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江灵焰刚才说要按照规矩,等考核结束,就让黄浩带走陈飞去配合调查。

结果现在,陈飞通过五星炼药师考核。

考核随之也要结束,黄浩还想带走人,那就难度太大了。

毕竟,五星炼药师,放在药师协会中,也是颇为珍贵的存在。

五星炼药师,别说没犯什么事,就算真的犯事了。

很多时候,城卫队也是不敢拿人的。

在木香城,最大的不是城主府,而是药师协会。

只是,要让江灵焰主动开口承认这点,这不是当众打他的脸吗?

这是江灵焰无法接受的。

所以,他沉默了,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齐齐朝江灵焰看来,等着他做出决定。

但,江灵焰脸色阴沉,迟迟没有开口。

几乎在所有人都要等不及的时候,江灵焰抬起头来,看向陈飞,出声道:“陈先生现在是五星炼药师了。

但,就算是我药师协会的药师,也是木香城的一员。”

“既然如此,那么就应该遵守木香城的规矩。

所以,我的意思是,陈先生还是和黄将军走一趟。”

此话一出,陈飞的眼神一沉。

周围响起一片哗然的议论声,齐河直接坐不住了,出声道:“江公子,陈先生是五星炼药师,按——”但,不等齐河说完,江灵焰补充了一句,对陈飞道:“当然,只是配合调查而已。

我相信城卫队和木香商行,一定会秉公处理的。”

“到时候,陈先生你回来,我亲自给你接风洗尘。”

他这算是为自己找补了一句,意思是让陈飞配合一下,去城卫队那边走个形式,配合调查一下。

至于木香商行梁掌柜那边,他江灵焰会解决的。

这么一来,他江灵焰的面子保住了。

陈飞的麻烦也解决了,算是一举多得的解决方案了。

在场的人,不少都是聪明人,稍微思索一下,就明白了江灵焰话语中的意思。

甚至是齐河,此刻都闭嘴没有说话了。

其他不少人,则惊讶的低声议论了起来。

小药君江灵焰这番话语,已经算是退让一步了。

能让江公子退让的人,在药师协会中可不多。

现在,这么一个新人,能让小药君退让,已经是让很多药师称奇的事了。

所以,不少药师都朝陈飞看来,暗示他同意江灵焰的提议,将事情解决。

若陈飞真的是一名向往进入药师协会的普通炼药师,恐怕真的会点头答应下来。

但陈飞根本没兴趣加入药师协会,再加上他对木香商行梁掌柜和江灵焰这种相互勾结,欺善怕恶的做法,很是不屑。

所以,陈飞纵使明白他们的意思,但也没有开口答应。

江灵焰微微皱眉,语气有些不满,提醒道:“陈先生这是不相信我的话吗?”

陈飞闻言,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摇摇头道:“我从来只相信我自己。”

“你什么意思?”

江灵焰不满的看着陈飞。

陈飞看了看周围众人,笑道:“江公子前后说这么多,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的身份不同。”

“刚开始,他们认为我是无名小卒,随便抓了就是。”

“后来,他们换人过来,认为我是三星炼药师,但也不算厉害,可以舍弃,所以还是要强行抓人。”

“再然后,得知我是四星炼药师后,就开始犹豫了。”

“现在,等我成了五星炼药师。

犹豫就变成了配合调查,走个程序。”

“说起来,我一直是我,事情一直是那件事。

只是因为我身份的不同,态度就有这么大的变化。”

“既然如此,那我不如更进一步,让某些人,彻底无话可说吧!”

听完,江灵焰眉头紧锁,不满的盯着陈飞。

不少药师,也是一阵摇头,叹息不止。

“还是太年轻气盛了啊!”

“身份地位不同,待遇自然不同。

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没必要点出来。”

“年纪轻轻就通过了五星炼药师考核,年轻天才嘛,难免有些傲气。

等受到打击了,就知道后退了。”

“只是,他这样做,是在和江公子作对,这完全是自己撞南墙啊!”

………各种嘈杂的议论声中,江灵焰不满的看着陈飞,不悦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怎样?”

陈飞轻笑一声,看向各位评委药师,道,“很简单,我要参加六星炼药师考核。”

此话一出,现场为之一静。

然后,几乎所有人,全都不可思议的看向陈飞,惊讶无比。

“你说什么?”

“我没听说吧,你说你要参加六星炼药师考核?”

“六星炼药师,就算在我们药师协会中,那也是高级药师的存在。

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六星考核比五星更加危险,小子,别冲动啊!”

………惊呼声中,陈飞面色淡然,但语气格外的坚定:“我确定!”

见状,几名评委药师,不再继续劝说,而是将陈飞带向了六星炼药师考核室。

身边的围观者们,也随之跟了过去。

但考核并没有马上开始,而是让陈飞稍等片刻。

齐河在一旁为陈飞解释道:“一般的药师考核,我们这些负责现场的药师,基本是五星炼药师就到头了。”

“再加上几位巡查的六星炼药师,正常情况下,能负责一星到五星炼药师的考核。”

“一般情况下,这完全够用了。

甚至大多数时候,在三星炼药师那一步,就全军覆没了。”

“但这次,出了你这么一个奇葩,就不够用了。”

“六星炼药师的考核,至少需要一名七星炼药师来负责评审。”

“而七星炼药师,在我们药师协会内,都是大人物,一般不会来负责这种考核的。

所以要临时去请。”

听完解释,陈飞理解的点了点头,对齐河道了声谢谢。

而跟着人群一起过来的黄浩黄将军,感觉事情似乎越来越棘手了。

自己本来只是听城主的命令,过来抓个人回去就是。

这在他看来,本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却没想到,事情越来越复杂。

被抓的人,从三星炼药师,一路冲到五星炼药师,现在还要参加六星炼药师考核。

一旦他真的通过,黄浩别想将人带回去。

那时候,就算梁掌柜亲自来药师协会要人,恐怕都不大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