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下!”

突然一声,冷漠,平静,声音在大厅内清晰回荡。

陆俊眉头微皱,放下剪刀,转而看向门外的方向。

只听脚步声响起,从大厅外走进来一个衣着整齐的男人,一身粉色西装,领口是红色领结,白色内衬,身材挺拔,一双碧蓝色的眼睛里射出冷光,缓步走进大厅。

“阿尔弗雷德?”陆俊吃了一惊。

自从那天深夜见到阿尔弗雷德被那发狂的变异巨熊斩碎右臂之后,众人就再也没见过他。

没想到,此刻从外表看上去,阿尔弗雷德竟然已经恢复如初,他右臂自然垂在身侧,仿佛从来没有受过伤一样,这让陆俊瞳孔微微收缩。

虽然不清楚加图索家族采用了什么治疗方法,但当时阿尔弗雷德的右臂是被那巨熊一抓斩碎的,按理说根本不可能再拼凑起来,但此刻看上去竟然完好无损,也许是某种嫁接技术?或者是仿真度极高的机械手臂?

不过,现在并不是思考这些问题的场合。

陆俊沉声问道:“阿尔弗雷德,你来做什么?为什么要我停下?”

虽然他不喜欢阿尔弗雷德,但对方毕竟代表了加图索家族,在这种场合下,还是要认真应对,给予相应的尊重。

穿着粉色西装的青年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陆俊,上次我还没感谢你救了我的命,今天可是一个大日子,我怎么能不来亲自感谢你呢?”

陆俊眉头微皱,对方这话听起来,有点阴阳怪气的意思:

“你究竟想说什么?如果你是来参加仪式的那就请坐,如果你单纯是来道谢的,那你现在也可以先坐下,我们的仪式很快就要结束了,有什么话可以等下再说。”

“不,不行。”阿尔弗雷德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最好再等一下,我这是为你好,也为了你的龙渊社团好。”

“我不清楚你是什么意思,你现在究竟是代表加图索家族,还是代表你个人?”陆俊冷冷道。

“如果你是代表加图索家族,那我欢迎你来参加我们的仪式,如果你代表个人,那你就没有资格提出这种无理的要求。”

说着,陆俊重新转身,就要拿起剪刀继续进行仪式,他觉得他对阿尔弗雷德已经很够意思了。

“等等!”

阿尔弗雷德竟然再一次出声打断,而且声音很高,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我今天来,确实是代表加图索家族。”阿尔弗雷德脸色平静,“同时,不管从个人还是家族的角度上,我都承认你是一位非常优秀,天赋极好的混血种,所以我才会这样走进来,给予你最大的尊重。”

陆俊皱起眉头,将剪刀放在一边,他此刻也有些猜不透这家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但是,仪式必须要暂停,这是我代表加图索家族提出的建议,或者说请求。我是认真的。”

阿尔弗雷德说。

从外表上看,这位学生会秘书处的负责人与凯撒有五分相似,都是典型的欧洲型男,一头金发,身材挺拔,轮廓分明,有着不属于电影明星的容貌。

当他认真时,也自有一种不怒自威的严肃,这让陆俊也不由得重视起来。

不过,对方这种藏头露尾的说话方式,也让陆俊心里不太高兴。

有话直说不就行了?为什么总是要遮遮掩掩?

他脸色微沉,刚要开口。

“那个陆俊,你先别急。”这时旁边的曼施坦因教授站起身,看向阿尔弗雷德:“你过来,把加图索家族的意思说清楚,我们这是很严肃的场合,你不能莫名其妙就让别人停止仪式,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人吧?”

见到有人出来打圆场,陆俊虽然不爽,但还是压抑住内心的不愉快,微微点头,从台上走了下来,让奇兰将横幅收起来,打算听听阿尔弗雷德究竟要怎么说。

“我的任务就是阻止仪式继续进行,既然这样,那我们可以有时间慢慢聊。”

阿尔弗雷德见到陆俊的反应,微微点头,便从门口的位置走了过来,接近教授和龙渊社团众人。

“你的胳膊修复好了?”学生会的座位区中,凯撒问道。

“嗯,家族聘请了经验丰富的医师,对他们来说,断臂只是小伤而已。”

阿尔弗雷德一边微笑,一边走近。

“家族究竟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阻止陆俊,你把话说清楚。”凯撒脸色冷淡。

他对阿尔弗雷德的到来,其实也完全不知情,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他身为继承人,此刻却完全被蒙在鼓里,这让他心中也产生了一种很不愉快的感觉。

“您很快就会知道。”阿尔弗雷德表情平静地说。

就在这时,忽然从诺顿馆旁边的走廊背面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听上去像是一个女孩在尖叫。

闻声,陆俊先是愣了一下,接着突然听到“哗拉”一声,循声看去,只见阮氏香不知为何突然站起身,碰倒了身后的椅子,脸色似乎有些难看,有些震惊。

“怎么回事?”

“刚才的声音,好像是阿莲。”阮氏香咬着嘴唇说。

“我去看看!”

陆俊也觉得那声音非常熟悉,他立刻朝声音传出的方向走去。

刚走到半路,就听到一个冷漠的声音说道:“小姑娘,不要乱叫,安静一点!”

接着一个稚嫩的女声响起:“我要找我的姐姐!”声音中似乎夹杂着焦急和几分恐惧。

阮氏香表情一变:“就是阿莲!我明明将她送到学校去了,她这么会在这里?”

陆俊心中一沉,跟着阮氏香冲到走廊尽头,赫然发现在走廊另一端的一个打开门的房间内,两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抓着女孩的胳膊,将她牢牢控制在手中。

“根据家主的命令,我们要控制住龙渊社团几位核心成员的亲属,不允许任何人逃走,或者离开学院。”

其中一名黑衣男人冷冷道。

“你们是什么意思?我妹妹犯了什么错?放开她!”阮氏香脸色苍白,想要冲过去,忽然从房间两侧冲出几个同样装扮的黑衣男人,手里都提着黑色冲锋枪,看样子都是子弹上膛随时处于激发状态,手指放在扳机旁边,纷纷对准阮氏香。

“什么?”

“发生了什么?”

大厅内众人的听力都很好,刚才黑衣男人的话,他们也基本都听见了,纷纷露出不解之色。

龙渊社团众人的脸色纷纷一变,所有人的脸色迷茫,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阮氏香被几把枪同时对准,立刻冷静下来,脸色冰冷,双拳紧握。

“这算什么?用我们的家人和朋友来威胁我们?”

陆俊脸色阴沉,他完全没想到,加图索家族的人竟然会如此疯狂。

对方人多势众,而且全都持有重火力,虽然他有把握轻松解决眼前这几人,但阿莲和其他人恐怕也难免会受伤。

“你们就究竟想干什么?”

到了这个地步,陆俊已经不会单纯觉得这是误会或者是开玩笑。

很明显,加图索家族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陆俊面无表情的转身回到大厅,阮氏香跟在他身后。

那几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似乎为了震慑陆俊,也抓着阿莲的胳膊,一同来到大厅。

众人这才发现,除了阿莲之外,对方还控制住了另外几人。

龙渊社团这边,苏珊的脸色也是一变,她认出里面有一个年轻人是她同族的表弟,范佩西也认出了自己的一位叔叔,那是跟着她一起来学院的人,不知为何竟然也被加图索家族控制了起来。

陆俊脸色阴沉,看向阿尔弗雷德:“你们加图索家族究竟是什么意思?威胁家人和朋友?这已经犯了忌讳,你应该知道这样做意味着什么。”

阿尔弗雷德低头默然不语。

陆俊见状,便知道今天的事情跟阿尔弗雷德无关,这家伙看上去也只不过是个马前卒而已,根本掌控不了大局。

想到这里,他冷冷道:

“你们加图索家族还有多少人,干脆全都出来吧,继续藏着掖着也没意思。”

话音刚落,从诺顿馆大厅的四面八方,赫然哗啦啦涌出一堆人,这些人全都穿着黑色风衣,手持冲锋枪或者自动步枪,每一个都是人高马大,眼神冷酷,身上透露出毫不掩饰的杀戮气息。

很明显,这些人绝对是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或者说,是加图索家族专门培养的下属!

他们几乎全都是混血种,而且手持重火力武器,在不能使用言灵的学院里,几乎已经是最强悍的势力。

放眼看去,四面八方都有他们的人把守,单单诺顿馆大厅四周,就至少有几十人。

而诺顿馆外,也是人影绰绰,很明显,这里已经被加图索家族的人包围了!

陆俊深吸了一口气,知道今天的事情难以轻松解决。

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而且提前控制住自己这边的家人朋友,明显是抱有一网打尽的决心和杀意。

虽然陆俊知道自己得罪了加图索家族,但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做得这么绝!

不过,加图索家族凭什么有底气敢这么做?

他们抓到了我的把柄?

陆俊眯着眼睛,冷冷观察周围的局势。

这时一直稳坐的教授们,看到眼前的这一幕终于坐不住了。

施耐德教授冷哼一声,一巴掌捏碎了座椅扶手。

他站起身,声音嘶哑道:“加图索家族是想把我们这些人全杀掉吗?你们想造反?”

曼施坦因教授也起身破口大骂:“这里是卡塞尔学院,不是你们加图索家族的后院,你们敢持枪冲进来,这是公然挑衅学院的秩序,如果让校长知道,你们这些人有几条命也不够杀的!”

“简直是嚣张至极,我们装备部可不是一群杂碎能随便欺侮的。”阿奇帕德也冷冷道,“信不信我往你家丢导弹?”

几位教授纷纷起身,一股强悍的威势席卷大厅。

为首的几位黑衣男人脸色微变。

沉默了片刻,其中一人说道:“几位教授请别急,我们的行动是经过家主允许的,也跟校长那边打了招呼,我们来是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并没有想伤害任何人的意思。”

旁边一人也说道:“没错,我们也只是听从上面的指示行动而已,请大家不要轻举妄动,安静待在这里,我们保证不会有人受伤。”

“你们放开阿莲,既然是保护大家,那为什么要拿我的妹妹威胁我?”

阮氏香今天为了参加仪式,特意借钱买了一条白裙子,她此刻怒发冲冠,一把扯掉裙子,露出里面穿着的蓝色牛仔裤。

虽然这一幕看起来有些滑稽,但这这种场合下,却也完全显露出她内心的怒火。

“请坐下,尤其是龙渊社团的几位,请不要随意移动。”

或许是有点紧张,捏着阿莲胳膊的那人下手重了点,阿莲声音一顿,忽然哭了起来。

“你放开她!”

阮氏香双眸猛地亮起,目眦欲裂,身影一窜,转瞬间就冲向那两名黑衣男人。

见状,旁边十几位黑衣男人下意识举起手中枪,纷纷对准阮氏香,仿佛随时都要扣动扳机。

这时,陆俊冷哼一声。

一个领域瞬间以他为中心在大厅内扩散。

接着所有人黑衣男人手中的枪械全都发出咯吱扭曲的声音,下一刻他们看到自己手中的枪管弯曲,接着全都飞了起来,凝聚成一团跌在地上,咣当咣当,几乎是不到三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所有人全部被缴械,这还是陆俊刻意手下留情的结果。

“这……”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虽然这些人在行动之前已经对陆俊的实力有所估计和了解,但他们依然没想到,陆俊竟然强到了这个程度。

“在我的领域内,我说了算。”

陆俊眯起眼睛,“你们谁敢伤害他们的一根寒毛,我都要你们拿命来陪葬。”

在场众人噤若寒蝉,不敢轻举妄动。

阮氏香接着冲向阿莲,但就在这时,一道银光闪过,将她的身体硬生生止住。

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现在阮氏香身旁。

青年一头银发,肩宽腰细,穿着轻薄的银色战铠,暴露出一身强健的身材,他手里捏着一把短柄匕首,虽然只是站在原地不动,但阮氏香却如临大敌,接连后退几步,不敢再继续向前。

“放开这个女孩,让她过去。”

约翰·内森冷冷道。

“可是……”那两个黑衣人一愣。

“你们在质疑我的话?”约翰·内森脸色平静,“在这座大厅里,除了陆俊之外,我可以随时取走任何人的命,因此你们的存在价值已经很低了。”

“是。”

黑衣人松手,阿莲急忙跑向阮氏香,这期间约翰·内森并未阻拦,但眼中的威胁和警告之意却冰寒刺骨。

陆俊环视大厅一圈,又看了看面前的约翰·内森:

“你想干什么?学长,你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属于什么性质吧?你们加图索家族是想与我们龙渊社团开战?你们威胁我们的家人朋友,还用对待敌人的方式将我们所有人包围,限制……丑话说在前头,如果等下动起手来,我不会再像刚才那样手下留情。”

他的语气冷漠,让约翰·内森也情不自禁倒退了半步。

不过很快,银发青年的表情就恢复平淡:“呵呵……你的威胁还真吓人,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现在做的事情,是在救所有人的命,是在保护我的同学,也保护你们。”

“什么?”

陆俊这时也有些搞不清楚这家伙的意思,他问道:

“你究竟想干什么?”

约翰·内森冷冷道:“我可以坦白告诉你们,现在你们所有人的生命都处于威胁之中,我们加图索家族是来保护你们的,可你们却认为我们是在威胁你们,简直是可笑至极!”

“他究竟再说什么?”

“你什么意思!”

大厅内响起一片议论声,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困惑不解的表情,就连几位教授也纷纷露出迷茫之色,互相对视一眼,不清楚约翰·内森究竟是什么意思。

但他们至少能确认一点。

加图索家族出动这么多人,声势浩大,甚至还请出了超‘A’级混血种约翰·内森出手,这绝对不是小打小闹。

看眼前的这个阵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来屠龙的。

等等,屠龙?

陆俊心头灵光一闪,心里随即沉了下来。他好像明白加图索家族的真实目的了。

约翰·内森一直在注意陆俊的表情,此刻看到陆俊的眼神,他冷笑一声:

“陆俊,对这件事,你自己应该清楚的很吧。你是不是包藏祸心?欺骗了所有人?”

陆俊脸色阴沉,漠然道:

“约翰·内森,就凭你一个,还不够,远远不够,你们为了对付我,应该还有其他杀手锏吧,干脆全部亮出来!”

他的话音刚落,忽然从大厅另一边传出一声冷笑。

接着忽然身形闪烁,转瞬间就有几道身影卓然立于大厅内。

他们速度奇快,气息绵长,而且全都是中年人,其中有几位是陆俊见过的,好像是物理学院的教授,其中还有两位是体育学院的教授,这些人都是资深混血种,实力高深莫测,而且专精战斗,虽然从来没有对学生出手过,但陆俊却也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威胁感。

很明显,这几人的出现,就是专门针对他准备的。

而且不止如此,陆俊能感受到在诺顿馆外,还有更加令他惊悚的威胁感,疑似是某种大威力的炼金武器——很明显,加图索家族为了对付他,绝不仅仅只出动了约翰·内森这一位,从正面交手,到侧面牵制,再到旁边的搅乱还有最终的必杀一击,对方可谓是准备了重重杀机,很明显加图索家族这次是动真格的了!

这绝对是能屠龙的阵容!

脚步声接着响起,从大厅外,一道身影缓缓出现,此人一身灰色西装,黑色领结,脸色沉稳,目光深沉,赫然是加图索家族的普雷斯科特!

普雷斯科特目光扫过大厅众人,见到陆俊凝重的表情,看到他精心准备的策略生效,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真正的谋略,就是要让对方在不知不觉中落入圈套,然后不留任何余地,给予雷霆一击!

和他比起来,陆俊还是太年轻了。

此刻,场上众人见到此景此景,脸色已经纷纷变化。

施耐德教授目光在众人脸上扫过,也知道加图索家族这次来者不善,而且似乎是专门针对陆俊而来。

对方这阵容:超A级混血种约翰·内森,六位专长战斗的教授,再加上普雷斯科特的谋划和指挥,还有对方尚未展示出的大威力炼金武器,这很明显是一套屠龙阵容!

就算是初代种复苏,恐怕这些人都有机会一战!

但此刻,这些人,却似乎全部在针对陆俊,和陆俊所创办的龙渊社团——这又是为什么?

虽然阿尔弗雷德曾经和陆俊有过冲突,但那也不至于如此吧。

陆俊可是被校长和众人认可的‘S’级混血种,普雷斯科特凭什么这么做?他说要保护大家又是什么意思?

一时间,所有人都陷入了迷茫不解的情绪中。

施耐德冷冷道:“普雷斯科特,你动用这么大阵仗,弗罗斯特知道吗?还是说,你一个人就能代表加图索家族?如果你今天不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恐怕以后你会在加图索家族中除名!”

“没错,加图索家族确实很强,但并没有强到同时威胁我们在座所有人的地步!”阿奇帕德也冷冷道,“你们究竟想要做什么,有什么企图,赶紧说出来吧,否则我一个电话就把你们全都送上西天!”

面对众人的迷惑和几位教授的施压,普雷斯科特脸色不变,缓缓说道:

“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得到了确切的证据,能够证明我们的‘S’级新生在刻意隐瞒龙类的踪迹,而那个隐藏的龙类,就潜伏在他创办的龙渊社团中,就混在你们众人之间!”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

整个大厅瞬间沉默下来,接着才响起轰然的议论声。

“陆俊窝藏龙类?怎么可能?”

“有龙类隐藏在我们中间,看他如此笃信,明显是有确实证据,那人究竟是谁?”

有人相信,也有人不信。

普雷斯科特接着道:“我虽然不知道陆俊是怎么想的,但从他的行为就能看来,他明显是在刻意袒护和掩饰那个龙类的存在,我看他是图谋甚大,想要颠覆我们学院!”

龙类?

所有人看向陆俊的目光都变了。

普雷斯科特言之凿凿,很明显是有确切的把握。

而龙,一直都是学院内最敏感的话题,要知道,卡塞尔学院是什么地方?这是一所怪物学院,也是一所屠龙学院!

这里的所有学生都在接受各种屠龙的技巧和战斗的技能,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杀死真正的龙!

甚至有很多人,以屠龙为自己毕生的目标和追求。

在这种情况下,当他们知道龙类竟然就在自己身边,那种震撼和惊愕的感觉是难以用语言形容的!

顷刻间,就连龙渊社团内的众人看着陆俊的目光都发生了变化。

千穗理和井口纱织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同时闪过难以置信之色。

零的表情相对平静,她已经猜出陆俊和路明非有在刻意隐瞒什么。

不过,她却绝对不相信陆俊会对他们这些同学和朋友有任何恶意。

“这绝对不可能!”范佩西声音尖锐的说,“陆俊不是那种人!你是在血口喷人!如果你有证据,那就拿出来!否则你就是在诬陷!”

陆俊脸色已经恢复平静,他冷冷道:“窝藏龙类,想要害其他人,这是无稽之谈。”

普雷斯科特面对众人质疑,冷笑一声:“你或许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但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我们会这么笃定吗?”

他猛地伸手一指不远处的拜伦:“陆俊,你敢否认这件事吗?你难道没有刻意帮助拜伦掩盖什么事清?你难道不知道拜伦身上的异常之处?你昨天离开施耐德教授的办公室之后,都去了什么地方,都干了什么?”

听到普雷斯科特的话,陆俊脸上没什么表情,但路明非、奇兰、阿尔莎和拜伦的表情同时变化。

路明非脸色略微苍白,被旁边的苏珊和艾米丽看在眼里,她们的脸色也变了:“难道……这是真的?”

他们这边的骚乱也被其他人注意到,在场众人的心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是真的?拜伦是龙类?陆俊在刻意包庇他?”

这时,普雷斯科特厉声道:

“陆俊,你敢发誓吗?你不知道拜伦身上的问题?你不知道昨天那人是怎么死的?那可是学生会的人!那也是你的同学!”

他的声音越发凌厉:

“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想隐瞒下去?你还想继续欺骗所有人吗?”

众人纷纷看向陆俊。

沉默半晌,陆俊点头:

“不错,我知道拜伦被龙类附体的事情,也知道昨天死掉的那人是被拜伦所杀。”

到了这个地步,也确实没有再隐瞒下去的必要,有些事,不是单纯否认就能结束的。

普雷斯科特既然这么笃定,就必然有着某种确定的证据。

等到证据被展示出来再承认,那时候就彻底被动了。

因此,不如主动承认。

事实上,陆俊自已并不认为隐瞒这件事有错,此刻既然被对方揭露,那索性他就大方承认了。

全场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呆住了。

千穗理和井口纱织盯着陆俊,身体不自觉颤抖。

距离拜伦最近的苏珊和艾米丽同时起身,远离拜伦几步,但很快她们又停下,往回走了半步。

而学生会和狮心会来参加仪式的众人,也纷纷脸色变化,向后退去,远离龙渊社团的众人。

楚子航和凯撒脸色都是一变,完全没想到局势竟然会如此发展。

教授那边,也是一片沉默。

施耐德教授眼里闪过惊讶,也闪过一丝愤怒和失望。

阿奇帕德教授见状也沉默不语,不再说话。

普雷斯科特见到陆俊承认,脸色松弛下来,朗声大笑。

“很好,很好,你既然有勇气承认,也不失诚实和勇敢。”

他目光冷冽,对众人解释道:“我可以告诉大家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旁边一名黑衣人匆匆上台,插入一枚U盘。

普雷斯科特继续讲道:

“你们或许知道,在擂台赛期间学生会受到偷袭时,我就一直安排了约翰·内森搜寻参赛选手中所有可疑的人,最终锁定了龙渊社团的拜伦。

自从他返回学院后,我们就安排了二十四小时的跟踪,无人机高空俯拍,同时在学院内增添了很多秘密摄像头,同时命令擅长隐蔽跟踪的约翰·内森持续追踪拜伦的行动轨迹,最终被我们发现了马脚!”

这时投影屏幕降下,提前准备好的监控视频开始播放。

拜伦挥手,眼眸亮起,随即另外一人头颅炸开的画面清晰可见。

虽然只有一小段几秒钟,但却足以证明一切。

全场沉默。

接着轰然而动,所有人都纷纷逃窜,如避蛇蝎,离开拜伦和龙渊社团众人。

只有奇兰、阿尔莎等人依旧留在拜伦身边,没有移动。

千穗理,井口纱织,零,鲍里斯,艾米丽,苏珊……也没有人离开。

普雷斯科特冷笑一声:“不过你们放心,我们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今天选择这个时机来包围诺顿馆,就是要确保揭露出陆俊和拜伦这两人的祸心,就算他们图穷匕见跟我们翻脸,也绝对插翅难飞!”

这时,几位教授和约翰·内森已经将拜伦团团包围。

普雷斯科特没有给众人反应的时间,盯着陆俊说:

“坦白讲,我很欣赏你,你也确实称得上是天赋绝伦的‘S’级,我相信你包庇拜伦只是被他一时蒙蔽了眼睛,我也相信凭借你的实力没必要玩这些阴谋诡计,所以,我代表加图索家族,代表校董会,愿意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什么机会?”陆俊问。

“杀掉拜伦,当场将这个龙类处决!拿他的头颅和鲜血来证明你的清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