束!

“竟然不止七重,难道会是九重雷劫?”

“哥,怎么办,你是超脱境武者,难道没有一点办法吗?”

项九问此时已经明显有些慌张了,苏轼不仅是他的徒弟,更是楚武未来的希望啊。

项八问没有理睬他,但从他颤抖的脸庞看得出,他也有些心乱了。

可雷劫之下,容不得他们出手干预。以他超脱境的修为若是强行出手,恐怕会引来远超三灾境的劫难,到时候不止他自己陷进去,苏轼也绝对十死无生。

但同样,在他看来,苏轼目前这状态,一旦九重雷劫必死无疑啊,就连下一重都不一定能渡过。

“哥,要不你求求凡祖,让他想想办法。”

项九问再度哀声相求道,他可不想这徒弟就这么没了,他还想等着苏轼给他养老呢。

“恐怕凡祖也无能为力,我...”

项八问神色落寞的说道,脸色的悲痛之色不比项九问少分毫。

这小兔崽子,让你玩的花,玩砸了吧!

其实苏轼此时的状态根本没有众人看到的那么凄惨,蕴含着破灭毁灭之力的雷劫在进去身体后,竟然有生机孕育,滋养着破损的武道之体。

“是时候踏出化凡境的第一步了。”

苏轼暗道,他这又不是三灾境,非要渡过劫难才能踏入下一个境界。

他一直没跨出破境这一步,是想看看武道之体在雷劫之下能不能再度蜕变。

现在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可真就要砸了。

化凡境这一层壁障,对现在的苏轼来说,弹指可破,要是他愿意,甚至能连着踏出去好几步。

随着踏入化凡境,苏轼的武道之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这同时也要归功于体内蕴含的雷劫生机。

这一刻的他,远比凝脉境巅峰状态下更加强大。

随着他的再次起身,表皮的焦炭层也在不断脱落,蜕变之后的武道之体更是弥漫着一种神性的光泽。

“卧槽...”

苏轼的老师项九问惊讶的瞪大着双眼看着这一幕,嘴巴张大着都快能塞下自己的拳头了。

除了一句‘卧槽’以外,根本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惊喜交加外带不可思议的情绪。

这确定是自己的徒弟,而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而身旁的众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包括项八问在内,此刻看着这不合常理的一幕,都有点丧失思考能力了。

雷劫要是都能这么玩,那还算什么劫难?三灾境的雷劫确实有助武者蜕变之效,但从没听说过还带满血复活的啊,雷劫有生机反哺,开什么玩笑?

可苏轼身上涌动的生机告诉在场各位,常理就是用来打破的。

第八道雷劫蓄势待发,劫难之力远比第七重雷劫更甚,可对于此时的苏轼,可能还不如他经历的第七重雷劫。

众生相虚影再度身后浮现,他甚至借助弹跳之力冲天而起,主动迎向将要降下的雷劫。

这一刻苏轼的身姿,展现出的无上风采,牢牢的刻在了围观的每一位楚武的师生心中。

其中,就包括此前对他异常敌视,视他为‘楚武之耻’,‘变态色狼’的姜研同学。

她此刻的脸上甚至还挂有苏轼刚才遭劫时留下的泪痕,可能她自己也不清楚现在对苏轼到底是一种什么感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