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说的没错,要是襄阳失守后,我们能守住谷城吗?”

唐学志抓住机会,站起来说道:“答案是不能,因为,我们的士兵,在襄阳失守前,已经饿死了,现在军中的粮草,只能供大军维持十天之用,我们迫切的需要粮草。”

“昨天,某和史大人合计过,想要守住谷城,筹集粮草是第一步。”

“另外,我们还需要在城中,募集八千新军,因为时间紧迫,我们必须在襄阳陷落之前,击败罗汝才,不然,一旦襄阳失守,就算新军练成,我们也将遭张献忠五十万大军围攻,这胜败,恐怕不用唐某多说了。”

吱~~

众富户们,听后猛吸了一口凉气。

如果事情,发展到那个地步,恐怕,大罗金仙,也没法救谷城了。

唐学志返回座上,端起茶杯后,朝着下方瞅了一眼了后,轻轻抿了一口,进入正题:

“粮草,新军的军饷,耗资巨大,学志希望,诸位能够伸出援助之手,退敌之后,学志将向奏明朝廷,在谷城修建功德碑,诸位的名字将会按照所捐银两数额,依次刻在功德碑上,流传于后世。”

富户们知道,他说了那么多,这才是主题。

一时间,众人低着头,各怀心事,却没有一个主动开口。

“将军,鄙人家母卧病在床,无人照料,若是没什么事情,鄙人,想,先告退了。”

“将军,老朽今日,身体偶感风寒,郎中交代,得好生休养,咳咳咳,你看,要不,老朽就先行告退了。”

一众富户们,见有人带头,纷纷要求告退。

“啪!”

李大山朝着桌子上猛拍一掌,好好的桌子,被砸出了一个坑来:“将军,将你们请来,事没说完,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去呀。”

“难不成,我家将军,在你们眼里,连要饭的都不如吗?”

“今日,募捐之事,没个头绪,谁也别想走。”

这种事情,已经不需要唐学志出面了,他只需尽量保持风度就行。

富户,朱百成听后,大笑:“呵呵呵,不是说好的,自愿捐款吗,难道,你们是想明抢不成,我明白了,唐将军也只是欺软怕硬罢了,要不然,温家、陆家、马家、刘家的人,怎么就没有来呀!”

“他们四家,可是谷城最大的财主,我朱何百成将话放在这儿,要是他们四家不捐,我朱何家,一个子也不会给。”

朱百成在谷城虽然是大户,和马家相比,他朱家的财产连号都排不上,可朱百成在谷城的影响力,却不输马家。

因为,朱百成祖上承襄王一脉,只是,到了朱百成这一代,血缘已经想去甚远。

但即便是这样,朱百成却和襄王府保持着联系,也正是因为这层关系,让朱百成在谷城,能够横着走。

就连刘县令,平日见了,也得给他三分薄面。

上一次,史可法募捐粮草时,也是这个朱百成反对的最激烈。

说白了,他就是一个大子也不想出,将话题引到马家身上去,也不过是个托词而已。

因为,他料定,唐学志不敢动他。

唐学志蔑视看了他一眼后,冷冷笑道:“你就是朱百成?和襄王府同出一脉,拥有皇家血统的朱家人。”

谷城,谁不知道,朱百成和襄王府的关系。

他们更知道,朱百成是太祖一脉传下来的,因此,在谷城,没人敢不卖朱家的面子。

当唐学志说出这话时,就连史可法都浑身一愣,对于朱百成的身份,他也只是猜测,没想到,唐学志竟然知道的这么清楚。

朱百成带头反对,很有可能,让这次募捐活动,胎死腹中。

前有马刘温陆-四家,连人影也没一个,又有朱百成这个皇亲国戚带头反对,就连刚才说好话的王茂才、陈运昌二人,都抱着观望态度了。

只要这几个人不给,他们两个也就有借口了。

几十双眼睛,看着朱百成,赫然,他已经成了这些人心中的精神领袖。

朱百成冷冷的笑了一声,有些得意的说道:“没错,既然知道,我和襄王府的关系,还不让你的人让开,某可以看在你们守城的份上,不予追究,如果真要将事情闹大,就算到了京城见了皇上,某也是这么说。”

“朝廷,让你们来守城,可不是让你们来敲诈勒索的。”

瞧准了唐学志对襄王府的忌惮,朱百成张口就来,希望能以此吓退唐学志等人。

还真别说,不光是在座的富户们都相信,他朱百成有这个能耐,就连县令刘明浦等人,心里都微微一颤。

朱百成能量不大,却背靠着襄王府。

其实没有人知道,襄王都懒得看朱百成一眼。

可他逢年过节里没少往襄王府送礼,虽然连襄王的面都没见着,却让很多人相信,朱百成和襄王府的关系真的很不错。

富户们开始看唐学志的笑话了,连朱百成都搞不定,他们只要顶住压力,说不定也可以不用出银子。

“你和马家,刘家的关系如何。”唐学志没有理会旁人的看法,看了朱百成一眼后,问道。

“哼,这还用问,刘马温陆-四家,和朱家的关系都不错,昨天,我们还在一块儿吃酒呢,怎么,你问这个干嘛!”朱百成有些不耐烦的回道。

只不过,他昨天并没有同马进山他们在一起,之所以这么说,也是为了证明,他和这四家的关系非同一般罢了。

刘马温陆-四家,来都懒得来,看来也没有将唐学志放在眼里。

现在他朱百成,不仅有襄王府做后盾,更和刘马温陆-四家成了联盟,看你唐学志能奈我何。

“很好,诸位,你们刚才都听到了吧,朱百成自己也承认了,他和刘马温陆-四家合谋。”

唐学志站起来,冷冷笑道:“来人,将人带上来。”

富户们还没搞懂,唐学志的意思,却见大营外面,几十名举着火把的士兵,押着十几个囚徒走了进来。

马家家主,马进山就在其中。

后面又有刘家、温家、陆家的家主,儿子,管事几乎全部反绑着带了上来。

这,这是怎回事?

富户们惊得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