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了他们在里面也不是关键。”

他微皱眉心看向周颐睿:“现在要知道的是,周颐睿是怎么出来的,为什么别人出不来。”

这么多年也没任何人出来过,要不然出来的人肯定会发现时间流逝比例不对劲,早就被他们研究中心盯上了。

而不是现在才发现。

宋镜顿了一下:“周颐睿是我带出来的。”

这才是关键。

宋镜就是恰好路过看见了周颐睿,但她并没有看见周颐睿身边有其他人。

周颐睿仰着头看向宋镜,天真的问:“姐姐,之前这里的叔叔阿姨呢?”

宋镜看向周颐睿,这么小的小孩子,可能还会面临未知的未来,这让宋镜有些心酸。

她难得叹口气,微微蹲下身子看向周颐睿,揪了揪他的小脸蛋道:“叔叔阿姨有事出去了,你不用担心他们。”

周颐睿往里面看了一眼,大大的眼睛中也有些不解。

他不知道为什么叔叔阿姨就不见了。

他还小,不太理解这些事情,正在这时候,卜子仓走了进来:“南队,有情况。”

帝南朝回过头,卜子仓拿着一个仪器走了上来:“尽头的那面墙不是一直存在的,是后面被人重新堵上的,那里面本来连接的是隔壁巷子楼,几十年前发生了一件怪事,两边居民闹矛盾,给堵了起来,不让走捷径了,想过去只有绕路。我们的仪器在墙里边有特殊动静,辐射值的反应比其他地方大。”

宋镜立刻道:“那岂不是说那墙壁里面有UCT?”

卜子仓看向宋镜认真道:“正确的说是墙的下面,如果只是墙里面,辐射值会立刻将我们标记,我们推测那东西还埋的很深,到时候处理起来可能会很麻烦。”

帝南朝沉吟了一下,然后道:“先调查这件事是什么起因,然后在考虑挖出来的问题,必要时用59号探测。”

卜子仓点了点头,宋镜不懂就问:“59号是什么UCT?”

“探测的,一定程度可以让我们知道下面埋着的是什么东西。”

宋镜若有所思,帝南朝将周颐睿交给宋镜:“你先看着这个孩子,我去忙点别的事情。”

宋镜点点头:“那我先带他出去,你到时候有事先叫我。”

他轻声道了一声好,转身便走出门去。

宋镜牵着周颐睿的手,对小孩笑道:“姐姐先带你去别的地方等等好不好?”

周颐睿乖巧的应声:“好。”

结果没走两步,眼前的环境骤然间一花,宋镜的耳边蓦然炸开无数声音。

“杨二狗,打牌还带作弊的,你是不是不要脸了啊!”

“还不快给老娘回去,你在这里干嘛呢?”

“哎……也不知道我儿媳妇他们什么时候带着孩子回来看看我们……”

她微微一愣,跟着转头,眼前的环境已经是天差地别。

原本荒凉破旧的洋楼,已经变得崭新无比。

大爷大妈们从中穿过,还有人直接在院子里面打麻将的,正正好在宋镜的旁边。

宋镜:“……”

UCT,我淦你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