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不仅仅是秦暖玉紧张,杨家的一众人,也是十分紧张的。

他们也是人生当中,第一次见儿媳妇来到啊!

谁都是第一次,难免有些神经过度。

当车子停下来,打开车门的时候,杨母第一个站出来迎接,上前就抓住秦暖玉的小手。

“是暖玉吧,欢迎欢迎,我们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是把你给盼来了。”

秦暖玉吓了一大跳,但是感觉到杨母手上的温度,她又瞬间平静下来,心里的紧张,消失了大半部分。

杨母的手很粗糙,和很多普通的农村妇女都一样,磨得已经有老茧了,坑坑洼洼,有些不平。

但是很温暖,很舒适,能够给人一种安全感。

不像很多人,脸上笑容满面,但是手上,却是冷冰冰的。

“阿姨您好,我是暖玉。”

秦暖玉微笑着介绍自己,杨母则是兴高采烈的上下打量着。

“好孩子,长得真漂亮。我们家小凡有福气,能够找到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秦暖玉有些害羞,微微低下头。

“阿姨过奖了,能够跟小凡在一起,是我的福气才对。”

“哪里,你不用谦虚,你长得跟电视里的明星一样漂亮,要是放在以前,我都不敢想,小凡能找到你这么漂亮的女朋友。我一直觉得,他能娶到我们村的村花,都算是顶天了。”

杨小凡脸一黑。

“妈,你儿子我也没有那么差吧?我考上苏北大学,好歹也是985和211的双一流大学。我还是很有含金量的。”

“好好好,你有出息行了吧。暖玉,这是你叔叔,这是小韵和小晴。”

秦暖玉冲着杨父,微微低头致意。

“叔叔好。”

杨父点点头,有些手足无措,但是又不想在晚辈面前拉下脸,只是轻咳一声,微红着脸道:

“不用这么客气,你和小凡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把这里当做是你自己家就行。”

“嗯,谢谢叔叔。”

秦暖玉道谢一声,将目光放在杨小韵和杨小晴的身上。

面对两个妹妹,她就相对没有那么紧张了,微笑着挥挥手。

“小韵,小晴,你们好。”

小韵柔柔弱弱的,也是那种娇羞型的,微红着脸,回应了一声。

而杨小晴,则是一直躲在她的身后面,探出来一个脑袋,一双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秦暖玉,眼珠子滴溜溜直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杨母狠狠瞪了她一眼。

“死丫头,你姐姐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怎么一点不知道礼数?”

杨小晴朝着她吐了吐舌头,小跑回屋里,没有搭理他们。

杨母有些尴尬,道:

“小晴是家里最小的,都把她宠坏了,有些不太懂事,暖玉你别见外。”

杨暖玉微笑道:

“不碍事的,小孩子害羞而已。”

杨父在一旁开口道:

“行了,都别在外面站着了,快进来吧。到中午了,孩他妈,我烧火,你做饭,赶紧准备一下。”

“好好。”

杨母点点头,忙不迭的把秦暖玉请到家里。

秦暖玉主动开口道:

“阿姨,我帮你们摘菜吧。”

杨母听的心花怒放,但是却连连摆手,道:

“不行不行,你第一次来我们家,哪能让你摘菜?”

“那我帮你们烧火吧。”

“不用不用,你在城里生活,乡下的这种锅,你不会用。”

“可是你们什么都不让我做,我都不好意思了。”

“傻孩子,你什么都不用做,你有这份心,阿姨就已经很开心了。坐着跟小凡说会话,我们两个一会儿就把饭菜做好。小韵,你过来帮妈摘菜。”

“好!”

一家三口,立即开始去厨房忙碌。

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秦暖玉忍不住开口道:

“小凡,要不,我还是去帮他们一下吧。”

“不用,你去了他们也不会让你帮忙的。”

“可是...。”

“好了,没什么可是的,你坐了几个小时车,也该累了,我帮你按摩一下,舒展舒展筋骨。这样有助于你促进血液循环,帮助孩子提供氧气。”

“那...好吧。”

听到孩子,秦暖玉就不再拒绝了。

只是她的内心,依旧有些愧疚,没有能够给杨家人帮忙。

杨家人那么朴实,对她那么真挚,她这样好像有种大小姐的感觉似的,很不好。

事实上,先不说她是第一次来到杨家,这么重要的客人,杨家根本不可能会让她下厨房帮忙摘菜的。

就说她现在,怀着杨小凡的骨肉,杨家人,也不敢如果她干一星半点儿的活啊!

那可是他们杨家的血脉,是杨家的子孙。

老两口可是巴不得抱孙子,让杨家血脉延续,传宗接代呢,哪敢让秦暖玉乱动?

万一有什么闪失,那不就完犊子了。

这个时候,杨母忽然喊道:

“完了,盐没了,忘了买盐了。小晴,快去买盐。”

不过,杨小晴并没有回话,杨小凡开口道:

“我去吧,我骑电瓶车,快一点。”

秦暖玉立即开口道:

“我也陪你一起去吧。”

杨小凡摆摆手,拒绝道:

“不用,就到村口便利店,很快的。而且乡下的路不好,骑电瓶车又颠得慌,你坐着,我反而不放心。”

“那...好吧。”

听到他这样说,秦暖玉也只能作罢。

杨小凡骑着电瓶车,离开了后门,而这个时候,秦暖玉才注意到,有个小脑袋,一直躲在角落里,盯着自己。

“盯...。”

她先是一怔,旋即忍不住有些好笑,冲着对方招招手。

“小晴,过来,来姐姐这边。”

杨小晴先是犹豫了一下,然后才缓缓来到秦暖玉的身边,但是却仍旧距离秦暖玉两米多远,而且眼神充满了戒备。

那个表情,好像秦暖玉是什么危险人物一样。

秦暖玉有些哭笑不得。

“你干嘛这么害怕?我又不会吃了你。”

“但是你吃了我哥。我哥现在被你吃的死死的。所以,你是危险人物。”

杨小晴的第一次开口,让秦暖玉更是无语。

“何以见得?”

“哼!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无非就是看我哥有钱了,然后倒贴过来,主动送上门,怀了他的孩子,以此来要挟他,然后嫁给她,成为亿万富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