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对对,猫哥说得对,总之都不是什么好人,主人你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小黑气呼呼地说。

白霜却是在低头看自己身上的衣服。

这是原主第一次上岸,当她的鲛尾化为人腿以后,她浑身都不着寸缕。

幸亏那个岸边没有人,而且又是晚上,否则她上岸的当时就会被人报警说她裸奔。

夜晚对于原主这个鲛人来说,不会影响她的视线,所以她看见其他人类都穿着衣服。

既然进入人类社会,那她也要入乡随俗,便在垃圾堆里捡了T恤和人字拖穿。

当然了,既然是在垃圾堆里捡到的衣物,那质量肯定也不会好。

人字拖脏兮兮的,衣服也破破烂烂,好在有这张脸的颜值撑着,否则别人一定会因为她是乞丐。

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去买一身衣服换起来。

人靠衣装,就算有再高的颜值,也不能穿如此破烂狼狈的衣物。

但是原主是刚上岸的鲛人,又怎么可能会有人类社会流通的钱财?

原主不懂,却难不住白霜。

只见白霜走到一个角落,呆呆地看着某一点不眨眼。

过了几分钟,白霜的眼圈就红了,持续的不眨眼令她的眼睛里蓄满泪水。

她轻轻地一眨眼,用手掌心接住掉下来的泪珠。

那滚圆的泪珠在接触到白霜掌心的那一瞬间,变成了一颗颗色泽莹润的珍珠。

【牛哇,俺还说从来都没见过主人掉眼泪,主人要怎么获取珍珠呢,没想到主人用了这一招,俺只能说:牛哇!】小黑竖起大拇指。

对此懒蛋只是轻呵了一声,心里居然还有点美滋滋的。

是啊,蠢货小黑没见过主人落泪,但是他可是看到过很多次。

他见证了主人的脆弱,就算日后主人会收服无数神兽,但他才是陪伴主人一路走过来的唯一神兽。

他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白霜握着这些珍珠去卖了,店家看白霜穿着一般甚至是差劲,还以为白霜根本不知道这些珍珠的价值,连蒙带骗想要低价买走。

但谁知道白霜是个行家,不仅一眼看穿了店家的诡计,还报出了市场价,最后白霜收获满满。

白霜选择了就近的一个商场,挑好衣服后直接穿在身上买单。

面对琳琅满目的漂亮高跟鞋,白霜一眼都不看,选了一双穿起来十分舒服的运动鞋。

白霜还去商场的美发店里洗了个头,托尼老师见白霜长得这么漂亮,十分耐心地帮她卷了卷头发。

等白霜从美发店里出来,海藻般的长发垂在她的肩头,不施粉黛的五官精致清丽,完美的身材比例,一双大长腿,是所有路过她的人都会回头再看两眼的程度。

白霜下电梯到一楼的时候,听到一阵激昂的钢琴声。

她可以从这段钢琴声中听出愤怒,听出无奈,听出很复杂的情绪。

她的脚步不由得一顿,而后变化了方向,朝着钢琴声传出来的方向走过去。

一楼有个很大的场地,平时用来举办各种活动,此时这里的活动便是钢琴演奏。

很多介绍海报挂在周围,上面写着这次来演奏的钢琴家来头不小,是享誉国际、为国争光的柯闻。

柯闻从小就在钢琴上有很大的天赋,他在钢琴领域的发展速度也超出旁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的舞台也从国内的各项比赛扩展到国际的各项比赛。

最后,他成功地在全世界的舞台上拔得头筹,成为东西方都认可的钢琴大师。

白霜看着百度到的有关柯闻的信息,抬头看向正在舞台上演奏的那个男人。

她微微皱眉。

很奇怪。

按理说柯闻这么厉害,他根本不需要来到这种商场进行所谓的“演出”。

他的演出平台难道不该是各种有逼格的大剧院吗?

这里不过是个商场,就算是个挺厉害的商场,那也是商场。

他到这里来演奏那就是自降身价。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柯闻演奏的人有很多,有的是纯粹看热闹,有的是拉着孩子接受顶级大师的艺术熏陶,有的则是被柯闻的颜值吸引。

一路人女捧着脸笑道:“诶嘿,现场看和在电视上看真的不一样,电视上看的时候,就算给近镜头也很少聚焦在他的脸上,都是对着头,但即便是那样,我也能感到他很帅。

“现在就不同了,我能尽情地盯着他的脸看,挖槽,柯闻真的很帅诶,他是怎么做到人长得帅,又能弹得一手好钢琴的?老天爷真的太不公平了吧!”

这时,一曲终了,台上的男人收回手,站起身,以正面面向众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他的长相。

而白霜则是在接触到他眼睛的那一刻,确定了他就是堕落之神圣凛。

【挖槽,主人和堕落之神还真是心有灵犀呢。】小黑学着刚才路人女的口气说。

懒蛋一声笑:【呵呵。】

眼看着柯闻下台,白霜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想要跟柯闻有私底下的接触。

但是有跟白霜一样想法的人很多,而且是女生居多。

她们就跟追星一样挤到后台,一个个激动地喊着叫着,有要柯闻给签名的,有要和柯闻合照的。

显然柯闻的团队早就对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他们准备好了保镖,就是为了在这种时候挡住疯狂的粉丝们。

柯闻全程面无表情,谁也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他的眼睛清冷而淡漠,就好像任何事物都无法进入他眼。

柯闻在保镖的簇拥下去了厕所。

白霜被挤在人群之外,她看了一眼男厕所,扭头进入女厕所。

白霜从女厕所的窗户外面翻过去。

这个难度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挺大的,因为窗户比较小,除非小孩或者练过缩骨功,否则都会在腰间卡住。

但是白霜在穿过去的时候把腿化为鲛尾,落地又变成人腿,再穿过去的时候化为鲛尾。

这样一来,这么小的窗户对她来说就很轻松了。

白霜的鲛尾刚化为人腿落进男厕所的地面,她就听见前方不远处传来一道嘲讽的嗤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