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师,跟她们拼了!”

沈落雁的部将陈天越还想反抗,却被沈落雁伸手给按住了。

“这几位女将军气息雄厚,当中必有宗师级别的高手,几个你一起上也不是对手......”

沈落雁神情寂寥,问道:“可否告知,密公此时如何了?”

穆霓凰笑道:“陛下已经派出重兵驻守兴洛仓,李密就是插上翅膀也难飞了,是生是死,等你回去一看便知。”

沈落雁心如乱麻,幽幽叹息一声,说道:“既然如此,落雁也别无选择了。”

......

......

叮咚!

“恭喜宿主,秦琼大发神威,挑杀了长白双凶,额外奖励崇拜值2000点!”

“恭喜宿主,秦琼领兵伏杀兴洛仓成功,截杀蒲山公营悍卒数万,额外奖励崇拜值20000点!”

“恭喜宿主,秦琼击败且生擒了蒲山公李密,额外奖励崇拜值10000点,额外奖励武魂石*1”

“恭喜宿主,天凤军团成功伏击沈落雁,额外奖励崇拜值10000点!”

......

一连串天籁般系统提示音,骤然在刘昊耳畔响起。

没过多久,锦衣卫卷动披风,从门外疾步走来,大喜叫道:“捷报!”

“陛下,秦叔宝于兴洛仓生擒蒲山公李密,天凤军团生擒瓦岗寨军师沈落雁,如今正在押解回洛林市的路上了!”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

大汉群臣,忍不住弹冠相庆,众人脸上都露出了喜悦的神情。

这几天,七绝大军师部署了全盘战略,大汉三军主动出击,截杀李密的瓦岗寨势力。

现在秦琼在兴洛仓成功狙击到了李密,那么整个瓦岗寨的势力就将陷入群龙无首的局面,天凤军团生擒沈落雁,那就是彻底将瓦岗寨势力,推入到了无底深渊当中。

换句话说,只此一战,覆灭瓦岗!

“来人!”

刘昊摆了摆手,肃然下令:“摆驾回洛林市。”

......

......

李密连做梦都想入主洛林市城,可惜没有想到是以这种方式。

“看,那个就是瓦岗的大龙头李密。”

“呵呵,想跟圣皇陛下作对,他也配么?”

“李密的贼兵,还时常劫掠百姓,正是可恶。”

“烂菜叶,臭鸡蛋,砸死他!”

......

洛林市城的老百姓们用他们独特的方式,好好的招呼了李密一番。

烂菜叶、臭鸡蛋飞在空中,砸在囚车之上,好歹也算是一方枭雄的李密,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

“圣皇有旨,传李密入宫觐见!”

长街上,骤然有一阵马蹄声急如鼓点轰响。

只见得一队身披重甲的骑兵,悍然而至,周围的百姓们顿时心里凛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带李密入宫。”

龙骧营禁无敌探测器统领谢玄按剑道。

“遵命!”

这可是大汉王朝的王牌重甲骑兵龙鳞玄甲重骑兵,连人带马都罩在幽黑沉重的甲胄当中,骑兵脸上覆着狰狞凶兽面甲,令人一见便心胆生寒。

李密久经浮沉,见过不少大场面,眼光自是不凡,此时心里也是微寒:

这一支重甲骑兵,身上散发着一种嗜血肃杀的感觉,必是饱饮鲜血的悍卒无疑。

......

刘昊高坐赤金盘龙椅上,手指在桌面上弹动,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李密。

李密一生,可以说是一部传奇。

从隋朝重臣,到流落江湖,又再度崛起,称雄一方,绝对是枭雄中的枭雄。

叮咚!

恭喜宿主,天帝龍瞳之望气术,使用成功!

李密——武力93,智力89,。。。92,统率93,才气86!

特技1,狼顾;李密生有鹰视狼顾之相,乃是枭雄之貌!

李密的统率 2!

李密若是投效某方势力,忠诚度上限为60点!

特技2,奇袭:李密有几率剑走偏锋,发动奇袭之策。

奇袭状态下,其麾下所有兵将的武力 2,行军速度 20%!

平心而论,李密的属性能力,确实不错。

不过这个狼顾属性,却是说明了此人绝对不是久居人下之人。

“此人不足用,亦不可留!”

李密可不知道,刘昊在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心里就已经判定了他的死刑。

“罪臣李密,见过大汉圣皇陛下。”

他礼数倒是到位,神情淡然,有点不卑不亢的意思。

刘昊脸色平静,问道:“落雁,还记得当日之赌约么?”

一直沉默的沈落雁神情复杂,幽幽叹道:“如今陛下是刀,我们是鱼肉,是生是死,都在陛下一言之间,还说什么赌约呢?”

此时李密形容枯槁狼狈,心里却腾地生起了一股怒火:

“什么赌约!?”

“难道是落雁跟大汉圣皇两人早就有了勾结,将奇袭兴洛仓的消息卖给了汉皇!?这......这个表子!?”

李密拼命的告诉自己沈落雁不可能会背叛,但是枭雄多疑习性使然,这个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那就不可遏制的生根发芽,鹰目一侧,竟然怨恨的瞥了沈落雁一眼。

刘昊嘴角悬起了一抹微不可见的弧度,淡然道:“蒲山公乃是世之英豪,今日与君一见,果然名不虚传,朕也不忍手刃英雄,这样吧......”

“落雁与蒲山公,朕今日可以放一个人走,蒲山公,你怎么选?”

李密心里怨毒的念头转了一圈,听到刘昊叫他名字,急忙回过神来,躬身顿首,恭谨道:“圣皇宽宥,密必铭感五内,日后瓦岗势力,附属于圣皇陛下,全听圣皇陛下的命令行事!”

“温良恭谨笑藏刀啊!”

刘昊突然发现了,这些能在历史上面留下传说故事的枭雄,一个比一个会演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