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以试一试么?”

女孩反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

林墨染尴尬的笑了笑。

海口都已经夸出去了,他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刚刚是在耍你玩吧!

而且万一真的有的有用呢?

……

“小妹妹,这东西可以给我么?”

林墨染指了指手里的餐盒,转移话题道。

他出来就是为了给大哈买肉吃,眼下这个小女孩正好送过来了,倒也省了他的事了。

“当然可以,反正都是给你家那只可怜的狗狗!”

女孩嘟了嘟嘴,点了点头道。

“小哥哥,你以后可不能在饿着狗狗了哦。”

“一定,一定!”

林墨染挠了挠头,笑道

心里却是暗自决定,等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必须得给那傻货一脑壳蹦,省的那货每次看什么《狼与自然》之类的纪录片的时候到处鬼嚎。

你说你月圆之夜嚎上那么两声倒也显得有那么几丝气势,可这有事没事就乱嚎算什么?

是在哀怨这个世道的不公,还是在抱怨水果味的狗粮不好吃!!!

再不济是到了发情的季节?!

最重要的是。

在看监控的时候。

他发现只要是眼前这个小女孩一送食物过来,那货居然就立马果断的停嘴。

林墨染现在严重怀疑大哈说什么学习祖宗训是在蒙他,其实它嚎叫的真正原因是想骗吃骗喝。

“珠儿,你怎么在这里?不知道姐姐找你半天了么?”

突然。

就在这时。

自远处。

一道犹如黄鹂一般的叫喊声突然传了过来,猛的打断了林墨染的思绪。

那是一道女声。

声音娇中带着几分妖,柔中夹着几分媚,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鸢啼凤鸣,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再一听去,却又如那潺潺流水,风拂杨柳,低回轻柔而又妩媚多情;细细再听,只觉天阔云舒,海平浪静,令人心胸开阔欲罢不能。

顺着声源处看去。

果不其然,是一个差不多年约双十的年轻女子。

小巧的瓜子脸、带着薄薄的红晕。琥珀色的大眼澄澈无暇、纯真的气息带着引人犯罪的诱惑、粉色的唇膏微微开启、迷茫而又魅惑人心、一头琥珀色的长发。

女子身着一身洁白的蕾丝长裙,包覆着纤巧玲珑的身躯,墨玉一般的长发上别着一枚小巧的白金皇冠。

发丝随风飘荡,吹落在象牙白的肩膀两侧,飞扬的长发下是一张水晶般绝美精致的面孔。

阳光洒在女子的脸上,如碎汞般美丽耀眼,将其优雅的魅力发挥到极致,裙摆细细密密缀满了小小的铃铛,风一吹便叮咚作响,淡紫色的流苏随风舞动。

毫无疑问。

这是一个绝妙的人。

哪怕是林墨染也不由的多看了几眼。

当然。

他是抱着纯粹欣赏的目光看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赏美之心自然也是如此。

看了几眼后,林墨染便收回了目光。

看几眼还好,但若是一直老盯着看的话,未免就会给人一种太猥琐的感觉!!!

“姐姐,你……你怎么来了?”

林墨染身旁,小女孩挠了挠头,微不可见的稍稍后退一步,汕汕找道。

“姐?”

林墨染眉头微微一挑,对比了一下,还别说,这一大一小确实长得挺像的。

大的是个大美人,小的也是个小美人胚子,住不了几年定会变成一个倾国倾城的人儿。

这要是放在古代,妥妥的会被贴上祸国殃民的称号!

“阿珠,姐姐给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妙龄女子快步走向前来,一把抓住了小女孩,语气颇有些愠怒。

“姐姐,小哥哥不是陌生人!”

小女孩委屈道。

“不是陌生人?你们认识多久了就敢这么说话?”

妙龄女子双眸一凝。

“我和小哥哥是今天刚认识的,不过……不过我和小哥哥家养的狗狗已经认识了一个月了哩!”

小女孩掰着自己的手指头数道。

“阿珠,你敢不敢再说一遍!”

妙龄女子微微一愣,下一刻,脸上登时浮上了满满的怒意。

“人家……人家,已经和小哥哥家养的狗狗已经认识了一个月了……”

小女孩抬头瞥了一眼妙龄女子,声音越来越小。

“方阿珠,你知道你说的什么么?”

妙龄女子双眸似乎在放火。

她一个唐唐近乎千亿资产家族的继承人之一,居然跑这里跟别人的狗玩到一起,而且还玩的那么开心,这不是在明摆着丢他们方家的脸么!!!

这样的行为,绝对不允许存在!

“方阿珠,赶紧给我回家,罚你默写一百遍家族家规!”

深吸了一口气后,妙龄女子冲着小女孩吼道。

“这位美女,你妹妹还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不至于这么严厉的责罚她吧?”

看了一眼吓得浑身有些发抖的小女孩,林墨染有些于心不忍。

一个不过十几岁的小女孩,放在他那时候,还在漫山遍野的到处浪呢!

“这是我们自己的家事,就不劳烦你费心了吧!”

妙龄女子用余光瞥了一眼林墨染,声音冷冰冰道。

虽然说的内容很不客气,但也算是保持了些许的理智。

能够住的起湖心别墅的,没有一个会是简单人物。

这若是换做别人,此刻她恐怕早就一个电话让手下直接动手了。

“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令妹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正是童趣的年纪,不应该这样束缚,太过俗规,只会如同一张无形的蜘蛛网一般,固化并折损了童趣的飞翼,并不有利于小孩子的心理发展。”

林墨染淡淡说道。

童趣是人类来到这个世界,还不曾被世俗浸染,仅留的那点本色,有原生态的天真、自由和不羁。

若是童趣都没有,那人的一生注定会在某些岁月灰暗一片!!!

“阁下,我还是那句话,我家的事,与你无关!”

妙龄女子眉头微微一皱,似乎是在可以压制自己的怒火,声音依旧冷若寒霜。

“对了,不知你是否可以忍痛割爱,将之前与阿珠玩耍的那条狗卖给我,我方家绝对会出一个让你满意的价值!”

微微停了片刻,年龄女子突然说道。

这句话主要就是一个意思,那就是自报家门。

方家,资产近乎千亿,放在容城那是属于巨无霸的顶级存在,轻轻跺上一脚,整个容城都要抖上三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