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炎老祖听到莫东归的这些过激甚至是挑衅威胁自己的话语,一阵愤怒,冷冷道:“如果我真的要杀你的话,会让你或者来我无妄峰?真以为我打算杀你的话你能跑掉?”

“试试不就得了?还有如果真的不打算杀我的话,以后就不要再老拿这件事来试探我,我说了,殿夜堂我必杀,谁来劝都是这个结果!”莫东归有些不屑。

白炎老祖是真的拿莫东归这个硬脾气没办法了,长叹一声说道:“你说一个下界飞升的武者,能和殿夜堂有什么交集?他怎么就这么不走运惹上你了?”

“他挺走运的,一般人哪有那个资格惹上我?”莫东归淡淡反驳道。

“你真是下界武者飞升?”白炎老祖以确定的看着莫东归疑惑道。

难怪他会觉得莫东归身上会有着一股和神界格格不入的异样,原来是因为这个,但是让他更加疑惑的也是这件事情。

他不是没有见过飞升武者,也知道飞升武者在进入神界之后就会立马得到神界的规则洗礼,经历过洗礼的下界武者其实和神界之人没有任何异样,但是终归会有一些细微气质差别。

白炎老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飞升武者与神界显得这么格格不入,但是他又半点不受神界规则排除,独立于神界规则之外?

这只是白炎老祖的模糊感受,他感受到的其实也并没有多真实,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种直觉。

他哪里知道莫东归在飞升神界的时候将神界规则之中那个他都根本察觉不到丝毫的标记给粉碎了。

莫东归到了神界之后发现,其实这种类似印记的神界规则不只是飞升武者,就连神界本土的每个人身上都有那个印记。

当然,莫东归不会吃饱了撑的特地跟别人说这件事,万一神界背后真的有着这样一双大手,自己要是将此事宣传出去,对自己没有丝毫好处不说,反而会热祸上身,现在的自己在神界保命勉强足够,若是要和这神界的幕后黑手较劲,那是肯定不够格的。

按照莫东归的推测,就算是上一世的自己,恐怕也很难和这样的人平分秋色,没有什么其他原因,这人隐藏的实在是太深了,莫东归大概能猜到这绝对是一个老牌仙帝强者,但是他就是没想明白到底会是谁。

“信不信由你,反正来历我已经说明了,以后再问,我就会翻脸了。”莫东归随口道,他也看得出来其实白炎老祖对自己并没有任何杀意,但是对于自己就是不太信任。

莫东归也理解他的心思,惜才,又害怕自己会引狼入室,万一莫东归对魔玄宗有什么企图的话,恐怕魔玄宗真的就要摇摇欲坠了,现在的魔玄宗正处于鼎盛,宗主张陌语野心勃勃。

白炎老祖也十分支持张陌语的决策,这个宗主,其实很早就有资格成为老祖,天赋自然就不用多说,恐怕要不了多久实力就能追上自己,要说这手腕心机,称得上是滴水不漏。

以张陌语现在的实力,完全不用对自己多么毕恭毕敬,平辈相处都没有任何问题,毕竟是在修炼界,一切都是以实力说话,但是张陌语并没有任何傲气,在长老堂看见自己的那一刻,依旧以晚辈礼对待。

因为他现在还是宗主,所以在宗门地位就要比老祖低,张陌语绝不会落下任何话柄,魔玄宗也不是一条心,张陌语能够成为魔玄宗的宗主也是经过残酷的争夺,如果张陌语有什么不合规矩的举动,很有可能就会落人话柄。

张陌语要让魔玄宗跻身魔神域中心,这个宗主的位置他就不能丢,很多时候,这个魔玄宗宗主要比他这个宗门老祖的权力大得多,宗门老祖只能说是地位尊崇,算得上是宗门底蕴。

但是宗主完全有可能决定魔玄宗将来的走向,由此可见魔玄宗宗主之位的争夺到底是有多么激烈,很多时候宗主退任不是因为他想主动退位,而是他不得不退位,支持他的老祖不够多的话,就容易被其他人顶替上。

以白炎老祖现在对于张陌语的观察看来,他在心里是十分支持张陌语的,本来的他是没有任何战队的,但是现在的他在张陌语身上看见了一种可能,魔玄宗将来真的是有机会跻身魔神域中心的。

不管是以什么方式,宗门能够壮大,总是他们这些老人希望看见的,这些他们没能完成的事,交由后人来完成也还不错,总归还是有机会见到这一幕。

沉默了一会之后的白炎老祖最后说道:“你知道为什么张陌语会愿意跟你做这么个离奇的让人觉得过分的交易吗?”

“不知道,不过肯定事有理由,而且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他肯定事有求于我的,我还没蠢到认为自己现在能够让一个魔玄宗宗主赌到这个程度,甘心用一个真传弟子换我的暂时加入。”莫东归淡淡道,对于事情的一切他还是看得出一些东西的。

“既然知道有生命危险那你为什么还要答应这件事情?”白炎老祖不解问道。

莫东归既然能够看透这一切,那就说明他默认答应了张陌语将来对于他的要求。

“那是你们觉得这事对于我有生命危险,我可从来都没有这么觉得过,张陌语能够与我协商谈成这笔买卖,那就是他觉得我有机会做成这件事情,如果这事他觉得对于我有可能的话,那我就一定能做成。”莫东归一脸淡然地说道。

白炎老祖似乎被气地有些好笑,无奈道:“真不知道应该说你自信还是说你自大,既然这件事情张陌语已经促成,那我是绝对对你不会再有任何不满,毕竟他将来要做的事情我很早之前也想做了,不过我有些好奇你为什么不愿意认他为你那个名义上的师傅?”

“要知道,他的权力很多时候比我还要大,特别是对于宗门事务而言,他几乎有着对话话语权,这对你在魔玄宗做任何事情都是只好不坏的。”

莫东归看了一眼白炎老祖,随意道:“因为我不喜欢和他这样的聪明人打交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