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九点半,言非凡回到了醉墨华庭。

他走进家门,就看到原本放在阁楼的斯诺克球桌,竟然被放在了客厅里。

还有萨克斯演奏的《茉莉花》从阁楼那传来。

言非凡直接踏上楼梯,上了阁楼。

他惊讶的发现,这里已经是大变了模样。

阁楼空间被一排高达两米多,镶嵌着大块雕花玻璃的红木屏风分成了一东一西的一室一厅。

言非凡所在的东厅,地面上铺了一层厚厚的小碎花毛毯,四周的墙壁上也满是装饰挂毯。

他还看到了一张放着超薄笔记本电脑的电脑桌,一张配着蒲团的低矮茶几。

茶几上放着一套紫砂壶瓷茶具。

在东北角,放着一台饮水机,还有一张装有一百零五册书籍的书橱。

言非凡还注意到,东侧墙壁上还挂着两副羽毛球拍。

至于余苏叶,还有姐姐,她们姿势慵懒的各自坐在手掌造型的大沙发上。

这两人一人在看一本大部头的医学专著,一人在玩平板电脑。

“非凡,今晚合作项目,谈的怎么样?”

面对姐姐的询问,言非凡刚要脱口而出,说没戏了,在话到嘴边的那一刻,硬生生止住了。

好险啊!

在这个项目合作上,余苏叶要归于商业间谍。

“只是初步谈了谈条件,还需要再细谈。”

言非凡含糊了说了一句,注意到余苏叶在用眼角余光偷瞄自己。

他不由的有些庆幸,自己及时的醒悟过来。

言非凡转而道:“那斯诺克球桌……”

言自若接过了弟弟的话,回道:“非凡,王主任说,我们不需要的话,他会雇人来拆卸搬走。”

“毕竟是花好几万买来的,再卖就不值钱了。”

她伸了一个懒腰,接着说:“非凡,你要不要练习一下斯诺克,培养一个运动爱好啊?”

言自若又劝说道:“苏叶很会打羽毛球,你却没一个像样的爱好。”

“医院再举办联欢活动、运动比赛什么的,你只能在一旁看着,多尴尬啊!”

言非凡认真的说:“培养爱好,浪费时间。而且,治病救人即是我的工作? 也是我的爱好。”

他又转移话题道:“阁楼一天就变了大模样? 效率不错!”

余苏叶放下书籍,轻笑道:“还算行吧。”

“不能大作改动? 又得赶时间? 只能让家装公司怎样方便,怎样快捷来布置了。”

她又一脸惋惜的说:“要是在阁楼也能改造出一间洗漱间就好了。”

言非凡翻了下眼皮? 说:“你倒是会想好事。”

这时,言自若起身过来拉住言非凡的手? “非凡? 这个沙发你坐坐,来感受一下。”

等言非凡坐了下来,她又问道:“是不是很舒服啊?以后,你就可以坐在这舒服的沙发上? 和苏叶一起看书? 一起讨论医学问题了。”

言非凡又站了起来,摇头说:“坐着是舒服,不过,不适合看书和学习。”

“太过舒服的环境,会降低学习效率。”

听到这话? 余苏叶忍不住反驳道:“没自控力之人,即便头悬梁锥刺股? 成就也是寥寥。”

“环境对自控力强的人来说,只是无足轻重的外在因素。”

“这种情况下? 为啥不把环境弄得舒服一些,让自己更轻松愉快的学习呢?”

言非凡不想浪费时间与她争辩这个问题? 再次转移话题? 说:“我要回房间写论文了”。

“哎? 非凡……”

言自若喊了一声,没喊住他,有些讪讪的对余苏叶道:“其实,非凡他也想舒服的学习,只是以前没有那么好的条件。”

“苏叶,我告诉你哈,非凡他七八岁就开始做家教赚钱了。”

“这么说吧,我中学和大学的所有花费,基本上都是非凡通过家教赚来的。”

余苏叶顿时来了兴致,说:“若若姐,你给我说说非凡小时候的事情吧……”

言非凡关于椎管内肿瘤的乙醇穿刺注射论文,其实已经写完了。

不过,为了防止出现引用、注解错误等这样的学术性问题,还需要进一步的细致校对。

这对博闻强记的言非凡,不算多大工作量。

即便如此,等他从头到尾的认真做完这个工作,也用去了近一个小时。

这时,言非凡才注意到,手机上的呼吸灯在闪烁个不停。

他打开手机,发现是郑立彬转发来一份邮件。

这是警察王增林的病历。

王增林就是下午,言非凡在区公安分局见到的那位歪着腰走路的警察。

言非凡对他的伤情,产生了兴趣。

他就让郑立彬在方便的时候,向那人索要一下病历,研究一下。

言非凡打开邮件的附近病历,先点开了王增林的CT影像。

CT影像相比核磁共振影像来说,清晰度稍有不足,尤其是在探测血管、神经等人体组织上。

问题是子弹头是金属,王增林是不能做核磁共振检查的。

只不过,这对言非凡影响不大。

以他对人体结构的精细掌握,只要知道子弹头卡住的具体位置,其周围情况,自然也就明了了。

所以,只是看了CT影像一眼,言非凡就明白了为什么医生说取出这颗子弹会有危险了。

这颗子弹卡在了第一腰椎和第二腰椎之间。

从细微位置来判断,子弹正处在椎间神经和动脉的密集区。

取出这子弹的手术,只要稍有不慎,就会伤到神经或动脉,后果难料。

最主要的是,这颗子弹位于腹腔内侧,手术视野完全被被肝脏、肠和胃等器官遮掩。

这里所说的手术视野,说的就是暴露。

在手术台上,暴露非常重要。

只有暴露清楚了,才能准确无误地施行解剖、分离,切除或者修复。

“暴露不清楚不要做!”这可是外科箴言。

暴露一方面是靠各种器械牵引张开,提供给外科医生足够的视野空间,还有操作空间。

另一方面是要保持手术视野的干净、清晰。

主要是分离粘连和彻底止血,还有及时的抽吸手术中流出得各种液体。

就王增林的这种情况,相当于在摸黑做手术,又是在危机重重的高风险地带,自然是没有一位外科医生敢动手了……

明晚上有一台大拇指全型再造手术,言非凡需要养精蓄锐。

他快速过了一遍王增林的病历,就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