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学奇迹有两种,一种是忽然腰不酸了腿不瘸了,一口气爬上五楼又有劲儿了,而另一种则是韩彩樱这样的,小时候在音乐剧团当演员,十分有才华唱歌又好听,但变声期一过不仅嗓音彻底完蛋,连歌怎么唱都不会了,如今也就剩下嗓门大这个优点,要不是长得可可爱爱连偶像都做不成。

“会长说了好久要在这边拍一部电影,可是一直都没有消息出来,他马上就要回洛杉矶去参加奥斯卡金像奖的颁奖典礼了,之后还要为《玩笑》的宣发工作全球飞,不可能连角色都没选好吧?”林田海虽然没有赶上这一届的奥斯卡金像奖评选,但他上一届拿了九座小金人,其中还有三座是含金量特别大的那种,显然是要去当颁奖嘉宾的,广濑丝丝跟要面子的吉高由理子不同,她该撒娇的时候一点不客气,要不是最近一直没机会见到人,她早上去缠着要角色了。

又村架纯放下了手中的甜品叉,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同事们,这些人中其实她是最有紧迫感的,因为就她的年纪最大。其实1993年还算年轻的,即便按照东亚的算法也才二十一岁,但跟她坐在以前的这些姑娘有一个算一个,全都是1998年生的,一个她都玩不过更何况是一群。

广濑丝丝、饭丰万理华、白石圣子还有刚进公司不久的永野芽衣,加上移籍过来的韩彩樱,这就五个1998年出生的了。有时候又村架纯都怀疑会长是不是有收集癖,就盯着这一年出生的新人招收,难道说算命的算出他一生挚爱会是1998年出身?可这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又或者女人其实跟红酒一样,特定年份出产的会特别好?

“霞酱,跟你说话呢,怎么又发呆了?”哪怕年龄比对方小了五岁,广濑丝丝也没用敬语,因为她们首先是林兴业的同期,而架纯的发音在日语里有朦胧和霞的意思,所以她一直管又村架纯叫霞酱。

“啊?哦……”被叫了名字又村架纯才回过神来,每次她都不会缺席这样的小聚会,但因为年龄上的差距和一直不受管理层重视的关系,从来都很没存在感,就像是个看客一样,“我也不清楚,会长肯定有他的考量吧。”

“这是当然了,就是不知道他会在我们里面选角色还是出去找外人。”林兴业里的这些女艺人,不问年龄大小资历深浅,几乎都把林田海当作憧憬的对象,就连川村雪绘那样坚定的女权斗士都能被他折服,更何况这些思春期的小女孩。在饭丰万理华看来,只要是会长决定的都是正确的,只要是会长想要的都是正当的。

“不然我们让希酱去探探他的口风吧,要是有机会的话还能提前做准备。”广濑丝丝果断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卡拉OK之神高田充希和会长的关系,在林兴业是公开的秘密,相比于外表清纯神情天真却又心思深沉的特林德尔·怜奈,她还是觉得前者好相处一些。至于去找吉高由理子?她可没那个胆子。

“丝丝,你总这样没大没小,在公司里还没什么关系,出去工作也这样的话,万一遇上大前辈可能要被打的。”这里能说说广濑丝丝的,大概也只有塚本璃子了,比受宠谁也比不过她,能在公司里叫林田海爸爸的只有她一个。当然,私底下这事儿就说不准了,吉高由理子叫过、高田充希叫过,特林德尔·怜奈叫过,藤井明菜机会每次都叫……

桥本哀有些无奈,她是前年移籍来的林兴业,过来之后事业立马迈上了新的台阶,但一直都有些受不了这里过于松散的氛围,她从小受的可都是高压教育。来这里一方面是待遇更优渥,另一方面也是想要成为第二个塚本璃子,人家都还没成年,去放送局录节目都已经享受起了大御所的待遇,仗着的不就是一个戛纳影后的头衔?

“璃子,要不你去问问会长吧。”松冈麻友也很想演戏,她最近总是接辅助MC的活儿,甚至在NHK还有了固定的儿童节目,长此以往恐怕别人都当她是通告艺人,走演员之路的难度会更大。

“行,我可以帮你们问问,不过也只是问问。”自己只是干女儿,又不是真正的女儿,哪有那个立场去干涉林大会长的工作,塚本璃子又不是个不知好歹的白痴,她的想法远比同龄的女孩成熟。

林田海确实说了要在尼本新拍一部电影,但顶上之战即便虎头蛇尾地收场,也依然取得了超出他预料的成功,为了稳固住这片市场,他不得不退后了拍摄电影的工作日程,这就导致他的全盘计划都受到了影响,好在今年去洛杉矶只需要颁奖,不像往年冲奖还要提前过去进行诸多准备,所以他决定先组建团队,等到去完颁奖典礼就回东京开机,并且尽量在戛纳电影节开幕之前完成所有的拍摄工作,以便去欧洲为《玩笑》冲奖。

“诶,您这次又要亲自参演?”即便之前在《坏心眼石》里一起演过对手戏,但塚本璃子听闻会长大人要亲自参演的消息后还是非常震惊,用个“内味儿”非常重的说法,这叫时空背景不同。当时的林田海还没怎么得到业界认可,他看得上演员人家未必看得上他,看得上他的演员他又未必看得上别人,不得已才自己出演的。现在他一共十四座小金人在手,就是黑泽黯死而复生也没法跟他比,想要找个什么样的演员对方敢不来?

“这个角色比较极端,年纪小的演不出那种感觉,而年纪大的又跟角色定位不符,所以只能我自己来。”强如林田海也逃不过真香定律,马丁·斯科塞斯让他在《电车……》不对,是在《华尔街之狼》里当了一回男主演后,他渐渐就不太看得上那些新生代的演员,还没导演的演技好,怎么好意思出来吃这口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