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獠王子耶律阔听着这些宋军的呼号,面皮都气的有些抽搐了起来。

在前线指挥战斗的老二耶律拓垂头丧气的回来,与耶律阔抬手下拜道,“大哥,让弟兄们撤下来歇一歇吧!人困马乏,大家打了一上午,早就没有力气了。”

耶律阔盯着他冷声道,“老二,你可是在我这里立了军令状了。仗打成这个样子,你还好意思跟我要休息?”

耶律拓顿时收起了随意的样子,变得一脸恭顺的站在耶律阔的面前,满是难堪道,“大哥,你也看见了。不是兄弟不争气,实在是宋军的城墙太高,防守太严密。他们拼死抵抗,兄弟也是无能为力啊!”

耶律阔训斥道,“我平时就太纵容你们了,上百万兵马,一上午时间,你们都拿不下一座三十万人驻防的城池。这事情要是传扬出去,我们的面子往哪里放?那老四还不得把我们笑话死?”

耶律拓红着脸垂着脑袋,站在原地没脸再说话。

老三耶律才从中调和道,“大哥,此事也不能着急,得想办法谋之。刚才你也看见了,宋军的抵抗意志坚决,要是靠硬拼的话,他们凭借城墙站着地利,还有本地的人和。咱们唯一的优势,只是在数量上多与他们而已。”

耶律阔吐了口闷气道,“想办法谋之?有什么办法可想?我们那里还有时间在这里想办法?你们可知道,由南面而上的一支百十万的宋军,明天就能抵达这里了。”

“什么?”

耶律拓和耶律才都是吃了一惊。

这种军报,只有耶律阔才知道,他们无权查看。

此刻由耶律阔说出来,两人都被吓了一跳,没想到宋军来的这么快。

而且,据他们所知,燕云十六州的贼军猖獗,朝廷大军连连失败。

这支百万大军,又是从哪里而来?

耶律阔与他们怅然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若是今天拿不下大名府,明天宋人的援军一来,我们可要无功而返了。”

耶律才寻思道,“大哥,我倒是有个好办法”

“快说!”

耶律阔急问。

耶律拓见话题转移后,心里也轻松了不少。

耶律才马上带他们进了军帐,站在地图前面与他们比划示意道,“大哥只顾着盯着大名府,或许忘了,咱们来这大宋的目的是要先拿下整个燕云十六州。这区区一个大名府,不过是大宋的一个城池而已。我们早一天拿下,晚一天拿下,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宋人兵法里,有一招叫围点打援。我们可以借鉴这一招,以围困大名府为点,然后消灭宋人的有生力量。他们来多少援军,咱们就打掉多少。到时候,宋人的抵抗势力越来越弱,咱们再趁势雷霆一击,绝对保证让这燕云十六州尽归我们手里。”

耶律阔坐在帅位上,一阵寻思道,“你想围住别人,就不怕被别人围了?”

耶律才轻笑道,“大哥忘了,我们獠人大军的优势其实不是攻城,而是骑兵冲击。这大名府内的宋军,早就被我们吓得不敢出城。昨天十万百姓死在他们眼前,他们都不敢出来一战。可见,他们很忌讳与咱们在野外战斗。即便他们出来,他们没有骑兵,照样打不过我们。所以,我们要发挥自己的优势。以速度在运动中打击宋军的有生力量,把他们的战斗意志彻底打垮。到时候,他们的兵力越来越少,力量越来越弱,这燕云十六州便唾手可多。”

耶律阔摇摇头道,“这就更不能了,咱们没有后勤补给,拿什么和宋人耗下去?而且,你能保证我们的大军在分兵之后,不被宋军各个击破吗?”

耶律才与耶律阔在地图上示意道,“大哥请看这个地方,这座城池叫檀州,位于燕门关的入口处,原本是宋军与咱们獠人交易物资的中转站。我们很多的子民原本移居此城,现在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只要我们派一路大军过去,里应外合,可轻松拿下这座城池。这里有大湖能为大军提供水源,而且连通塞外,能从关外把补给源源不断的运送进来。我们可以占据这里和燕门关,以这两处地方为根基,步步南下蚕食宋人国土。眼下的战争既然不能速战速决,那我们就要做好长久战斗的准备。”

耶律阔沉思了下,按照他们原本的计划,先取大名府,拿下燕云十六州的脑袋,然后以大名府为根基往外吞食燕云十六州。

现在大名府遇搓,想要在一天内拿下显然不可能。

明天宋军的援军一到,他们的压力必然骤增。

若无自己的据点坚守,很快就会被宋军赶回草原。

耶律才的意见,直接改变了原先定下的大战略,把这占领大名府的计划,改成了以檀州为起点。

如此行事,虽然让人觉得憋屈的点,但总好过被彻底赶回草原要强。

耶律阔当机立断,眼神有光的看着耶律才吩咐道,“那就按照你说的办,你有什么合适的人前去攻城吗?”

耶律才推荐道,“小弟手下有一谋士,此人名叫洞仙侍郎。他有勇有谋,一直在军中担任虚职。若此次把这机会交给他,他一定不会让大哥失望。”

“洞仙侍郎?”

耶律阔念叨道,“这个名字好生别致,此人可是宋人修真者?”

耶律才道,“他是獠人,因为机缘在宋人的一个仙家洞府里伺候过上仙,因此称呼这个名字。此人确实有法术在身,是个难得的人才。”

耶律阔满意道,“那就如你所言,让他去办此事。若是立功,本王一定会亲自为他封赏。”

“多谢大哥。”

耶律才抱拳领命,马上下去传话。

耶律拓站在下面闷着脑袋小心道,“大哥,那这个仗还打不打了?”

耶律阔白了他一眼道,“让你的人先撤下来吧!待补充完给养,我们先考虑下如何解决宋人的援军!”

“大哥英明!”

耶律阔高兴点头,马上抱拳出了营帐。

一会,獠人大军营地里牛角号声四起。

原本在前线冲击的将士,纷纷往后撤退,留下一地的尸体,还有冲天的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