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眼之间,苏晨回来已经差不多十天了。

当然了,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陪着众女,这也是他回来的主要目的。

没办法,自己总是有事,一离开就是很长一段时间。

当然了,偶尔闲暇的时候他也没忘记提升自己的实力。

对他来说,如今主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修为。

除了修为之外,就是风影步了!

速度永远是综合实力方面不可忽视的一个存在!

说实话,他在面对风无道的时候,速度方面已然没有了什么优势,甚至还微微出于劣势。

除了修为和风影步,其他方面,如精神力、星能等方面也不能落下。

除此之外,就是他已经得到了“大衍剑法”的残卷!

那也需要研究研究,不过这残卷即使在苏晨看来,也是极为深奥的,短时间内恐怕难以研究透彻。

好在他也并不着急,慢慢来就是!

以他如今的实力,自觉应该还是够用的,即使是面对战族那个最大的部落和风家。

不过在他的心中,还是没有忘记那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山庄剩余的众人和生命之泉。

山庄众人如今有云通商会和天河公会两大势力帮着一起找,倒也不用他太费心。

毕竟没有一点线索的情况下,想要费心也无法下手啊!

至于生命之泉,几乎可以询问的人他都询问过了,比如云通商会的会长褚隋、天河公会的会长慕云白、灵武宗的宗主洪延以及缥缈宗的宗主盛棠。

可结果是,没有一个人听说过!

目前看起来,这也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如今,对于苏晨来说,除了这两件事,还多了一件横亘在他心底的事情,那就是拜月教!

自从来到云霄大陆,他已经陆续的接触到了几次拜月教之人!

给他的感觉,这拜月教一直都在鬼鬼祟祟的,似乎在筹谋什么一般!

只是,关于这拜月教,除了万年前的一次大战,人们对其了解的并不多,哪怕是缥缈宗这样的一品势力!

这一天,苏晨正在陪着几女聊天,倒是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宁睿!

“苏兄,好久不见。”

宁睿进入小院之后拱了拱手笑道。

“什么风把三王子吹过来了?”

苏晨也是站了起来笑了笑。

对于这位三王子,他心中还是有些好感的。

此人是一个闲散王子,重要的是,曾经在杜寒冰等人被绑的事情上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

苏晨是一个恩怨分明的人,这个人情他自然是记得的。

宁睿闻言微微一笑道:

“还能是什么风,当然是你苏公子这股龙卷风了。”

“怎么样,有没有兴趣一同出去喝一杯?”

“三王子亲自上门邀请,苏某十分荣幸。”

苏晨笑道。

“几位佳人,苏公子我就暂时借走了,还请勿怪哈!”

三王子也是对着几女开了个玩笑道。

“三王子说笑了。”

姜诗琪淡淡一笑道。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了院外。

“苏公子,我看你最好还是稍微装扮一下,不然以你今时今日在神风王朝的名声地位,恐怕这顿酒我们是喝不安稳了。”

三王子宁睿笑了一声道。

他这话虽然有些打趣,不过倒也是一句大实话。

如果被人知道苏晨所在,恐怕全王都的人都要过来了,更何况,苏晨在王都也是不少人都是见过的,对他的样子熟悉的人大有人在。

苏晨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从苍玥戒中取出了一个假面带了起来。

这还是云通商会方鸿泰很久之前送给他的,当然,也是根据他的大致轮廓来的。

他一直没用,如今倒是终于发挥一点用处了。

不过宁睿一见却是啧啧称奇:

“苏公子,你这假面也太真实了吧,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还以为你是另外一个人呢!”

“走吧。”

苏晨说了一声,然后两人就往前走了。。。

不多时,两人就来到了他们第一次相识喝酒的那个酒楼。

依然是二楼,依然是那张桌子!

楼下后面依然是一处人工湖,湖水也依然那么清澈!

看着这熟悉的景色,宁睿也是感慨万千!

当初第一次相识的时候,他就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他当时想的不过是让自己多一重保障,毕竟身在王室,为了那个位置刀光血影。

他即使想逍遥一世也未必能够达到。

可是他没想到,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这个年轻人竟然已经走的这么远了!

在如今的王室,虽然他只是一个闲散王爷,但是包括新立的太子在内,甚至他父王,都是不敢无视他,更加不敢对他有什么心思!

甚至,只要他想,神风王朝的那个至高位置就是他的!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他和苏晨有一份情谊在!

他当初这个随意下的一个赌注,如今的收获可谓是远远的超出了预期!

人生,果然是难料啊!

苏晨何尝没有类似的感觉,虽然他从地球来到云霄大陆算起来也就两年左右的时间,但却沧海桑田,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与他本人而言,实力已经完全不是当初的自己可以比拟的了!

“你父王最近怎么样?”

苏晨随口问道。

“还是老样子。”

宁睿说道:

“不过我知道,他心中十分后悔当初的选择。”

宁睿所指的选择自然是指宁远昌当初对苏晨充满敌意,想要杀了他的事情。

如果当初他换一种想法行为,或许情况都大不一样了!

不过他也知道,苏晨放过整个王室,这已经是大幸了!

不然的话,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灭掉王室,不过弹指之间的事情!

甚至不用他动手,就有无数的势力愿意代劳!

他如今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了,打算等太子大一些,再历练一些,就将位置交出去。

“你告诉你父王,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苏晨淡淡的道。

以他如今的眼界,神风王室真的是懒得去动了。

当然了,只要对方自己不作死!

想来,他也没这么糊涂!

宁睿点了点头,他知道,这里面多少有对方看在自己面子上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