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确定说得是真的?”

潘托斯执政会内,三大总督和亲王以及其他所有政要人物全都汇聚一堂,正在审问庭院中那些士兵!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询问,因为破损的城门现在还耸立在哪里呢,除了天罚神威外,实在是无法让人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攻击,才能制造出那样恐怖的效果。

“世上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法师,这根本不可能,就算是当年最强之龙死亡之翼,也不可能摧毁我们的城防系统!”

金天平总督疯狂地咆哮着,每年数十万的金龙投入,让潘托斯人一直以为自家的城墙是根本无可战胜的,结果现在被一个人直接攻破了,这根本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能力。

“波斯维恩总督,我劝你发怒的声音最好小一点,要知道那位圣法神居住的官邸跟我们这里并不远,若是他突然发怒降天火烧你的话,我可不想被牵连到。”

作为目击者,伊利里欧现在恨不得跟这些蠢货直接划清界限,他当时就在城门口,亲眼目睹了震撼的一幕,巨大的城门仿佛脆弱的稻草般直接砰第一声爆裂开来,飞扬的砖石甚至直接砸死了他身边的扈从!

反正看过那一幕的伊利里欧打死也是不会去跟那个恐怖的家伙为敌来的。

更何况根据士兵的复述,任何胆敢向对方攻击的人都会直接被天空落下来的天火烧成灰烬,有上千人和几百个灰堆都是证据。

伊利里欧首先是一名商人,然后才是铁剑总督!

而作为商人,坚决不将自己的身家性命投入豪赌中就是他的人生准则。

“难道我们堂堂潘托斯,居然会被一个外来人给吓唬住嘛?”

听到了伊利里欧的话,波斯维恩僵着脖子问道。

“波斯维恩总度,眼下不是斗气的时候,我们目前要做的事,就是明白那个奇怪的家伙,到底为什么要来我们潘托斯!”

看到金天平铁剑发生了争执,银马鞭立刻站出来做和事老。

大家都是聪明人,哪怕再怎么不相信,但是眼下事实已经发生了,自欺欺人绝对是不行的。

现在需要考虑的是,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根据我刚才打探到的情报,是城门官准备私自扣留圣法神的坐骑,从而惹怒了对方,要不然对方本来是没准备跟我们动武来的。”

伊利里欧立刻将自己刚才从索龙口中掏出来的消息给抛了出来。

“该死,我就说那个城门官太混账了!”

听到伊利里欧这么说,所有人顿时开始纷纷痛骂起那个已经变成灰烬的城门官,顺便提议将对方一家老小全都贬为奴婢。

诚然按照规定,潘托斯城邦是没有奴隶的,但是奴隶这玩意,随便改个名号就好了。

“现在不是追究城门官过失的时候,我们现在需要有人作为代表,去弄清楚那位圣法神冕下到底要做什么!”

伊利里欧站出来,对着众人说道。

很显然,作为提议者,伊利里欧拿下了这个差事。

匆匆忙忙结束了联盟会议,伊利里欧立刻转身前往某人的居所。

在索龙的陪伴下,伊利里欧总算是看到了那位圣法神冕下。

对方的长相很是奇怪,黑发黑瞳,看起来很像是多斯拉克人,但是发型和装扮却跟多斯拉克人完全不同。

尤其是对方看自己的眼神,伊利里欧总觉得对方好像可以看穿自己内心似的。

“你就是伊利里欧?”

刚刚洗了个澡的李清远半靠在躺椅上,对着面前的大肚腩胖子问道。

“圣法神冕下,我就是伊利里欧,目前暂居潘托斯联邦铁剑总督一职,这次是代表整个潘托斯城邦前来,首先请允许我对城门官对您的无礼表示歉意!”

大胖子伊利里欧站起来鞠躬道。

“你不应该为城门道歉,而应该为这件事道歉!”

李清远微微笑了笑,右手伸出去在空中轻轻一挥。

一个披着斗篷带着面具的家伙突然从房间的横梁下被人拽了下来,然后悬浮在半空中不动了!

“是暗杀者!”

索龙立刻拔出身边的佩剑叫喊道。

好吧,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拔剑出来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但是最少可以表现出自己是如何忠心护主的。

“这……这……”

伊利里欧看着那个熟悉的装束,顿时汗如雨下!

作为潘托斯的总督,每个人手下其实都豢养了一群奇怪的人,暗杀者、巫术师或者女巫什么的。

这个暗杀者,应该是波斯维恩那家伙的手下。

“伊利里欧是吧?你准不准备告诉我,这个刺客是谁派来的呢?是你,还是别的人?”

李清远手腕轻轻一抖,那个暗杀者就宛如气球似的在空中来回旋转翻滚起来,这一幕看的索龙那是眼花缭乱。

当然,看在伊利里欧眼中,那就是惊骇欲绝了!

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人强大到这种程度?难道他是神?

又或者,是恶魔?

“他是波斯维恩总督手下的暗杀者,圣法神冕下,我对您从来都没有丝毫恶意,我对此事真的是毫不知情!”

伊利里欧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连忙大声喊道。

对方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伊利里欧可不觉得自己的总督身份在对方眼中会有什么特殊化。

“很好!”

李清远手指轻轻一捏,这个应该还算有些名气的暗杀者,立刻就变成了一滩肉酱。

“可惜!”

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他本来是准备将对方慢慢捏小,然后试着捏成坍塌空间的。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离哪一步还有些距离啊!

“现在,伊利里欧总督,告诉我,谁是那个应该被惩罚的波斯维恩?”

李清远和善地对伊利里欧笑了笑,然后轻轻拍了拍座椅的扶手。

“啊啊啊啊啊——”

伊利里欧和索龙两人顿时尖叫起来,大厅中的地毯突然撞破了屋顶飞了起来,等两人安定下来后才发现,他们居然悬浮在天空之中,脚下就是庞大的潘托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