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通!

包括木鬼在内,两大道境的尸体栽倒在地。

苏浩然以大戟撑着身体,抵在地面上的戟把猛然一沉,以大戟为中心,地面咔嚓一声崩裂开六道朝着四周延伸而出的巨大裂缝。

“壮汉。”

朱杰招手将袁振东摄到身旁,大声说道:“把你师父背走,这边交给我了。”

扔下这句话后,朱杰抽出一把金色长剑,朝着镇狱王杀了过来。

“食物而已!”

镇狱王的眼中满是轻蔑之色,根本不理会朱杰的攻击,任由金色剑芒加身,而他手中的黑色长剑同样斩向朱杰的头顶。

噗!

两道血光炸现。

刚才还一脸轻蔑的镇狱王突然大惊,他的整张脸都被剑芒剖开,大片绿血四溅,胸口也被斩透,剑气之中融合着强大的剑意,不断毁灭着他的生机。

“该死的,这是什么剑意,怎会这么霸道?”镇狱王一手捂脸,一手捂胸,疼得他大步倒退。

“呵呵,这是杀戮剑意。”

朱杰的脸上、胸口上、肚子上,同样被划开一道血线,可怕的伤势几乎将他的身体彻底劈成了两半。

但他却在笑,凭着最后一口气息,满意的说道:“为了对付你们这些异星的道境强者,我一生钻研杀戮剑意。我知道我杀不了你,但用我的命,换来杀你的机会就足够了。”

扑通!

说完这番话后,朱杰的身体栽倒在地,彻底断了生息。

“朱杰!”

已然被袁振东背走的苏浩然,扭回头恰好看到这位仙门门主栽倒的画面,疼得他眼角差点瞪裂。

虽然他和朱杰只有一面之缘,可朱杰叫他的那声祖师爷,却是发自肺腑。

尤其是现在末日大劫降临,苏浩然把仙门从不周山上拉下来参战,现在朱杰一死,苏浩然能不痛心吗?

他的怒火,在体内化成了一枚种子,与向他汇聚而来的天地气运相融,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全新的神圣本源。

轰隆!

就在袁振东背着苏浩然冲出这条马路时,后方突然暴发出一浪好似要毁灭世界的恐怖冲击波。

另外三名来自星空长城的道境大佬,加上火猿灵童、彭寿海,同时全力出手。五股含恨一击的道境力量,将重伤的镇狱王直接轰成了劫灰。

然而,如此恐怖的力量,将四周的高楼大厦也同时化成了齑粉。

这还是五大道境强者,在发招后同时以空间之力控制了力量外溢,否则整个城市都会化为劫灰。

与此同时,一个同步传遍全世界的声音响起:“竟敢杀我尼比鲁两尊一等王爵,数位二等王爵,这个世界,当灭!”

“谁在说话?”

大夏龙主站在京都香山山顶,仰头看天,心中生出一抹无法言喻的恐惧感。

随即,天色渐暗,一股强大的力量好似从天外降临的雾霾,将阳光都给遮蔽了。

“这是怎么回事?”

西半球,那个象征着最强国度的统治者,站在某宫的天台上看着天空。

他那头方便面样式的金色卷发,被狂风吹乱。

他那标致性的黑眼圈,让他此时显得比平时更加苍老。

他领口处扎着的那条骚红色领带,都在雾霾中显得黯然无光。

随即,一道道身上散发着冰冷微光的道境强者,从天外飞了进来。

如果细数一下,一共一百零四尊道境强者。

也就是说,尼比鲁星,一百零八道一层次的王爵,除了死掉的几位,其余全部现身了。

“不应该啊!”

东洋,某士山的山顶上,东洋第一武圣樱木远志,仰天呐喊道:“尼比鲁人视我们为人体大药,一定会慢慢采摘才对,怎么这么快就要发动决战了呢?你们这些异星混蛋,是你们逼我的……我将踏入道境,与你们血战到底。”

说话间,樱木远志伸手入怀,无比珍重的从怀里摸出一个香囊,从里抠出一颗金灿灿的丹丸。

然而,不等樱木远志将丹丸扔进嘴里,一声好似炸雷的呵斥声在他耳边响起。

“食物,本王早盯上你了,还想突破道境?本王这就吞了你进补!”

这道声音,震得整座某士山都在颤抖,樱木远志手中的丹丸吧嗒一声掉落在地上。

随即,一道巨大的掌印横空,甩出一道道火焰彗尾压向某士山。

道境一掌太过恐怖,整个大山瞬间被抹平,大片烟尘升腾而起,几乎笼罩了半个东洋国。

个别顶级强者更看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事情,几乎被拍烂的樱木远志,被一股鬼力摄上高空。

随即,一个来自尼比鲁星的道境一级现身,张嘴一吸,血线凝丝全部被他吸入口中。

他竟然将东洋第一武圣吃掉了,并且打了个饱嗝,在高天之上猖狂大笑道:“美味啊,地球上的下等生物们,你们还有多少大圣,本王全要吃。”

类似的事件,在全世界其他地区也在发生着。

一个身披重甲的尼比鲁道境强者,降临到了北美洲。一名老迈的大圣,刚击条几名狱卒,就被一只空间之间形成的巨大手掌握成一片血雾,然后被重甲道境吸入口中。

但最惨烈的还属非洲大陆。

黑人兄弟相对单纯,以为团结所有高等战力,在面对强敌时就能有一战之力。

所以,南非做为经济最发达地区,几乎将所有武圣层次的强者都重金招揽了过来。

结果,数名尼比鲁道境降临,几乎三两下就将非洲的高等战力一锅端掉。

“完了,这个世界没希望了。”

“地狱的战士都是不死之身,还把我们当成人体大药,视我们为食物,我们拿什么抵抗啊?”

“军队呢,我们的战士在哪,我们需要保护。”

非洲大地上,只要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就能听到痛苦的哀嚎声。

更让人绝望的一点,从尼比鲁星上,依然有运兵的大舰不断降临地球。

当这些大舰的舱门打开后,不仅有狱卒出现,还有最先通过星门降临M国的那些的怪物,地狱三头犬、双头巨人、毫无理智可言的骨刺怪物。

“怪物,恶兽!”

当这些来自尼比鲁星的恶兽降临大夏后,驭兽宗的人终于现身了。

一道传送阵的大门,突然出现在京都的大皇宫广场前,身材粗犷的屠洪雷,带着一众屠氏族人从中走出,并且在他们的身后,掀起一浪浪腥风,伴着一阵阵凶兽咆哮的声音。

尼比鲁有怪物恶兽,驭兽宗同样豢养了外界早已经绝种的上古凶兽。

一群群足有牛犊大小的神山灰狼率先冲出,然后是一队队体型巨大的三角巨犀、还有身披长毛的猛犸象,甚至出现了数头成年的剑齿虎。

这些凶兽一现身,都不用驭兽宗的人指挥,便咆哮着冲向了来自尼比鲁的恶兽。

“杀!”

屠洪雷抬手一挥,对着身后的族人大声说道:“我们驭兽宗,哪怕今日灭族,也不能丢了宗主的脸,我们的信念就是血战到底。”

“杀!”

“杀!”

“杀!”

屠氏的族人们,拎着巨大的白骨棒、杀向了尼比鲁星的战士。

轰!

双方刚一碰撞,便激起了大片的血浪。

恶兽对凶兽,利爪和獠牙互撕,展开了最原始的惨战。屠氏一族,也像野蛮人一样大杀四方。

紧接着,传送阵之中,又走出一阵阵穿着机甲,手捧四维紫晶枪的战士。

没错,两界城的战士们也参战了。

血战到底!

地球一方,几乎高端战力全部出现,抱着血战到底的决心,投入了战斗。

“终于肯出来了吗?”

与此同时,四尊尼比鲁的道境强者降临京都。

为首的一人,身高接近两米高,双眼之中闪烁着好似能冻封天地的冷芒,一脸贪婪的说道:“这些大药不错,而且体内拥有神圣血脉,我镇星王要了。”

“我也要。”

“我也想分点。”

“这些大药一定很美味。”

另外三大道境,显得更加贪婪,甚至舔.起了嘴唇。

可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色唐装的儒雅中年从天而降,站在街边一个公道站牌上,从容说道:“很不幸,你们四个也被我盯上了,你们是我的猎物。”

ps:感谢透.视浩然投上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