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只陆地尸狼,和狩天云蟒一般,都是来自冥虚界的冥兽。

冥兽只存在于冥虚界内,但是众多大能却能够施展生同时手段,将冥兽的力量,转嫁到自己的身上。

丁镇虚的冥身阵是方法之一。

林夜身上的通冥玄脉,也正是其一。每一种方法都无比的珍贵,这也是为何天冥宗,一定要找到林夜,将通冥玄脉给夺回来的原因。

若是能够沟通冥虚界冥兽之力,降临自身,实力将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虽然天虚门门主郭千帆,未能拥有进入冥虚界的实力,但是在天虚门内。

直接圈养了一只冥兽!

并且通过特殊的方式喂养,能够直接吸收冥兽的实力,加持自身。

若非林夜的实力太强,让他感受到了压力,也不会动用这等秘密手段,如今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动用了这等手段,就已经让天虚城内所有人都知晓了。

但是郭千帆并不后悔,适当地展现一下实力,也未尝不可。

然而当这一道火焰落下来的时候,郭千帆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

轰!

郭千帆仿佛置身于一个火焰地狱般的世界,周围都是能够将人焚烧成灰烬的火焰,炙热的气息,似乎正在席卷全身。

终于,火焰之力涌入到了郭千帆的体内。

临死之前。

郭千帆唯一的念头就是。

我不该碰那一尊鼎!

外界人的眼中,郭千帆的身体,瞬间成为了一道火焰,被红莲劫鼎之中涌出的火焰,当场吞噬。

二长老等人顿时脸色大变。

“门主被烧死了!”

“此人好生阴险,竟然故意露出破绽,让门主触摸这鼎!”

林夜的这小手段,稍微有点眼力劲,就已经将之看穿,一时间众人只感觉林夜此人,极为可怕。

不仅实力强大,更是心思缜密,虽然这只是一个小手段,但是却能够奏效。

林夜并未理会这些震惊的长老们。

红莲业火之力一卷,直接将那挣扎的陆地尸狼给卷入到了九幽血海上。

那陆地尸狼的本体也十分庞大,同时不停地挣扎着,发出了阵阵怒吼,更有着恐惧之意。

啪!

九幽血海顿时血浪翻滚,巨浪涌动的瞬间,就仿佛化为一只血手一般,将那陆地尸狼给卷入血海之下。

轰!

九幽血海的海面上,掀起极大的动静。

主峰也在不停地上涨。

大量的血海之力不停的转化,力量纷纷涌入到林夜的气海之中,使得林夜玄力在此刻飞速暴涨!

虽然昨夜才服用八品丹药,完成了一个小境界的突破,但却丝毫不影响林夜此刻的再度突破。

林夜周身气势暴涨。

二长老等人纷纷后退,被林夜这一股气势压迫得难以喘息,仅仅是释放出来的气势,就已经如此恐怖,已经有许多人,无法忍受这一股压迫,甚至都开始打算逃离此地。

“轰!”

林夜双眸中绽放出一道精光。

在众目睽睽之下,完成了突破。

九幽冥王虎之力收敛。

狂血咒效果消退。

但此刻林夜的玄力修为,直接迈入了日曜三境!

与此同时,一道血海礁石缓缓浮出海面。

但此刻林夜并未去研究礁石上的东西。

“此人竟然在突破。”

“诸位,此刻不出手,更待何时!”

“莫非你们以为,此人突破之后,会留我等活口不成!”

二长老冷声喝道,直接唤醒了众人。

剩余的长老们,仿佛被一语惊醒。

的确,对方也许会放过一些毫无威胁的月轮境,但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这些日曜境的存在。

一瞬间,所有人都知道该怎么做。

其中一位人对着二长老说道。

“吾此生为天虚门尽职尽责,奉献了半生之精力,如今天虚门气数已尽,吾与天虚门的缘分到此为止!诸位后会有期。”

说完,该名长老,毫不犹豫地冲天而起。

“嗖!”

身形朝着天虚城之外掠去,毫不犹豫背叛了宗门。

三大堂主被杀,数位长老也纷纷暴毙,门主郭千帆,更是惨死在众人眼前,他天虚门自以为是必杀之术,谁知道竟然是给人送菜的。

偌大的天虚门,竟无一人能与林夜匹敌。

留下来唯有死路一条。

刚才离去之人,在宗门内并未留下任何的子嗣,因此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毫无压力,可有些人却是拖家带口的,一时间也都犯难了。

“我也告辞!”

嗖!

嗖!

嗖!

连续三道身影离去。

天虚门就只剩下八位日曜境的长老,

二长老这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岁不止,满头白发随风飘舞。

唰!

孽鬼剑握在手中,林夜伸手一招,将红莲劫鼎收了起来,还有那郭千帆的储物戒指。

包括二长老在内的八名长老,纷纷看向林夜,后者意气风发,气势不减反增,似乎刚才的战斗,没有任何的消耗和损伤。

手执孽鬼剑。

后者站在原地,就仿佛震慑万物的魔神一般。

八人已经毫无斗志,再继续打下去,也就只有在林夜手中殒命,没有丝毫意义。

主要是在林夜面前,他们没有看到半点希望。

“我可以留你们一命。”

林夜开口说道,收起孽鬼剑,负手而立。

这些人不是不想跑,而是在天虚门内有所牵挂,根本就不能跑。

林夜这话一出,众人纷纷眼睛一亮,他们只想着能够用自己的死,来换取天虚门其余人的一线生机,不要被屠宗了。

可林夜的意思,众人岂能不明白。

二长老邢无焕一咬牙,他早已经在天虚门内开枝散叶,后代少说也有几十号人,这些可都是血肉至亲,岂能抛弃。

当即邢无焕连忙上前,苍老的身躯,面对林夜单膝下跪。

“邢无焕,拜见门主!”

他们可以活着,但是必须臣服于林夜!

这是唯一的出路。

不论什么地方,都是强者为尊,林夜虽然看着年纪小,但是行动之间的狠辣独到,绝非天生聪慧就能够养成。

领头的二长老都跪下来了。

剩余七人,也都毫不犹豫,跪在了二长老身后。

“吾等,参见门主!”

“参见门主。”

林夜伸手一招,将八枚丹药送了出去。

这八枚丹药,与薛三田岁两人服用的,乃是同一种丹药。

名为烛骨丹。

效果就是,毒性发作的时候,就会浑身如同铁钉凿穿一般的痛苦。

甚至不需要林夜多说。

邢无焕等人就将丹药给吃了下去。

“都起来吧,天虚门的事情,我不会理会,我只需要你们收集七品以上的药材。”

林夜真的只是为了药材而来?

邢无焕的心中充满疑惑。

若是早知如此,直接将药材送出去,岂不是就可以免遭此劫难。

“快,去将天幽寒心草给门主取来!”

“是!”

林夜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了,类似于之前的冥兽,你们可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