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罗舞阳包里备有药物。

喂她吃下去以后,她的精神慢慢舒缓起来。

但是毕竟不是神药,需要一个过程。

不过倒是不再像一头愤怒的狮子,而是蜷缩在沙发上,抱着腿,不停地喃喃自语,大致的意思是怪自己没用,怪自己胆小,没能救姐姐。

不停地说对不起和道歉,眼泪浸湿了胸前衣服,丁敏在旁边不停地安慰着。

她哭着哭着,忽然停止了,揉了揉自己的脸颊,然后站起来向何四海问道:“有卫生间吗?”

“出门往左。”何四海道。

心中却有些惊讶,她这是恢复正常了?

罗舞阳闻言直接拎着包出门而去,丁敏赶忙站起来跟了上去,她还是有点不放心。

很快罗舞阳就回来了,泪水已经擦干净,还补了个淡妆,要不是眼睛还红红的,基本上看不出她刚哭过。

“不好意思,刚才失礼了。”她坐下来道。

又恢复到之前的优雅从容。

“没什么,罗小姐,你要继续吗?”何四海无所谓地道。

罗舞阳没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了一句,“何先生实力很强。”

然后转头看向旁边的丁敏。

丁敏耸了耸肩,说了一句。“我们是朋友,我也是警察。”

罗舞阳闻言转过头来对何四海道:“那我们继续。”

她到底要看看何四海耍什么手段。

“我先出去。”丁敏在旁边道。

“不用,你就在这里吧。”何四海道。

丁敏看向罗舞阳,见她没反对,于是在旁边坐了下来。

“那么你的心愿是找到你姐姐吗?”何四海没再跟她多说,直接问道。

罗舞阳闻言直接点了点头。

“那么我实现你的心愿,你付给我什么报酬?”何四海继续问道。

“你想要什么?”罗舞阳反问道。

“这是我在问你。”

罗舞阳回头看了一眼丁敏,丁敏耸了耸肩,示意她自己决定。

“两百万?”罗舞阳试探地问道。

这钱其实并不多,十几年前他们家都能拿出两百万悬赏罗清晨的线索,何况这么多年过去。

“可以。”何四海直接点头同意了。

按照之前丁敏给的报酬,罗舞阳付他个十几二十万的,他就满足了。

没想到罗舞阳张口就两百万,他不同意才傻,果然有钱人的世界他不懂。

可是见他同意了,罗舞阳反而觉得有点意外了,她也只是试探一下而已,没想到何四海直接点头同意了。

但是更加让她惊讶的是,她的脑海中忽然多出来一些东西。

“这个……这个……”

罗舞阳一瞬间明白了许多? 知道了何四海是什么样的存在。

世界观完全崩塌? 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但是脑海中的那些信息无不告诉她一切的真实。

就在这时只见对面何四海手中突然多出来一个册子。

何四海把手上账本倒过来? 翻开账本? 果然上面多出几行信息出来。

姓名:罗舞阳

生辰:癸亥年己未月辛亥日寅时六刻

心愿:不管姐姐是死是活,都要找到她? 跟她说一声对不起(可达成)

报酬:两百万元

“契约已达成,剩下的就是我帮助你完成心愿? 实际上我不太希望能达成契约的。”何四海把手上的账本放下道。

“为……为什么?”罗舞阳诧异问道。

还以为何四海是嫌钱少了。

“因为你跟我达成契约? 就意味着跟诡有关,我只管阴世,不管阳世。”何四海道。

罗舞阳闻言瞬间反应过来,和何四海达成愿望? 变相地说明? 她姐姐已经不在人世。

她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摇摇晃晃。

好在她刚吃过药,起到了定神的作用,要不然真的会扛不住。

“你没事吧?”丁敏在旁边走过来扶着她道。

罗舞阳咬了咬嘴唇摇了摇头,泪水在眼眶中转了转最终没有流下来。

“那我什么时候能见到我姐姐?”罗舞阳声音颤抖地问道。

她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实际上在这之前? 罗家也早有猜测,罗清晨应该不在人世。

要不然凭借他们家这么多年所花费的人力和物力? 不可能一点线索没有,只不过大家一直都不愿意承认罢了。

“晚上你过来一趟吧? 最好能把一些关于你姐姐的资料信息都带过来。”何四海道。

“哦,好的? 谢谢何先生。”罗舞阳赶忙站起来道谢。

“既然这样? 我们晚上再过来? 打扰了。”丁敏在旁边道。

“晚上别太迟,八点左右过来吧。”何四海看了一眼时间道。

找诡这事,还要看萱萱,那时候萱萱应该也吃过晚饭,又不太晚,她有时间。

“哦,好的。”罗舞阳赶忙答应了一声。

然后跟丁敏一起下楼去了。

“小敏,你是怎么认识何先生的?”下楼梯的时候罗舞阳忽然问道。

“我爸的事情你知道吧?”丁敏道。

罗舞阳闻言点了点头。

“我爸跟我说叶博强不值得我托付终生。”丁敏道。

“原来如此,你才拒绝了和叶博强订婚。”罗舞阳神色平淡地道。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丁敏心中一动追问道。

“我听罗欢说起过一些。”罗舞阳道。

“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你会听?”罗舞阳反问道。

丁敏闻言沉默了,她其实和罗舞阳是一类人。

“咦,姐,你们在这啊。”两人刚出了问心馆的门。

就听罗欢惊讶的声音道。

罗舞阳和丁敏向他看去。

罗欢赶忙道:“我发誓,我不是跟着你们的,我只是在镇上逛逛,碰巧遇到你们而已。”

“走吧,回去。”罗舞阳皱了皱眉头道。

“等等,怎么回事?姐,是不是谁欺负你了?”

罗欢注意到罗舞阳胸前被泪水打湿的衣服,而且看她眼睛红红的,衣服也有些凌乱,立刻愤怒地问道。

“没事,先回去。”罗舞阳沉声道。

“回什么去,你告诉我,是不是店里的人欺负你了?敢欺负我姐,我把他店给砸喽。”罗欢满脸愤怒地道。

然后大步闯进问心馆内。

“人呢,人都死哪里去了,都给我出来。”他气势汹汹地喊道。

“罗欢,你别闹,给我滚回去。”

罗舞阳和丁敏脸色大变赶忙出声制止

何四海嘴上一直说他是普通人,但他干的全都不是普通人干的事。

得罪了活人,大不了一死了之,得罪了何四海,死了恐怕都没完没了。

就在这时,何四海从楼上走了下来奇怪问道:“什么事?”

空气一瞬间安静了。

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