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步六星猎妖师,身边还有两个五星猎妖师,而我这边的紫苏已经受了重伤,被一个半步六星猎妖师偷袭,紫苏基本失去了战斗力。

“你没事吧?”我扶着紫苏靠着墙坐了下去。

紫苏一张嘴,就是一口鲜血流了出来,她摇了摇头:“对不起,我……”

“好好歇着,交给我。”我站起身来,从口袋里面摸出一张黑卡,直接丢给了洪英才。

洪英才也不客气,伸手接过,嘴里说道:“呵呵,都死到临头了,竟然还不忘发黑卡?你是发卡上瘾吗?”

“接到黑卡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我笑了笑,摸出了那一枚树妖的半步妖王妖丹,直接丢进了嘴里。

“高级妖丹?”洪英才皱了皱眉头,嘴里说道:“你居然吃妖丹?”

他的表情很惊讶,似乎完全不能理解我的举动,因为在常人看来,人类吞妖丹,那就是在找死,就算是妖,也不敢直接吃妖丹。

而我偏偏吃了,而且是当着他的面吃的。

半步妖王的妖丹入腹,里面狂暴的能量直接爆开冲进了我的筋脉和丹田,一股燥热瞬间蔓延了全身。

这半步妖王的妖丹果然霸道,和之前吞噬妖丹完全不一样,它在不断的冲击我的身体承受极限。

那些妖力在我体内肆无忌惮的冲撞着,溢出的妖力甚至化为了热气,出现在我的身体表层。

“不好!他能转化妖丹!快,趁他还没有融入妖丹的道行,杀了他。”洪英才似乎看出了端倪,他哪里还敢耽误,反手抽出一把软剑,直接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额头青筋暴起,满脸通红,狂暴的妖力在不断的冲击着我的身体,我的身体皮肤开始发生变化,一会儿人皮,一会儿蛇皮,不断的闪烁着。

待洪英才软剑袭来,直接劈在了我的皮肤上,锋利的剑锋在皮肤上划出一串火花。

这个状态下我的行动受阻,但身上的皮肤似乎是刀枪不入的。

看到这个情况,洪英才脸色大变,他半步六星猎妖师的实力,内气浑厚无比,加上他那引以为傲的软剑,居然不能对我破防!

“快,帮忙,一起上!”洪英才预感不妙,大声喊道。

聂宏和季永元快步冲了过来,三个人对着我就是一阵疯狂的输出。

这些输出也不是没有效果,他们在不断的消耗我的妖力,洪英才的软剑甚至已经在我身上划出了十多道血痕。

可我却感受不到一丝疼痛,我完全没有想到这半步妖王的妖丹居然会出现这个情况,但是随着他们的攻击,我对那妖丹的力量掌控也越来越完善。

道行飞速的往上涨。

八百一十年。

八百二十年。

八百三十年。

……

只是不到十秒钟,道行直接冲破了一千年,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妖王。

顿时间,一种强大的实力遍布我的体内,妖王境界的威势足以震慑一切,只是心念一动,周身的妖气便瞬间凝结成一个护盾,砍在身上发出噗噗噗的声音,却完全接触不到我的皮肤。

“糟了!妖王!”洪英才顿时一转身,抬手抓起坐在地上的紫苏,软剑一甩,直接缠住了紫苏的脖子,疯狂后退出五六米。

“啊~~”我大吼一声,浑身气势爆发出来,双拳直接轰了出去,聂宏和季永元根本来不及逃走,就被我这两个拳头直接穿透了胸膛。

俩人高高举起的剑掉落在地上,头一歪,瞬间死亡。

我双手一甩,甩开了两具尸体,冷眼看着挟持着紫苏的洪英才。

洪英才虽然是个半步六星猎妖师,但毕竟只是半步。

自己变成妖王,我才知道这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不管是妖王还是六星猎妖师,那都是质的变化,实力相差不是一点半点,而是五倍十倍的差距。

“别动!再动一下我就杀了她。”洪英才手里抓着剑柄,只是轻轻一动,紫苏的脖子上便出现了一道血痕。

“你以为你走得掉吗?”我冷声问道。

洪英才淡定的回答道:“不把她抓在手里,我更加走不掉,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大不了我拉她陪葬。”

“你拉她陪葬,我就让整个东联盟的猎妖师都给她陪葬。”我冷声说道。

洪英才眉头一皱,哈哈大笑着说道:“你可把我想的太高尚了,他们的死活,与我无关,我……”

“还有你的家人,你那在国企当高管的妻子,还有你的宝贝儿子女儿,和你那101岁高寿的母亲,我会把他们炼成妖,丢进武道学院的训练场。”我冷声说道。

这话一说出来,洪英才表情立马变得沉重起来,我看过他的详细资料,原本不想拿家人来威胁,但是他用紫苏威胁我,也别怪我口无遮拦。

“你们为什么要针对我们东联盟?”洪英才开口问道。

“我们不针对东联盟,我针对地罪组织,你是地罪组织的重要成员,我劝你放下剑,我的黑卡已经发完了,如果你要动手,我不介意多申请几张黑卡发给你的家人。”我淡声回答。

洪英才久久没有说话,他在权衡利弊。

“不要想着消耗我的时间,你能拖十二个时辰吗?”我开口问道。

洪英才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我如何相信你不波及我的家人?你难道不会斩草除根吗?”

“我可以以妖王之名起誓。”

妖王和六星猎妖师,那都是拥有着通天道的修为,妖王誓言受天道监管,起誓可不是玩笑,那是一定会应验的。

“哈哈哈哈……,原来你很在乎她啊,恰恰相反,我不是那么在乎我的家人,所以,我能活。”洪英才突然大笑起来。

我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到了如此丧心病狂的地步,连自己的家人都毫不在乎,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自私的人。

“你真是无药可救了。”我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被抓住的紫苏,心中很是犹豫。

紫苏一直没说话,身上青色的妖力在流转,被我看的清清楚楚。

我顿时明白过来,紫苏是在积蓄妖力,准备启用她体内的紫罗兰血脉。

“起誓吧,起誓不再与我为敌,我便放了她,很公平吧?”洪英才笑着说道。

“公平吗?”我开口问道:“你以为我天罚组织的人会怕死吗?”

“怕。”紫苏突然说道:“你最好保住我这条命。”

我有些无语,洪英才顿时哈哈大笑着说道:“打脸吗?”

“打!”紫苏突然大喊一声,突然化形,变成了一株不到一米高的紫罗兰花。

与此同时,我直接一步来到洪英才身边,抬手一拳就轰了出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洪英才措不及防,他再想去砍花的时候,我已经到了身边。

洪英才慌忙挥出软剑,可我那一拳已经落在了他的胸口。

“轰~”的一声,洪英才直接倒飞出去,他下意识的一挥软剑,直接缠住了我的右手。

“找死!”我冷哼一声,右手一拉,把洪英才直接拉了回来,左手又是一拳轰了出去。

“噗~”

洪英才张嘴喷出一口内血,肋骨尽数断裂,他赶紧松开了软剑,身体直线飞出,重重的砸在了墙上的电视机上。

电视机被砸了个稀巴烂,落在地上的时候,洪英才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

“你……你居然有两种妖族血脉?”洪英才不可思议的看着紫苏,这件事情是他是万万没想到的。

紫苏再次化成人形坐在地上,刚才的化形让本就重伤的她伤势更重。

“靠,我要宰了他。”紫苏用力站起身来,拿起地上的软剑就朝着洪英才跌跌撞撞的走了过去。

“你可得了吧。”我身形一闪,快步来到洪英才面前,一剑封喉。

“你……你干嘛抢我活?”紫苏生气的说道。

我嘿嘿一笑:“不是怕你打不过她嘛。”

“赵不凡你个王八蛋,这都废人了我还能打不过?本小姐来干嘛的啊?七个人,我一个人头没拿,都被你抢了。”紫苏委屈的说道。

我走到她面前弯下膝盖说道:“都受这么重的伤了,气性就别那么大了,咱们的任务圆满完成,不可否认,你还是有很大功劳的。”

“下次,我不要再和你一起出任务了。”紫苏趴在我的背上,气呼呼的说道。

“好好好,下次你单干。”我开口安慰道,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门外面的院子中,几十个东联盟的猎妖师站在一起,那三个主席台上的人站在最前面。

如果没猜错的话,刚才阻止另外两个人过来的那个五星猎妖师应该薛米雪那边的人。

他不但阻止了另外两个人,还拦住了外面所有的猎妖师,因为这么长时间了,居然没有一个人闯进来。

看到我们出来,众人的目光都紧紧的盯着我们。

我一抬眼,身上那强大的妖王气势爆发而出,让所有人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妖王……”

“这就是妖王气势吗?”

“好强大……”

“还好我们没有冲进去。”

“……”

众人纷纷小声议论着。

我走到他们面前,他们自动让出了一条路。

“天罚承天命,奉天罚地罪,黑卡所到处,邪师皆束手。”我淡声说道,抬脚朝着外面走去。

在场的所有猎妖师,在一个妖王面前形如蝼蚁,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说实话,我很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别人看我一眼都需要勇气的感觉。

……