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谢若宁想不到的是,木棉第三天就来拜访纪谢氏了。

她那时候正和几个丫头热火朝天地在厨房忙乎着呢。

一听说木棉来了,立即整理了一番,便去了纪谢氏的屋子。

知道木棉和她的朋友来,谢若宁特地端了些刚出炉的成品过去。

奶油小攀是还没成功,但蛋黄酥,福包啥的可是现成的。

说不定,木棉觉得好吃,可以介绍给王妃。

哪怕不介绍给王妃,她见多识广些,提点建议也好不是?

“师父平日里是这丫头陪着你?”

跟着木棉一起来的叫云英。

她和木棉一样,平日里,并不在镇南王妃身边侍候。

像木棉负责的是外交,外援方面。

云英就负责的是采买这方面。

纪谢氏听了的时候,觉得谢若宁的运气吧是真不错。

云英只要愿意,手指缝里漏那么一丁点,谢若宁的头炮就打响了。

还不一定说是供给王妃或者主子们的。

哪怕是下人们平日里的一些,那也够了。

“这孩子平日里不是抄经书,就是喜欢钻厨房里做点东西。

小脑袋呀,就爱东想些吃的,西想些吃的。

品种还不算少。

我这儿啊,来的人也不多。

所以,你瞧,她把平日里做的那些,都献上来了。

你们尝尝,给她点建议。”

纪谢氏一边慈爱地看着谢若宁,一边向两个曾经的徒弟介绍道。

云英和木棉都是心细的,自然听出了纪谢氏的题外话。

纪谢氏当年成亲之后还进宫当教引,和孩子的感情不咋滴。

孩子长大成了亲,承欢膝下这种事,人家做得也不多。

要不然,现在也不会寄居在自己的长兄家了。

一个呢,是没儿女孙子孙女承欢膝下。

一个呢,失了母亲。

也怪不得师父待这师妹这么好了呢。

云英本来对吃食也随便。

她身为镇南王府的采买管事,啥好东西没吃过。

只不过,给自己的师父面子,便每样都尝了口,然后拉着谢若宁的手夸了她心灵手巧,厨艺不错。

还说大家闺秀就应该如此诸如此类的。

而师徒几人的话题也扯到了谢若婉的事儿上。

木棉主要负责这方面,对纪谢氏表示,这事儿吧,她很大程度上是帮不忙的。

不是说推脱关系,而是王妃很镇怒,当天就晕了过去。

王妃怕张扬出去没面子,所以,请的是府里的常驻大夫。

也是昨儿个晚上,王妃能下chuang了,所以,她今天才和云英了来看看纪谢氏。

要不然,还真走不开。

哪怕她们不是近身侍候的。

“婉丫头做错事,自然是该罚,就是委屈了府里的另外几个丫头,唉!”

哪怕是纪谢氏的侄孙女,到底也都是有血缘关系的。

纪谢氏不由得感慨,幸好自己的孙女嫁得早,要不然……

“师父,这事儿吧,木棉也和我提过。

小师妹年纪小些,倒是无妨,等过几年这事儿淡了,身体也好些了,总能找着好归宿的。

至于她姐姐,不知想找哪样的?

不瞒师父你说,我呢,认识的人是多。

可往来的,全部都是商贾。

那些人家,家境是不错的,也能找着几个不错的孩子出来。

但好像和谢家的门风吧,不是很配。

至于木棉哪儿,往来的又都是……”

谢若宁原本以为有戏的,还想叫秋霜去把谢若敏叫来给两位看看的。

让她们看过谢若敏,和谢若敏相处,到时候,做起介绍来,也能言之有物。

不过后来一想,太过急切了,先探探她们口风看。

也幸好缓了缓,要不然……

谢若宁一直乖巧地低着头,听着那两位说。

她听得出来,她们二人呢,也是认真的。

其实她们说得在理,本来清流和权贵之间,就会有些代沟。

勉强联姻吧,未必会对谢若敏好。

至于商人之家,她倒是不介意,现在自己也在行商人之事。

但并不代表谢若敏乐意嫁商人。

哪怕谢若敏乐意了,还得过谢彦信那关呢。

谢若宁是觉得,自家老爹也是个比较想太多的。

像她之前,就觉得那孔公子不错。

所谓克妻这种事,真的是迷信加巧合。

或者再加上一些人的误传。

可老爹信了,然后……

不过,听着听着,便听见木棉把话题转到自己的头上。

据木棉所说,镇南王府哪儿常年供奉着几个大夫。

有个大夫是擅长五官科的。

之前曾经帮一个失眼的老人,恢复了视力。

虽然视力不能恢复像一般人那样。

可至少生活起居,不用麻烦别人了。

以前那个老人压根看不见东西,磕磕碰碰的。

现在是看不清远方,几米内的东西,那是没问题的。

一个人独自生活是没啥问题了的。

还能去井边洗衣服啥的。

所以,木棉的意思是,要不要请那个大夫来帮谢若宁诊断一番。

无论如何,总是一个希望。

纪谢氏呢,一听自然道好。

本来她就在和皇太孙,还有谢若宁商量,找个机会,让谢若宁能逐步恢复说话。

老假“哑巴”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现在,有王府的大夫来帮忙诊治。

再加上,人家之前有帮失明人士恢复过视力的个案。

那么,再帮助谢若宁“能说话”,想来别人也会相信此人医术高明的吧?

那位大夫想来也不介意多“治好”一个“哑巴”的吧?

“宁丫头,还不赶紧给你木棉姑姑和云英姑姑磕头。”

纪谢氏一脸激动的说道。

谢若宁刚要跪下来,木棉便把谢若宁给拦住了。

“师父说哪儿的话,当年倘若不是你的悉心教导,我和云英哪里有现在的身份和地位。

难得能帮师父这么一点小忙。

更何况若宁这丫头对我脾气,我一看见就喜欢。”

木棉拉着谢若宁的手对纪谢氏说道。

木棉和云英又和纪谢氏说了一番,才告辞。

二人也和纪谢氏约定了,倘若没有意外,五六天之后,木棉就来带谢若宁去“看病”。

主要是自从那位大夫治好了一个失明人之后,很多上门求医。

倘若不是木棉和云英在王府有一定的地位和身份。

半个月之后,也未必能见上那位大夫呢。

二人走后没多久,谢老太带着两个儿媳妇突然到纪谢氏的院子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